笔趣阁 > 抢个皇帝做老公:战神八小姐 > 第1777章神女
  

  大长老脸色阴寒无,沉声道:“他日必定前往龙族走一遭,领教龙族绝学。”

  叶骨朵大惊,突然鬼叫了一声。

  叶骨朵根本不信,我去你大爷的老祖,恐怕你是那个所谓的老祖吧

  祭元恺顿了顿,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并且我还知道如何让你的修为快速提高,达到一个让人仰望的境界。你现在最欠缺的是实力,对吧”

  顿时,冷冽的喊杀淹没了苍穹,无穷的神光弥漫了天际。大战刺耳的刀兵交鸣声不绝于耳,时时刻刻都有人被斩成碎片,无边的鲜血从天际纷扬洒落,像是老天在泣血,为这场残酷的大战唱诵着悲歌。

  “这”姬辰陡然沉默了,感觉脸火辣辣的。

  轰隆

  这一矛快无,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瞬间到达冥雨的眉心。

  夺命鬼使森冷一笑,寒声道:“你这个卑鄙小人,叶丫头因为信任我们才和我们到此,我怎么会如此无耻,陷害与他你的主子明明占尽优势,你却还出此卑劣的行径,简直可耻。由其主可见其仆,可见你主人是多么卑劣,这样的人还想君临天下,掌控暗黑一脉简直是白日做梦。而叶姑娘重情义,是个真汉子,我愿意真心和他相交,你这种被逼小人,不配活在这世。所以,去死吧”

  战,战不得,跑,跑不掉,真的让人无言,叶骨朵心不禁泛起一丝绝望。

  龙太子眼浮现暴戾之色,寒声吼道。似乎对佛门有着极大的不满。

  半日后,整个至十一天都轰动了,到处都在谈论一件事情。

  在看到那一簇簇如同火焰般妖异美丽的魔焰之时,干尸老者的表情瞬间一变,有些慎重、有些忌惮。他从叶骨朵的气势感受到一种吞噬万物,犀利无的味道,无的真实,无的惊人。

  对待眼前这名武皇,叶骨朵感觉到一种压力,所以没有丝毫隐瞒的把自己所知道全盘拖出。在他看来武皇乃是整个大陆的统治者,定然是十分出类拔萃、惊才艳绝的人物,纵然因为大道蛰伏的原因而实力有限,但对事物的判断和见识的广博却不是自己可以拟的。

  这一动静惊动了在圣地深处闭关的前辈,一道道身影迅速出现,一股股强横的气息汇聚,整个圣地的空间都因承受不住这些压迫而扭曲了。

  “神龙吞日。”

  随后,一道虚幻无的蛇影从蛇妖王子庞大的头颅钻出想要逃窜,可是却一下子被拉车过去,没入叶骨朵的眉心。

  那气质霸道阴狠的青年便是噬之一脉的少主,噬天,那名充满睿智的青年则是开罗城的少主崎罗,以足智多谋明,现跟在噬天身边充当谋士。这个人可怕无,噬天正是依靠他的存在,才以一己之力聚合起一股不弱的势力,代替家族镇压那些没有能力顾及的弱小生命之星,深的家族信赖。

  那三大长老皆是准圣,三十六护法乃是大罗金仙巅峰,外加十万金仙,这股力量简直足以横扫九天十地,让人震惊。

  诸圣哀嚎,天道口发出畅快的。天道十分得意,长啸道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地之间,诸般修士,都是我圈养的猪狗如今已经不需要你们了,都给我死”

  见不可为,他便松开了龙太子,淡淡的瞥了一眼龙太子,便不再管他。那眼神之满是轻蔑和不屑,像是看待一只蚍蜉蝼蚁。

  弘兰俏脸冰寒,如同霜冻一般,厉喝道:“你是在故意挑衅吗”

  霎那间,叶骨朵浑身大汗淋漓,仿佛被水浸泡过一样。

  “什么我们怎么又回到了基地”两人看着眼前熟悉的人、物,神色流露出一抹深深地震撼。

  他一脸憋屈愤怒的看向吉慕萍,大喝道:“喂你说找我们过来帮忙,是这般情况吗这简直是裸的打劫,你太无耻了。”

  黄金老祖一拳打了个空,一脸的郁闷,恶狠狠的看着从虚空再度钻出来的蒙田,森然道:“你跑的倒是挺快,不过也仅此而已了接下来你等死吧”

  智正阳深深的低着头颅,锋利的指甲深深的掐入了血肉之,一滴滴金色的血液洒落长空。

  人族大军发现了叶骨朵,数十人飞掠而来,把叶骨朵团团围住神情警惕。现在整个时期太了,容不得他们疏忽。叶骨朵身凶煞之气滔天,更是让他们暗暗警惕。

  三人如同被一座大山压顶,瞬间不能动弹。

  夺命鬼使脸也是浮现迷惑之色,淡淡的道:“我也不知道,暗黑城之后他说要去办一件事情,可是已经数日过去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到底在办什么事。”

  “金仙”

  可是他心早已开骂了:刚才叫价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刚出手便是一百万,你的鬼石是路捡的吗凭借这样的情况,t的到时候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我的鬼石啊

  叶骨朵径直来到星虞山叶家的至高峰,而一名看去四十来岁,身材虽不高大,但却如同标枪般笔挺的年人接待了他,似乎早知叶骨朵的来历,并没多问。

  叶骨朵顿时无言,一脸的颓败。难懂自己这般妥协

  “灵祥宫只有一个少主,一个少主。”噬天陡然低喝起来,眼睛通红,微微喘息着。

  听到吉慕萍此言,叶骨朵的浑身一震,似乎捉摸到了什么。

  战场之,龙族死伤颇多,人类修士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叶骨朵心念一动,阴阳帝袍浮现在身,释放缕缕光华,神威惊天。

  “嗷呜~~”

  叶震生的老脸难得一红,道:“自然不是,这是我叶家没落之后被人赶到这偏僻小地。只是那阵台是可移动的,而和这阵台相呼应的也仅仅剩下我手这一枚。”

  他自然知道叶骨朵所言非虚,为了成圣,他不得不放下架子和尊严对叶骨朵出声服软。

  噗

  “这一位,号称阎王,一块阎罗令下从不留活口。他杀过的人,恐怖是在场的人最多的。”噬天指着最后一位面容黑炭,气息诡异阴柔的青年道。这名青年浑身没有一点温度,鬼气森森,显然是一名鬼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