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唐高歌 > 855 郭可棠的直觉
  两人谈了一会,郑鹏终于弄明白高力士的来意,其实就想受李隆基所托,询问一下郑鹏有什么困难。

  郑鹏走后,李隆基越想越觉得郑鹏的设想有意思,要知历朝历代的皇帝都重视道路的建设,早在秦朝时,为了加强西北部的控制和统治,秦始皇下令从云阳修造一条通往九原郡的道路,也就是秦直道,全长700余千米,这条秦直道从建成到现在,一直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于是让高力士代为宣旨,看看郑鹏有什么需要。

  弄不好,体现自己对臣子的关怀,可以收拢人心;要是弄好,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怎么也不会吃亏。

  “飞腾,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高力士大方地说。

  反正是慷他人之所慨。

  郑鹏眼前一亮,不客气地说:“现在最缺的是人,最好是有修路经验的人才,高公公,能从工部借点人吗?”

  光是酒坊的利润,就足够郑鹏挥霍了,还有三宝号和众多店铺、物业,郑鹏手里的钱非常可观,还没包括绿姝的嫁妆和物业呢,现在最缺的不是钱,而是人才。

  修路需要规划、测量和绘图,这些都用到专业人才,不可能让郑鹏一个人把这些事包圆,老实说,郑鹏也不是这方面的人才。

  高力士摆摆手:“不可,工部掌管城池之修浚,土木之缮葺,工匠之程式等重任,像屯田、水利也要兼顾,是六部中最忙的一个部门,此事要是朝廷牵头还好说,现在只是你一个人的设想,为了你一个人调工部的人来协助,传出去肯定不行。”

  郑鹏笑嘻嘻地说:“那就保密,不传出去就行。”

  “别急,咱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高力士笑着说:“去年兴州修一条新官路,运气有点不好,刚修好不久就下了一场大暴雨,有一段新官路崩方,三死十二伤,死者中有一个是官宦子弟,事情闹大了,负责修整这条官路的水部员外郎还有一批匠师受到牵连,被打入奴籍,飞腾可以把他们拿下,收为己用。”

  没来之前,高力士就想到郑鹏会提这个条件,早就做了准备。

  “这些是能做事的,还是不能做事的?”郑鹏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华夏是一个人情的社会,无论古今都有很多人情要妥善安排,特别是讲究出身的唐朝,衙门里充斥着各种官宦子弟,别人干活时他们负责在后面吆喝,有了功劳又抢在前面领功,郑鹏可不想收这种人。

  “嘿嘿,不能做事又有背景的,能成替罪羊吗?”

  郑鹏高兴地说:“太好了,还请高公公帮我预订一下,这批人全要了。”

  大唐奴隶买卖成风,其中以有姿色的女子和有技能的工匠最受欢迎,特别是从工部流出来的工匠更是抢手。

  “不用订了”高力士摆摆手说:“人,咱家已拿下,一直以为咱家受飞腾恩惠甚多,这批人就当咱家庆贺飞腾得胜归来的贺礼吧。”

  太监是不完整的人,子孙后代不用想了,大多把兴趣放在黄白之物上,高力士对黄白之物也喜欢,为了自己的清名,很多孝敬不能收,而郑鹏在弄酒坊时把高力士也拉了进去,每个月光是分红就拿到手软,逢年过节都能收到郑鹏的孝敬,对郑鹏自然是非常满意。

  也就是十多个奴隶,不用一千贯就能拿下,用一千贯就能送出一份让郑鹏满意的礼物,值了。

  “高公公不是外人,那我就不客气了。”

  “理应如此。”

  两人相互一笑,彼有一种默契的感觉。

  高力士注意到郑鹏的黑眼圈,忍不住笑道:“飞腾,就是年轻人也要节制,免得把身子骨掏空了,有时候不能只顾着眼前,说不定多留意四周,会收到意料之外的惊喜。”

  一看郑鹏脸有倦容、眼带黑圈,有些精神不振的样子,就知年轻人不节制,听到郑鹏昨天跟李隆基说“无后为大”的事,以为郑鹏为子嗣在拼命,也不好把自己知道兰朵有了身孕的事说出来,只能有些婉转的暗示。

  郑鹏没有听出高力士的弦外之音,以为他是关心自己的身体,闻言有些无奈地说:“谢高公公关心,我会注意的。”

  自己说无后为大的事,其实就是偷懒,并不是发自真心,受到小冰荣升人母的影响,也可能是被小外甥可爱的样子鼓动,绿姝和林薰儿白天给郑鹏进补,晚上变着法子挑逗,弄得郑鹏有种“交公粮”的感觉。

  昨晚林薰儿在一番云雨后,竟然躺在床榻上,把一双美腿举得高高的,半天也不肯放下,郑鹏好奇问好为什么,没想到林薰儿有点羞涩地说,这是她跟有经验老妇人打听来的技巧,可以更快怀上孩子,弄得郑鹏半天不知说什么好。

  高力士拍拍郑鹏的肩膀说:“好了,咱家也该回宫,明天去军器监的火器署转转,那些工匠弄也这么久也没什么成绩,皇上对火器监一直很重视。”

  “明白了,谢高公公指点。”

  亲自把高力士送出府,郑鹏准备回书房看看地图,为修大唐第一条铁路作准备,刚回到后院,看到郭可棠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那张笑脸,笑得如桃花般灿烂。

  郭可棠本想阻止贵乡郭氏过河拆桥、跟郑鹏决裂,在阻止无果后,也不急着走了,崔希逸的身份特殊,嫁入崔府的郭可棠也不用侍奉老人,她也想看长安上元节的灯市,就留了下来,这一留就留到现在。

  “小女子恭祝将军荣升军器监卿。”郭可棠笑呵呵地说。

  郑鹏没好气地说:“堂堂云麾将军,跑到当一个工匠的头目,躲在军器监里看着臭汗薰天的工匠有什么值得恭喜,要恭喜也是恭喜崔夫人,二哥荣升折冲校尉,那可是一方诸候,我这个军器监卿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那也是夫君结交了像郑将军这种忠肝义胆的好兄弟,才有这样的造化,说起来真要好好谢郑将军。”

  说到这里,郭可棠有些撒娇地说:“要是郑将军不介意,还是叫奴家郭小姐吧,没那么生份,也显得亲切。”

  “也好,郭小姐不要误会”郑鹏连忙摆摆手说:“出征吐蕃,犹如入龙潭、探虎穴,非常凶险,老实说,你不怪我拉二哥一起冒险就满足了,至于他升官,那也是他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打下来的功劳。”

  郭可棠嫣然一笑,一脸真诚地说:“不管怎么样,在小女子敬佩的人中,郑将军排在第一位。”

  郑鹏看了郭可棠一眼,皱着眉头说:“打住,别给我戴高帽了,郭小姐,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开门见山吧。”

  合作这么久,彼此都很了解,看到郭可棠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一个劲吹捧自己,郑鹏就知她有事。

  “爽快”郭可棠打了一个响指,很干脆地说:“奴家知道郑将军会重做卤肉,夺回失去的东西,预上奴家跟你二哥一份,没问题吧?”

  郑鹏有些疑惑地看了郭可棠一眼:“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贵乡郭氏自以为抱上太子李瑛的大腿,竟敢把小算盘竟然打到自己头上,郑鹏肯定不会让他们好过,让黄三暗中建一个养猪场就是反击的第一个步骤,这件事谁也没说过,郭可棠怎么知道的?

  郭可棠不以为然地说:“简单,就凭对郑将军的了解,知道郑将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再说奴家的人无意中得知,最近有人大量收购母猪,还高价收怀了小猪崽的母猪,十有八九是郑将军的手笔,不管了,出人也行,出钱亦可,无论如何也不能拉下奴家,将军吃肉,奴家也不贪心,跟在后面喝点汤就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