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咸鱼王 > 第四十二章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自己拉出了金蛋这种事,张伟暂时是不可能和张姐她们说的,人家会不会信且不说,就算信了,他以后在她们面前就不是个拥有妖孽般天赋的练武奇才了,而是个真正的“妖孽”了。

  他把金蛋揣进了兜儿里,然后走出卫生间,在张姐无语的眼神中昂着头,露出了两只大鼻孔,得意洋洋地说道:“姐,等过了这阵子,弟弟我要给你个惊喜哦!”

  “瞧你那德性。”张姐摇了摇头,这个弟弟一会儿正儿八经挺有男子气概,一会儿又跟个逗比似的搞怪,“我估计那什么‘四叔’没那么好说话,所以我们还是早做打算,尽快把店里的花先清仓卖掉吧。”

  刚才张伟拉屎的时候,张姐已经和马大姐一起将一些花搬到门外去了,还写了一块小黑板挂在外面:“花店搬迁,清仓甩卖。”

  “没问题,我去门口帮你招客人。”张伟点点头,张姐怎么决定,剩下的花卖还是不卖,他都无所谓了,反正等他帮张姐躲过死劫,他就去卖金蛋,到时候盘下新店给他姐。

  越想越得意,张伟走得像刚下完蛋的大母鸡,骄傲得很。

  有张伟这个“骚狐狸”站在门口接客,很多路人都被他“俘虏”了,再加上他利索的嘴皮子,“大甩卖”很成功,不仅用一个上午就卖得差不多了,而且说是大甩卖,其实都是按标价九折卖掉的,张姐一点都没亏,还赚了不少。

  ………………

  下午,早上那辆吉普车又来了,光头男带着一个梳着油头、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过来了。

  “张小姐,咱们又见面了。”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笑着道,怎么看怎么猥琐。

  张姐很快认出了,这就是上次来过她店里,给那两个rb人当翻译的猥琐男。

  光头男一拐一瘸地跟在猥琐男后面,眼神有些热切地看向正在花店里喝可乐的张伟。

  “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会来,对吧?”猥琐男问道,然后笑着自问自答:“其实只要你没那么蠢,应该也能猜到了,你拒绝了贺茂大人的好意邀请,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张伟一口气喝干一罐可乐,瞥见门口又来人了,走过去瞧见了光头男,以及一个长得很猥琐的陌生男人,看样子,那个陌生男人还认识他姐。

  “杨炳,29岁,1级生命体,1天08时27分23秒。”

  这是他头顶上显示的“信息”,这家伙的生命倒计时快见底了,比张姐的还短。

  “那个叫‘贺茂’的女孩,和河东的‘四叔’认识?”张姐皱了皱眉头。

  “认识?”猥琐男不屑地啧了啧嘴,“他不过是贺茂大人寄养在华国的家仆而已……好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关心,你只要知道,因为得到贺茂大人的宠信,现在这房产已经归于我的名下了,我不接受你的租房请求,而且因为你们不识抬举,所以今天太阳落山前你们就必须把东西搬走。”

  “之前你拒绝贺茂大人的时候说,因为有间花店,可以安安稳稳地卖花做生意,所以才不给她当私人插花师,现在你的花店完蛋了,如果你后悔,还是有机会去到贺茂大人身边的,她说了,只要你反悔认错,既往不咎!”猥琐男说道。

  “哟,小光头,这么快又来了?”张伟略过猥琐男,走过去拍了拍光头男的肩膀:“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下次来的时候带个懂礼貌的人来谈事情,你怎么带了只斑蝥来啊?”

  光头男的脑袋上开始冒汗,有苦说不出——带谁来真的不是他说了算呀,他这次只是个带路司机而已,忍着疼痛开车已经够难受了,另外,“斑蝥”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小兄弟,你知道你在骂谁吗?”猥琐男脸色阴沉,他和张姐谈得好好的,正在享受装逼打脸的快感,就有个不长眼的出来骂人——他当然知道“斑蝥”是什么,那是“放屁虫”的学名,这个年轻人在骂他放屁呢!

  张伟本不想和一个将死之人置气,谁让这人嘴巴这么欠呢?

  他打开花店的玻璃门展示给光头男他们看:“看到了吧?花呢,已经清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东西呢,今晚天黑之前全部搬走,所以说,你们的任务完成了。”

  “照理说,既然已经没得谈了,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你们就可以走了,但是我这人有个习惯,做事情喜欢一码归一码。”张伟说道,“花店的事情了了,咱们就来说说私事儿。”

  “这位……嗯,这位斑蝥先生,你用这狐假虎威的嘴脸,以及恶劣的态度,在我们花店门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放臭屁,在我看来就是捣乱的。”张伟笑着道,“你自己也说了,‘太阳落山之前’这店还是我们的,现在才下午两点,太阳还老高呢!也就是说,你打扰到我们做生意了,因为你的臭屁,把我们这里的环境给污染了。你知道,我们这儿是开花店的,本来芬芳四溢、馨香怡人,被你这个大号斑蝥一污染,我们这家即将在傍晚关门的店,也开不到傍晚了,算是‘晚节不保’了,所以,你要赔!”

  “什么?”猥琐男被张伟的说辞搞得一愣,这算什么?耍赖?讹人?

  “要我陪?”猥琐男脸色涨红,心中大怒,如今他被贺茂大人看中,就是野鸡变凤凰了,随便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野小子就想调戏他?

  “我呸!”猥琐男在地上吐了口痰,竖起中指朝着张伟比了比:“我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是吧?给我滚一边儿去!”

  看着地上的痰,光头男冷不丁地一哆嗦,他想起了早上自己丢的烟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猥琐男要倒霉了。

  “我说,你们这帮人是不是家都安在垃圾回收站的呀?”张伟眯起了眼睛:“怎一个个的,尽是些邋遢鬼呢?随手乱丢垃圾,随口吐痰,都不是文明的华夏人啊。”

  “华nmb!老子两天后国籍就改成日……”猥琐男话没说完,就被张伟单手薅住头发,一下子就摔倒在地,脸蛋与地上的痰液进行了亲密接触。

  “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张伟笑眯眯地看向光头男:“爱护环境卫生,人人有责。小光头你说是不是?”

  光头男头上的汗更多了,连连点头,他看到张伟揪着猥琐男的油头,把他的脸当做破抹布一样,用力地擦着水泥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