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霸气仙医 > 第335章西门家族,我会亲自走一趟
  “这道符箓叫做惊雷符,玄阶以下的古武者,中者会立刻毙命,玄阶的古武者,中者会受重伤……”

  当下,秦阳将符箓的使用方法一一说给了李欣雅三人,有了这水鳄护甲和符箓保命,玄阶和黄阶的古武者,很难再对他们造成伤害。

  一旁萧海龙以及他身后的海风、海火、海雷、海木目露垂涎地望着那些护甲和众多的符箓,没想到,秦少手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宝贝。

  李欣雅摸着手中柔软的护甲,还有那些闪烁着各色光芒的符箓,眼中满是欣喜,看来自己在老板心里还是挺重要的。

  “欣雅,这颗养颜丹也给你,吃了后,可保持三十年容颜不变。”

  秦阳将养颜丹也给了李欣雅一颗。

  “这么珍贵的护甲、符箓和养颜丹给我,老板,我真是太爱你了。”

  李欣雅喜滋滋道,踮起脚,在秦阳的脸上啄了一下。

  秦阳一笑,这算是被偷亲了么?

  “你们认真做事,这护甲和符箓,我以后也会赏赐给你们的。”

  秦阳目光一转,落在萧海龙五人的身上,淡淡道。

  “是,秦少。”

  听到这护甲和符箓自己等人也有可能得到,萧海龙五人齐齐喜道,对于归到秦阳手下的抵触之感,也少了几分。

  打个棒子,给个甜枣,这种御下手段,身为海龙门的高层,他们都清楚,不过,这个甜枣的诱惑力不小,保命护甲还有那些符箓,可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就在秦阳将护甲和符箓分给李欣雅三人后,桂花林中,有着数十道身影快速向着这边走来。

  “老板,是碧阁主他们来了。”

  赵辉说道,在这之前,他曾经让王虎给天剑阁打过电话,希望碧阁主带人过来救援。

  桂花林中,一袭碧色衣裙的碧落月持剑当先,在她身后则是现今身为刑罚长老的白鹤和守阁长老。

  再往后,则是五十名手执长剑的白衣弟子,这些弟子的实力都在黄阶后期,看得出来,碧落月将阁中的精锐都带了过来。

  “你来了。”

  秦阳望向碧落月,眼中有着一抹柔和。

  “嗯。”

  碧落月点点头,旋即,明眸诧异地望着满地的尸体,在那些尸体中,她见过的有暗渊、暗星辰、西门飞花以及寒老,其余人员,她并不认识,不过,不难猜到,这些应该都是黑暗宫和西门家族的人。

  “是你将他们杀了的?”

  碧落月望向秦阳,明眸中有着一抹不可思议,这些人中,就她知道的,那寒老肯定是地阶强者,现在也死了。

  “嗯,实力精进了一些。”

  秦阳点头一笑,说道。

  碧落月古怪地看了秦阳一眼,压下心头的诧异,这实力那是精进了一点啊,地阶强者都死在了他手里。

  “你是……萧门主?”

  碧落月目光一转,落在萧海龙的身上,她曾经跟着他师父见过一次萧海龙,所以有些印象。

  萧海龙点了一下头,对着碧落月微微一笑,心里升起些许感触。

  想不到当年的那个小丫头,现在也成阁主了,而且实力也已经达到了玄阶圆满,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面前的秦少更恐怖,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了斩杀地阶强者的实力。

  “他们不是来山庄对付你的么,怎么现在?”

  碧落月疑惑道。

  “碧阁主,我们海龙门现在已经投靠秦少,从今以后为秦少做事。”

  萧海龙尴尬一笑,解释道。

  碧落月怔了一下,轻轻点了一下头,虽然不知道秦阳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收服了一个三流古武势力,终归是好事。

  “现在黑暗宫高层已死,剩余的弟子也难有作为,就有劳你去将黑暗宫势力收拢过来,壮大我们天剑阁。”

  秦阳对着碧落月,说道。

  碧落月轻点螓首,古武者势力更迭是很常见,黑暗宫现在没落,被吞并也是很正常的。

  “萧门主,你协助碧阁主,将黑暗宫收服,黑暗宫中的资源你得三分之一。”

  秦阳望向萧海龙,吩咐道。

  “是。”

  萧海龙点点头,这是秦少吩咐的第一个任务,他自然要做好,更何况黑暗宫也存在七八十年了,宫中的资源想必也不少,能得到三分之一也不错了。

  “至于西门家族,我会亲自走一趟。”

  秦阳目光一转,望向北方,冷冷道。

  此次,西门家死了三名地阶高手,还有西门凤、西门飞花这些重要人员,肯定不是善罢甘休。

  秦阳可不是那种坐等西门家族报复的人,打蛇不死,反招蛇咬的蠢事,他可不会去做,既然已经和西门家族势不两立了,要打,就将它一棍子打死,再也不得翻身。

  闻言,萧海龙有些咋舌,西门家族可是二流巅峰势力,家族内,地阶后期高手都有,秦少居然打算上京城,杀上西门家族去,真够霸气的。

  天剑阁和海龙门的人走后,秦阳则处置山庄的后续事宜。

  山庄一处柔软的草地上,数十道人影躺在草地上,赵辉已经吩咐人将伤员都抬到了此处。

  “老板,此次,我们山庄内,总共死了三个兄弟,狗子、砖头还有一名被从树上扔下来的狙击手,阿飞则断了一条手臂,四十七人被打断了双腿。”

  赵辉面色难看地汇报道。

  “欣雅,那死了的三个兄弟,给每户人家发放一千万的安家费,另外,只要山庄存在一天,他们每个月的工资都照发。”

  秦阳脸色微沉,对着李欣雅说道。

  山庄要发展壮大,伤亡这种事情,总是不可避免的。

  “是,老板。”

  李欣雅小脸微白,点头道,砖头和狗子她都认识,她心里也不好受,这些安家费,以及每个月的工资,足够三家人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或多或少能弥补一些他们家人心里的伤痛吧。

  “其他的人伤势,我会出手治疗。”

  秦阳道,当下,向着阿飞走了过去。

  “秦少……”

  此刻,阿飞面色煞白,断臂处血肉模糊,虚弱地睁着眼,见到秦阳走进,轻唤了一声。

  “没事的,我会帮你治好的。”

  秦阳说道,当下,捡起一旁的断臂,放在了阿飞血肉模糊的肩膀处。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