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沧古荒帝 > 038败荒部
  “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

  南天身后。

  这句话从南破石口中缓缓吐出,众人眼中都闪现出一道极为震惊的神色,还掺杂着无比的兴奋。

  他们南离部落竟然诞生了如此强者。

  但是随即脸上又纷纷露出一丝担忧。

  南进的话无疑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水百浪的实力何其强大,作为成名已久的荒部天才,南进在此时还在挑衅对方,无疑会增加水百浪的杀意。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南进的话已经让水百浪变得极为愤怒。

  对于武者而言。

  愤怒会增加杀意。

  当杀意凝如实质时,就是再也解不开的争斗和刀戈。

  但是除了南天和血鹰等少数几个人以外,其余人根本就无法领悟南进的意图。

  武道。

  唯有不退不怯,才能一往无前,成就至高强者。

  南进走的显然就是最难但是也最令人侧目的那条强者之路。

  嗡~

  雷霆一般的轰响再次自南进体内炸响。

  他口中的话音落下。

  周身七块地骨的虚影便轰然而出,在周身凝成如玉一般的存在,浓郁的荒气流转其上,竟丝毫不弱于之前的声势。

  如果不是他嘴角的殷红还未散去。

  众人甚至要以为他从未受过伤。

  如此妖异的回复能力和战意,实在是可怕。

  不错。

  水百浪在愤怒。

  但是南进同样在凝聚战意。

  武者,就要有永不退缩一往无前的战意。

  “南进!我会让你记得今日的。”

  只见水百浪周身。

  浓郁的荒力气息隐隐轰鸣如龙一般环绕在体外,散发出极为耀眼的光芒,没有人会认为这些华丽的光芒只是虚有其表。

  从那一道道炽烈的光芒中,南进甚至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丝极为凛冽的气息。

  “战技!”

  “这是水石荒部的浪涛战技。”

  无疑水百浪已经动用了水石荒部的战技。

  “族长!”

  南天身后。

  南破石和南千钧都纷纷有些焦虑。

  他们自是也都已经看出来使用了战技的水百浪将会何其强大,南进只怕不是敌手。

  南离部落虽然没有战技,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

  与普通的部落不同,荒部之中是存在战技的,甚至不止一种。

  整个南部荒域有五大荒殿。

  而荒族战技只存于荒殿之内。

  不管是血石荒部还是水石荒部,战技都是源自于荒殿,千百年来,荒殿每五年就会举行一次整个南部荒域的天才战。

  唯有在天才战中获得一定的名次才有机会获得战技。

  “再等等。”

  与南五等人相比,南天显得无比沉稳。

  尽管对方已经施展出了战技,但是他似乎有一种非常玄妙的直觉,那就是南进的实力还不止如此,而是有更强大的底牌。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就在水百浪身上的白光闪现之际。

  南进体内。

  磅礴的荒力开始以一种极为奇异的轨迹进行运转,一道道荒力气息涌入周身各大骨脉之中,随即在他体表上形成一道道肉眼不见的力量纹路。

  这是力量运用到极为微妙的地步才会达到的层次。

  此刻。

  在南进脑中,周身的事务彷佛与己无关一般开始变得静止下来。

  是意志的力量在开始镇守心神。

  南叔交给自己的破龙道显然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战技,即使是第一式以力化龙都足以令他拥有抗衡淬骨九重天强者的力量。

  南进的血脉极为强大。

  破龙道更是拥有他体内血脉之人必修的战技。

  仅仅是一夜的时间,他不仅仅已经领悟出了第一式以力化龙,甚至已经触摸到了第二式化龙十道的玄妙。

  水百浪使用荒部战技。

  南进很清楚。

  除了催动第二式化龙十道以外,他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嗤!

  一道轻吟。

  火红如同烈焰一般的气芒顿时便顺着南进掌中的枪尖吞吐而发,如同跳跃的精灵,色泽明艳却散发出一道道毁灭的气息。

  是枪芒!

  “天!那是什么?”

  “枪芒!”

  “竟然是枪芒!”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为之一凛,一股股骇然的气息瞬间就弥漫开,犹如一片死寂。

  那个南离天才竟然已经领悟出了枪芒。

  这是何等的天才,难道他们今天要见证一个不世天才的崛起吗!!

  “好可怕,竟然领悟出了枪芒!”

  血鹰的脸色一变,即使是他都不由得为之动容。

  不远处,南风柳絮同样如此。

  “有些意思了!”

  身形闪动。

  再次出现时,南进手中的长枪已经划破虚空落到了水百浪头顶的上空,凛冽的气势将空气挤压得散发出一道道音爆的声响。

  这是力量浑厚到了一定的程度,速度过快时才会出现的现象,这一战,南进必须全力以赴,因为他明白,在他身后是生他养他的部落,此战不胜,便没有人会忌惮。

  止戈!

  唯有杀!

  “死!”

  水百浪同样不惧。

  出身荒部的天才,心气何其高,今天一而再再而三被两个游散部落所谓的天才踩在身上,他眼中已经只剩下浓郁的杀意。

  “大浪滔天!”

  嘴中一道巨喝。

  手中的银枪已经蓄势迎上,枪影翻飞,犹如一道道巨浪翻滚而出往南进的身形盖去。

  只见银色光团之中。

  一道微弱却极为耀眼的火光时隐时现,竟仿似蛟龙腾云驾雾一般在翻滚的银光中吞吐着炽热的杀意。

  枪影交错。

  叮叮的金鸣声潮水一般散开敲击着众人的心神。

  两尊盖世天才的交锋令人侧目。

  百余招眨眼即过。

  脑中的意志之力一遍一遍地镇压纷乱的心神和体内翻滚的气血。

  双目中,一片清明。

  南进很清楚自己不能急躁,面对水百浪,凭借枪芒领域和破龙道第一式能力保自身不败以外。

  他只有一次机会。

  但是水百浪却不能如此,他明白两人交手的时间越长,对他而言就越不利,他别无选择。

  那个南离天才的实力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强大,但是每到自己将要压制对方的时候,他手中的长枪就会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力量陡增,一招过后又会变得普通寻常。

  时间一长,水百浪便有些急躁。

  但是他并不知道,南进在等,等他露出破绽给他致命一击。

  “破龙十道!”

  突兀地。

  南进再次爆喝。

  手中的长枪穿梭在光影中,一击而出,在千分之一的概率中刺中水百浪露出的一丝破绽。

  两道枪芒一触即分,快得令人难以看清。

  随即南进的身形就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噗!

  一丝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

  但是令人更为惊愕的是,水石荒部的天才水百浪却倒卷着猛然往地上砸了下去。

  嘭!

  惊愕!

  死寂一般。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水百浪根本就承受不住长枪中突然暴击的力量,甚至来不及躲避便已经被那道巨力轰然砸向地面。

  水百浪,竟然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