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三章数学家?
  礼部,南北朝北周始设。隋唐为六部之一。历代相沿。长官为礼部尚书。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

  通俗点来说,就是外交部教育部宣传部综合体。

  若是以后世观点来看,礼部似乎就是个鸡肋衙门……

  吏户礼兵刑工,是为六部。

  如何为官?无非管人,管钱,用人,用钱,礼部都不怎么沾边,看上去稍微弱势。但古代社会,极重礼仪,礼部往往有关人伦常表、礼教大防,不可谓不重。因此礼部尚书往往由清流领袖大学士兼任,不是鸡肋。而吏部尚书者,因为掌持人事,为防尾大不掉,结党营私,反而极为帝王所提防,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甩锅……

  然则,礼部与吏部并重的原因,却是自唐末、宋朝以后之事。

  原因为何?

  一个词:科举!

  试想,主持天下学子科举入仕的重要衙门,每一任主考官几乎皆由礼部尚书担任,天然的便成为所有入仕举子之座师,维系了封建时代的官僚体系,怎能不为世人所重?

  当然,自隋末大乱,科举已然多年未开,此时的礼部,可不是百年后那般风光耀目、天下景仰的所在……

  礼部值房里,孔颖达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捧着一本书册,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凝神深思,沉浸其中。

  屋子里宽拓疏朗,并无多少陈设,书案前燃着炭盆,炭火正红,上面放置着一方红泥水壶,壶中泉水嘶嘶响边,尚未沸腾。桌案一角有一支瓷瓶,斜斜的插着一束红梅,幽香暗渡,为这古朴简陋的房室平添了一分明媚鲜活。

  在孔颖达的对面,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神情悠然的坐于炭火旁,等待着壶中泉水三沸而止。

  静谧的房室里,唯有炭火的“必剥”声、壶中泉水的“嘶嘶”声、以及孔颖达翻阅书册的沙沙声……

  和谐自然,安宁清静。

  良久,壶中泉水沸腾起来。

  鹤发童颜的老者自书案下的抽屉里取出一套白瓷茶具,于一个青瓷罐中取出些许翠绿的茶叶置于茶杯之中,倒水、洗茶、清洗茶具、泡茶、分茶……

  姿态优雅而迅捷,片刻,茶杯中沏满青绿的茶汤,一股恬淡的馨香充盈着简陋古朴的值房。

  孔颖达放下手中的书册,将之合上,放于案头,书册的扉页上,赫然写着三个淋漓的大字——《三字经》。

  伸出三根手指拈起茶杯,凑到唇上轻轻呷了一口,品了品,孔颖达赞道:“入口顺滑,齿颊留香,此生不离此茶矣!”

  鹤发童颜的老者却是傲然一笑,洒然道:“冲远兄谬矣,泡茶最讲究的是火候的控制以及手法的精准,此茶虽好,可是也只有经老夫之手雕制出来的,方才称得上极品,余者不过解渴而已。”

  孔颖达哑然失笑。

  这位老友才学绝对是顶尖的,其算学一道几乎可以称之为天下泰斗,当世之人莫能出于其右者。然则有大本事之人,皆有大脾气,这位老友便是如此,其傲然自负的性情,几乎天下闻名……

  偏偏人家聪明绝顶,干什么都是出类拔萃,即便骄傲得过分,却也让人无话可说。

  谁叫你不如人家呢?

  孔颖达再次饮了一杯,放下茶杯,喟然叹道:“你这老东西再来几次,我这点存货可就见底了。”

  此茶乃是极品的秋茶,据说房家于杭州那边的茶庄一年总共才产出几十斤,非但价比黄金,还有价无市。亏得自己年纪大面子也大,太子殿下念着他年老体衰精力不济,便赐了二斤。区区二斤茶叶,对于一个好茶之人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尤其是这位老友最近总是往自己这边跑,这茶叶的消耗两日益增大,怎不叫孔颖达心疼?

  鹤发童颜的老者却不以为意,“旧的不去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