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巫师路 > 第七十三章:登船
  “你可能会遇到和你同样目的的人,多交流下,对你会有帮助……”

  “到了艾尔格林那里,必须要找到莉莎,除了需要你交给她的信外,她那里还有我以前的一些东西…….”

  “你的船是在最后一艘,注意别坐错了……”

  弗莱娅轻轻点头安静的听着老人的嘱咐,眼中却带着思索的神色。

  咸湿的海风透过车窗吹拂在她身上,现在的时节已经快要接近秋季,有些清凉的感觉。

  很快马车停在码头专门安置马车的地方。

  两人下了马车,弗莱娅把十字剑挂在腰间提着皮箱眺望远处。

  晴朗的天空风和日丽,海面也很平静,一艘艘商船正在海上慢慢航行着,或者驶来或者离开。

  码头的上是一堆堆要送的货物和等待船只的人,几只白色的海鸟不时鸣叫着,一副和谐的景象。

  黑格尔在一处树底下找到一个长凳,招呼着弗莱娅过去。

  坐在长凳上,把皮箱放在身旁,弗莱娅轻轻收了下被海风吹的散乱的头发,她怀着有些异样的心情静静等待着。

  一旁的老人好像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情,只是微眯着眼睛看着大海,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

  在这样类似静默的氛围中,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远处平静的海平面中,一排黑色的船队慢慢出现,向着码头这边靠近。

  沉思中的黑格尔,看到那黑色船队,站起身来。

  “船队来了。”

  老人的话让弗莱娅也把注意力转到那海面中的船队上。

  不错的视力让她也看清了那船队的大体样貌,和其他商船相比,这些黑色的商船从外观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只是随着船队快速接近,她眼中也露出一丝惊讶。

  “这么大…”

  在她的视线中,那些和其他船只无异的商船,却有着巨大的体积。

  如同一栋在海上航行的高楼一般,这种程度和前世的巨型豪华游轮也相差无几。

  随着船队的靠近,原本宁静的海面也变得有些波涛汹涌起来,在船队的上空居然盘旋着一定数量的海鸟,正叽叽喳喳叫着。

  正当弗莱娅有些震惊于这巨船的构造时,旁边的黑格尔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别看了,船队只在这里停留十分钟,要赶快。”

  “哦,好。”

  惊醒的弗莱娅,立刻提起皮箱和老人一起向码头走去。

  巨型的船队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靠岸了。

  一排排如同高楼的船队让半个码头几乎都埋没在阴影中,此刻刚靠岸,巨型商船的舱门便直接打开,放下登船板。

  早已等待多时的工人们,好像抢救一样,迅速从船上搬出货物。

  而弗莱娅两人直接小跑着向最后那艘巨船赶去。

  在到达位置时,最后那艘船的舱门才刚打开,登船板被两道粗粗的黑色铁链捆绑着缓缓降下,‘咣当’一声落在码头的基石上面。

  几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强壮男人迅速从船上走了下来,站在入口的两边。

  在那里好几个衣着华丽的人已经提着行李等着里,看到登船板落下,迅速拿出一张张卡片交给那几名黑袍人,接着一个个排着队沿着登船板往上走去。

  上船的人并不是很多,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黑格尔从衣袖中也掏出一张同样的金色卡片递给其中一名黑袍人手中。

  弗莱娅稍微瞄了一下,发现他递的不是别的,正是象征着金币的金卡,而卡后面的几个代表数字的字母让她微微吸了口凉气。

  仿佛没有在意自己递出的东西,黑格尔拍了拍弗莱娅的后背微笑道。

  “去吧,该交代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注意别忘记我给你说的事情。”

  “嗯!”

  弗莱娅重重的点点头,收拾起心情,把胸针别在左胸处然后拖着皮箱登上巨船。

  黑格尔淡淡的看着少女的背影,在她没有转过头来的情况下,轻轻挥了挥手便直接转身离开。

  没有注意到老人的离去,弗莱娅登上船上后,正看到一名黑袍人正把一个黑色的牌子分发给前面那几名人手中,拿到牌子的人,立刻分散开来。

  而那黑袍人很快也走到她的面前,把一黑牌递到她手中,语气平淡道。

  “这是你的房间门卡,贴在门锁上就能打开,注意别丢了否则是要赔偿的,食物是全天供应,如果需要直接喊就可以了,你的目的地已经记录在案,到了会通知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

  “嗯,明白了。”

  弗莱娅看了看手中牌子上表示着房间号码的数字,点点头。

  看到弗莱娅点头,那黑袍人正想转身离开,在还那还未关闭舱门口一名穿着绿色长袍的老者才缓步走进来。

  老人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巧皮箱,右手拄着一根褐色的木杖,满头斑白的头发不修边幅的随意披散着,但苍老的脸上一双褐色的眼睛却炯炯有神。

  刚才正要走的黑袍人看到老人的出现,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小跑的迎上去,神色变得异常恭敬的从腰间掏出一个红色的牌子。

  “大人,这是您的房卡……”

  “你下去吧。”

  还没等那人说完,绿袍老者挥了挥手将其打断,直接拄着木杖掠过去,只是在路过弗莱娅旁边时,稍微愣了愣,目光却是看了眼她胸口的别针。

  “没想到这里居然也会出现有天赋的人…真是难得…”

  轻轻的呢喃,刚好让弗莱娅听到。

  她立刻明白,面前的老人或许也是和巫师息息相关的人物,只是还未等她想要做些什么,那老人转过身,迈着有些蹒跚的步伐直接离开。

  看着老人渐渐走过拐角,弗莱娅眼神闪了闪,终究还是没有做些什么。

  根据黑格尔之前给她的交代,凡是和巫师有关的人,本身就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神秘,如果没有害人之心还好,如果有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她现在也没必要为了一个连机遇都算不上的人去碰碰运气。

  ‘嘎吱、嘎吱’

  身后的登船板慢慢被锁链拉了回来,船也开始慢慢离开码头。

  弗莱娅站在原地,看了看周围。

  “还是先找到房间再说其他的吧。”

  她想了想,拖着皮箱向着黑牌上的位置走去。

  船在海面上的轻微摇晃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不适,很快她在三层船楼的一处拐角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按照那黑袍人所示,把手中的黑卡贴在门锁上,在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后,房门直接被打开。

  房间黑乎乎的,她从腰间中拿出一块白光石,白色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

  弗莱娅放下皮箱,随意的打量了下房间环境。

  房间的空间很大,一张红木床,两把也是红木的高背椅,一张书桌,上面放着茶具和用来照明的油灯,在靠里面还有着一个书架,上面放着一排排书籍。

  弗莱娅扫了一眼,却发现大多数都是小说传记的样子,想来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放的。

  除此之外,弗莱娅居然还发现这个房间还有着一处隔间,轻轻打开后,却是一处上厕所和洗浴用的专用房间。

  这种装潢设施,如果不是这里没有任何电器设备,她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世界。

  “不愧是以三万金币做票价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弗莱娅有些无语的喃喃道。

  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阳光穿过圆形的船窗投射在房间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隐约还能听到窗外传来的波浪声。

  现在她刚到船上,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心思到处逛逛,索性从皮箱中把冥想手册拿出来,准备进行冥想。

  目前她经过这几天的锻炼已经可以想象出十二个神秘符文的水准了,按照冥想手册所述,在达到二等学徒体质的情况下冥想出十五个符文,那么就能简单的学会控制一丝能量粒子进入到自身,以达到改变体质的程度了。

  不过,就算现在没有达到那种程度,以她可以冥想出十二个符文,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化,这种细微的变化似乎也对本身的体质和气感有一定的增幅效果,她隐隐感觉自己目前的实力正坚定的向着骑士巅峰的高等水准前进。

  只是,不知道这种增幅会不会直接让她突破极限,晋升为大骑士…要知道,大骑士的实力可是已经达到了非人的地步了,普通的武器弓箭到了根本无视的地步,除非是用人堆累死或者是相同等级的大骑士对拼,不然很难杀死那种层次的强者。

  “如果说这种对体质的改变是普遍的话,那么巫师们是不是也有着那恐怖的体质?”

  坐在柔软床上的弗莱娅一边闭上眼睛进入冥想阶段一边胡乱的思考着,很快进入正式的冥想中。

  。。。。。。

  海上的生活很沉闷的,在新鲜感过后便没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除了在房间里冥想看书外,就是在船楼中的锻炼室凝练自己的剑术,来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原本和她一起上船的那些人,除了偶尔在船舱中可以碰到一两个外,大多也是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些什么。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第五天。

  蔚蓝色的天空,几朵白云缓缓飘着。

  换了一件红色裙装的弗莱娅站在船舷边,静静的看着起伏的海面。

  强劲的海风把她金色的头发吹的向后倒飞着,几天的宅女生活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所以才打算来外面吹吹海风晒晒太阳。

  甲板上只有几名穿着水手服的普通人正在忙碌着。

  巨船的速度很快,海浪不时拍击着船体,发出阵阵响声,弗莱娅估计这船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动力系统,不然以这个世界的科技根本不可能带动这么大艘的船。

  而原本一排的船队,现在因为目的地不同所剩下的只有她所乘坐的一艘了。

  一望无际的大海虽然壮阔,但看久了也会审美疲劳,而且潮湿海风让她的裙子也有点湿润了,正当弗莱娅打算回到船舱时,在远处的海平面上一个细小的黑点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而随着船只的快速航行,那黑点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大。

  巨船的航行路线显然是向个方向去的

  她微微眯起眼睛,向离她不远的一个普通水手招了招手。

  被突然叫住的那水手一愣,随后看到弗莱娅胸口的胸针,眼神一变立刻向她小跑过来。

  “那是什么?我们要到那里去么?”弗莱娅指了指远处的那个黑点,问道。

  “大人,那是玛雅港口,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我们要在那个港口呆上十分钟左右,接一些人上来。”

  “玛雅港口?”弗莱娅好奇的看了看越来越近的港口,想了想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玛雅港口是属于贝利王国吧?”

  “大人真是博学,没有错。”

  听到水手的确认弗莱娅微微皱眉,贝利王国和鲁丁的距离已经横跨数个大小国了,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居然跑了这么远了。

  她想了想向那水手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我们什么时间能到艾尔格林境内?”

  “艾尔格林?”那水手抓了抓头道“这个…小人没有听到过这个地方…”

  “没有听说过么?”弗莱娅挑了挑眉,她明明记得上船时那个黑袍人说目的地已经纪录了的。

  “…大人,您说的地方可能是‘那种’秘密的地方,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虽然我不知道,但船上的黑袍大人们肯定知道,如果不介意您可以去问他们。”看到弗莱娅的表情那水手赶紧回答道。

  “好吧,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弗莱娅点了点,心中有些了然。

  巫师一直是神秘的代名词,许多普通人一辈子或许都见不到这种存在,这些水手虽然是在和巫师有关的船上工作,但见识只比普通人多一些,而且巫师组织也有着保密性,他们不知道也属于正常的。

  水手离开了,远处的黑点也在弗莱娅的视线中慢慢接近,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一个港口城市的大体轮廓了。

  甲板上一些水手开始慢慢忙碌起来,准备做登陆的提前工作。

  大约二十分钟后,巨船终于抵达了玛雅港口。

  靠在船舷边的弗莱娅向下望去,发现这次上船的人数相比在巨龙港口时要多上许多许多。

  登船板还没有降下来,下面的人正默默的等待着。

  这些等着上船的人,穿着不一,年龄层次也不同。

  她甚至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些十四五岁左右的少男少女,正提着行李在仆从的保护下静静等待。

  在登船板徐徐将下时,弗莱娅忽然看到一些少男少女居然拿出一枚枚特殊形状的胸针别在自己的左胸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