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自荐
  粉衣少女愣愣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女孩,她不知道应当如何去劝说,只能死死的将粉润的唇瓣咬得发白,晶莹的泪水在明眸之凝聚。

  一如窗外的雨水一般清润……

  “求求你了,你去跟八叔祖说,不要让我嫁给房俊好不好?”

  泪水在红衣女孩脸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滑落,眼神的乞求之色显得愈发卑微……

  男尊女卑的世界里,女人永远都只是男人的附庸,有时甚至如货殖一般发卖赠送,沦为玩物。即便心想要抗争这不公的社会、反抗这无情的家族,却也只能卑微的跪在人前,抛却所有的尊严,哀怜的乞求而已。

  命运,从来都不曾掌握在女人自己手……

  看着面前这个跟自己自幼长大的闺蜜,曾经食则同桌睡则同寝两小无猜,却从未发现原来这个骄傲犹如天鹅一般的女孩居然也能跪下自己高贵的膝盖,低下自己矜持的头颅,粉衣少女的心有什么东西犹如琴弦一般,狠狠的崩断。

  终究心软,迟疑着,她柔声说道:“我回去求八叔祖,只是能不能成,我亦不知。”

  涉及到家族大计,岂容她一个女子所左右?

  红衣女孩顿时破涕为笑,使劲儿点头道:“会的,会的!八叔祖最是宠爱你,只要你跟他求情换我嫁过去,他一定同意的!谢谢你啊淑儿,你对我真好……”

  是呀,对你真好。

  可是谁又对我好呢?

  茫茫人海,身世漂零,看似尊贵非凡往昔的天潢贵胄,实则低贱如同路边的野草,任由践踏,无人怜惜……

  淑儿明白,八叔祖或许当真宠她,但是牵涉到家族大计,一个女孩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今日是眼前的女孩被货物一般发卖,沦为朝廷权贵的妾侍玩物,或许明日轮到她。一切的根源,仅只是两个人的价值不同而已,一旦家族能够获得足够的利益,那位宠她护她的八叔祖会毫不犹豫的将她送到一个陌生人的床……

  这是女人存在的价值。

  悲哀。

  更是无奈……

  *****

  “你说什么?”

  老态龙钟的八叔祖萧岑躺在软塌,任由两个娇美如花的侍女敞开衣襟将他两只脚抱在怀,用柔软丰润去按摩两双老瘦干枯丑陋至极的脚。

  听闻淑儿跪在自己面前说出由她代替嫁去房家的话语,惊得差点背过气去,继而便怒火升腾,猛地自软塌坐起,一脚一个将两个侍女踹得滚落地,指着淑儿的鼻子骂道:“你是不是失心疯了?你乃是吾萧氏的嫡女,岂能嫁与别人做妾?你自己不要脸,萧家还要脸呢!若是此事当真发生,吾萧氏下下,将会沦为世人之笑柄!”

  淑儿跪在地,瘦削的背脊挺得笔直,清秀的面容古井不波,只是心却苦笑一声,果然……

  八叔祖最先的反应是萧家的颜面,却不曾考虑过她沦为妾侍是否受到当家大妇的折磨刁难,在他的心,所有的一切都是家族服务的。这不能说他寡情薄义,因为淑儿知道,若是有必要,这位几近百岁的老者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他自己的性命来保全家族。

  这是世家门阀的底线,家族给了你所有,你的一切也必须为了家族……

  看着淑儿绝美的面容毫无表情,倔强的犹如一尊石雕跪在那里,萧岑的怒火稍歇,愤然道:“一定是萧瑁那个混账蛊惑你这么说对不对?我知道,那个白眼狼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保全他自己的闺女,居然将我萧氏的嫡女往火坑里推!简直不可饶恕!”

  老头儿气得将软塌拍得“砰砰”响,破口大骂口沫横飞,却未曾注意淑儿越来越坚定的眼神……

  “八叔祖,您是真的宠我么?”

  淑儿抬起明眸,直直的望着萧岑问道。

  萧岑一愣,随即吹胡子瞪眼,道:“你这女娃说的什么浑话?你自由父母双亡,孤苦无依,是八叔祖将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