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一章 讨价还价
  契苾可勒也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太合适,想必人家心里自有谋算,又岂能说于他知?

  便赶紧说道:“此番赵信城一战,薛延陀受创严重,固然很难彻底覆灭薛延陀汗国,却使其难以维系漠北的统治,整个漠北分崩离析是肯定的,铁勒诸部各自为政,唐军想必也会大伤脑筋,毕竟漠北地域辽阔,若是一个一个部族的去清剿,非得数十万大军不可,否则难以见效。还请大帅向皇帝陛下谏言,契苾部愿意臣服于大唐,甘为大唐之先驱,为大唐稳定漠北,不惜余力!”

  房俊面色恬淡,心哂笑。

  这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懂得衡量得失,会审时度势,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最省事。

  他看着契苾可勒,缓缓说道:“契苾将军心向大唐,实在是难得。稍后,某向陛下启奏的战报之,会谏言在漠北设立安北都护府,各个部族设立羁縻州,各自管理族人。契苾将军敬献夷男可汗于军前,实在是大功一件,某亦会奏请陛下,敕封契苾将军安北都护府副都护一职,以奖励将军的功劳。”

  契苾可勒:“……!”

  气得他差点拍案而起!

  什么叫我“敬献夷男可汗于军前”?

  分明是夷男可汗身受重创不能逃走,这才被你们唐军所俘虏,若是你这说法传扬出去,岂不成了卖友求荣之奸贼?

  虽然他行为的确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但充其量只是顺水推舟,绝不是他甘愿如此!

  老子还要不要在草原混了?

  这个锅绝对不能背,否则铁勒诸部都将视他契苾可勒为卖主求荣之辈,名声彻底臭了不说,还将人人得而诛之!

  他连忙辩解:“大帅口误了,夷男可汗身负重伤,受不得马匹颠簸之苦,这才在吾陪伴之下,甘愿被俘。”

  房俊脸依旧在笑,轻声道:“如此说来,将军非是主动投诚,实在是苦战失利,不得已才沦为俘虏?”

  契苾可勒:“……”

  娘咧!

  这小子怎地如此狡诈?

  每一句话都藏着陷阱,让你防不胜防。主动投诚与力战被俘,那待遇能一样么?前者可以让大唐作为一个典型在草原之进行宣传,用以瓦解铁勒诸部的团结,后者则完全相反,顽抗到底力竭被俘,甚至可以当场斩首!

  现在怎么办?

  承认亲手将夷男可汗献于唐军,固然受到唐军的优渥待遇,可他的名声在草原算是臭到家了,以后何以服众?若是不承认,那是真真正正的俘虏,往后有什么待遇,那只有天知道……

  契苾可勒差点急得哭出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咱想老老实实的投诚,然后得到大唐的支持,代替大唐在漠北实行统治,怎地这么难呢?

  契苾可勒一头大汗,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唐军主帅,没那么好忽悠,你不拿出一点实际东西来,人家未必肯顺水推舟给你一个人情。

  至于夷男可汗?

  那完全是顺带着好吧,有你没你契苾可勒,那都一样……

  “房大帅,唐军勇猛善战,乃是天下强军,不过漠北到底地形复杂,气候严寒,契苾部愿意为前驱,协助唐军清剿漠北不肯臣服的铁勒诸部,廓清漠北,使得数十万胡族尽皆仰慕天可汗的光辉!”

  “哦?很好!契苾将军果然心向大唐,深明大义!素闻将军有子名虎,人如其名,乃是不可多得的虎将,将军大可将部族战兵的指挥权赋予令公子,您则亲自护送夷男可汗抵达长安,一则可以仰慕天颜,再则亦可以成全您忠心护主之名声,不知将军以为然否?”

  契苾可勒一口气堵在胸口,喘不来咽不下去,这个难受啊……

  这特娘的不是变相软禁么?

  可好歹也算是接受了自己投诚的事实,并且给予一个“忠心护主”的掩饰,不至于使得自己声名狼藉遗臭万年,受到铁勒诸部子孙万世唾骂……

  只得颔首道:“还是房大帅考虑周全,吾这给犬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