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二十六章具装铁骑!
  上百支白羽狼牙箭如同乌云一般从山顶升起,然后一头扎下去!

  “噗噗噗”

  一连串利箭入肉的轻响,伴随着山越人惨嚎的凄厉嘶吼,响彻山野。山越人太多,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虽然阵型已然混乱,但依旧人挨人,这一轮箭雨下来基本全部落空,冲锋中的山越人割麦子一般倒下一片。

  但是这小小的浪花转瞬便被后面汹涌而来的族人淹没,后来者踩踏着族人的尸体,继续冲锋!

  “蓬”

  “蓬”

  连续两轮弓箭抛射,居高临下收割了几百性命。三轮已罢,目光所及处山越人阵中的弓弩手已经到达射程之内,站稳阵脚,张弓搭箭。

  刘仁轨大喊一声:“盾牌掩护,披甲!”

  便有辅兵和胆大的工匠举着盾牌,掩护骑兵穿戴甲胄。房俊打造的“板甲”非但设计不合理,多有瑕疵之处,由于时间太短只注重数量完全忽视质量,穿起来极其笨重。若是早早船上甲胄,实在耗费兵卒太大力气。

  房俊与二位大将亦都船上甲胄,身边的战马亦有人披上马甲。

  一股钢铁雄风的铁甲骑兵很快武装起来,虽然只有五十多骑,却有坚不可摧的气势!

  天上箭雨倾泻,对方的弓弩手已经到达射程之内。

  箭簇斜斜的落在铁甲之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甲胄之下的人马却毫发无伤。没有甲胄者纷纷举起盾牌,敌人的箭雨根本构不成杀伤力,偶尔不慎被射中手脚者,只能自叹倒霉……

  所有人都躲在土梁后面,看不见敌人冲锋的威势,只能从越来越大的嘶喊声判断敌人越来越近。从房俊开始,所有的兵卒都有一种兴奋得热血沸腾的感觉!人马俱甲的无敌骑兵将要面对衣衫褴褛的蛮夷乱民,会是怎样的势不可当?至于敌人阵中的弓弩手,对付轻骑兵是大杀器,但是对上具装铁骑完全没用处,就是等着被屠宰的羔羊!

  嘶吼声越来越近,土梁后的气氛有些凝重,激动之中带着紧张。刘仁轨放下头盔上的护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站到土梁上观察敌人的位置。

  刚一露头,便有两支羽箭闪电般射来!刘仁轨躲闪不及,耳中只听“当当”两声脆响,身躯一震,两支羽箭一中头盔一中左臂,便被甲胄挡住,掉落在面前。射中左臂的这一箭还好,只是感受到羽箭的冲击力,可射中头盔的这一箭,却让刘仁轨吃了苦头。头盔防护严密,这一箭并未射穿,但是羽箭上携带的强大力量狠狠撞击在头盔上,刘仁轨只觉得好似有人在耳边狠狠的敲响铜锣,震得他双眼发花,双儿鸣响,狠狠晃了一下脑袋才清醒过来。

  看来对方阵中有神箭手啊!

  刘仁轨定睛下山坡下一看,最前面的山越人已经距离不过三十丈。这是骑兵冲锋的最佳距离,要有足够的缓冲提起马速,将骑兵的冲击力完全展现出来,否则一旦近身,就会陷入苦战,无法发挥骑兵的机动力。

  刘仁轨退回土梁后边,大声道:“全体上马,准备冲锋!”

  “诺!”

  轰然一声大吼,所有骑兵纷纷上马,甲胄叮当,战马嘶鸣,兵卒们端坐马上手握横刀,平息静气,等待冲锋的命令。

  房俊举起横刀,雪亮的刀尖直指苍穹,那里有乌云凝聚,风云变幻!

  “今日一战,吾水师‘冲锋队’必将扬名天下!诸君随本侯跃马扬刀,将这一群豚犬一般的山越乱民尽情斩杀,以彼之鲜血,显耀吾等之功勋!诸君,随我——杀!”

  “杀!”

  “杀!”

  “杀杀杀!”

  房俊手持横刀,放下面部护具,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希律律一声长嘶,跃上土梁。刘仁轨、刘仁愿唯恐有失,当即策马护住房俊左右两侧。

  在他们面前,是潮水一般涌来的山越乱民!

  房俊仰天一声长啸,挥舞着手中横刀,纵马跃下土梁,一马当先,向山坡下的山越人冲去!在他身后,刘仁轨、刘仁愿以及所有骑兵都热血沸腾,紧随其后,纵马冲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