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父亲,您的丧事已准备妥当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父亲,您的丧事已准备妥当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

  二十年前的李靖雄姿英发、战无不胜,其威名震慑外、威服四夷,成“军神”之赫赫威名。然而时间有若白驹过隙、一晃而逝,如今的李靖须发皆白、垂垂老矣,属于他的时代早已过去。

  房俊、苏定方、薛仁贵、刘仁轨……一个又一个的年青人迅速崛起,在一场一场对外战争之茁壮成长,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算现如今的李靖声名犹在,可若是当真有不臣之心,谁会跟着他?

  现在李靖请辞,他身濮州刺史、尚书右仆射(虚职,只是个头衔,正职乃是萧瑀)的官职将会一并卸任。

  身无半职、远离枢的李靖算是有天大的能耐,难道还能翻了天?

  更何况,李二陛下笃定现在的李靖早已磨平了一身戾气,胸的怨忿也随着时光的消逝渐趋平和,现在的李靖只是一个垂暮的老者,不忍一身战阵争雄的绝世兵法与他一同埋入土里腐烂。

  担任讲武堂的大祭酒,既全了李靖之夙愿,亦能有利于帝国军事,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李二陛下尽弃前嫌,大气说道:“天下之大,何处你李药师去不得?”

  这一句话,勾起了李靖心无限感慨。

  再一次一揖及地,却是任凭李二陛下如何使劲搀扶,也不起身。

  一旁还有两位公主殿下,李靖是军人,流血不流泪,他实在不愿让两个女娃子见到自己老泪纵横的形象……

  李二陛下也只好无奈的拍拍他的肩头,不知用何言宽慰。

  脚步声响,王德又一次快步从楼下走来,见到李靖有些失态,犹豫着不知应不应当前……

  李二陛下没好气道:“你这老奴当真不晓事,今日怎地这般毛躁?不知所谓。”

  王德觉得自己很冤枉,十数年未曾出府的李靖来到皇宫觐见,现在大抵整个长安都震动了,您还让我这个阉人保持镇定?

  我倒是想,可惜没那份定力呀!

  “又有何事?赶紧说出来。”李二陛下喝叱道。

  王德弯腰鞠躬,小心翼翼道:“那个……卫国公家的两位公子,此刻在皇宫门外。”

  李二陛下一愣:“他两人为何而来?”

  李靖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直起身,看向王德。

  王德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那两位……穿着一身白衣,身后还跟着一辆光板儿的马车,在承天门外长跪不起,说是……说是……”

  李二陛下愈发不耐烦,喝叱道:“吞吞吐吐,有话说!”

  “喏!”

  王德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那两位说是……乞骸骨。”

  乞……乞骸骨?!

  殿内诸人尽皆一愣。

  好半晌,李靖面红耳赤,掩面顿足,骂道:“这两个不成器的混账……老夫这张脸算是丢尽了!”

  感情俩儿子这是认为自己进宫必是有去无回,给自己收尸来了……

  李二陛下面色古怪,似笑非笑,看着李靖,幽幽说道:“卫公这两位公子……倒还真是一片孝心啊。”

  李靖满头大汗,疾声道:“陛下息怒,犬子愚钝懵懂,疏于管教,如此失礼实乃无心之失,还望陛下宽宥。”

  这边刚刚算是得到皇帝的原谅,往昔恩怨嫌隙尽皆一笔勾销,两个儿子的所为却极有可能使得陛下恼火。毕竟李靖前脚进宫,后脚两个儿子到宫门口等着收尸……这不是向天下人控诉皇帝乃是寡情弑杀之人么?

  真真是蠢无!

  皇帝若要杀他,这些年来随随便便可以找到一百个理由,算当真要杀,也不可能在皇宫里边杀了啊!

  李靖恨不得此刻奔出承天门,将两个儿子逮住了一顿爆锤!

  看看人家房玄龄的儿子,再看看自己的儿子,若然关盛行的那句话还真是有道理——生子当如房遗爱呀!

  李二陛下能说什么呢?

  心不爽是肯定的,老子难道看起来像是一个弑杀的皇帝么?可是现在刚刚与李靖冰释前嫌,总不能立马翻脸吧?

  咬了咬牙,李二陛下笑道:“卫公说哪里话,某岂是那般小气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