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狱江湖 > 第十五章:计困狂魔(1)
  林屹现在才知道这个可怕的望归来精神不正常,而且情绪极不稳定。又很嗜杀嗜血。这样的人如果任由其在四处乱闯,那得制造多杀腥风血雨。

  慕夷双大声对望归来说:“你打死了大师,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大师生前每天陪你吃饭、聊天、教化你,给你缝衣补漏,如兄弟一样待你。好歹把把大师葬了,你再走。”

  林屹也用激将法对望归来说:“慕夷双说得对,像你这样世间少有的大英雄大豪杰,应该知恩必报。大师对你有恩,如果你葬都不葬他主这样一走了之,让天下人耻笑啊。”

  望归来听林屹和慕夷双这么一说,仰起头颅,一只手扯拽着自己的头发,表情显得有些痛苦。不知是在回忆与秦广相处的一幕幕情形,还是思忖自己现在该不该走。

  最终他作出了决定,他对林屹和慕夷双说:“那我现在不走,葬了和尚走。我也答应和尚不杀你俩。对,我说话要算数……”

  望归来又过去把昏厥中的萧梨艳提起,然后走到钟无道身边踢了他一脚。瞬间钟无道如同被从噩梦种叫醒,猛得坐起身来。

  原来先前他只是被望归来吼声震晕过去,并没有死。

  身为“牧天教”三大天煞扩法的钟无道,凭日趾高气扬,此刻信心尊严却完全溃毁了。他看到望归来如同见了鬼一样惊恐万状。

  望归来很认真地对他说:“你那些烟很好玩,我留你的命,你要教我。不然,我把你心掏出来!”

  钟无道顿时感觉如同被大赦一样。

  “我一定教,我一定教……”

  一边的慕夷双却小声不知对林屹说了些什么,林屹心领神会点点头。

  ……

  桂花谷深处,一座矮峰后,隐藏着一座小庙宇。多年来秦广一直隐居在此处。四周鸟语花香,涧水潺潺。是一件难得清修之地。

  庙宇后有一棵枝叶茂盛的菩提树。树冠如伞,果实累累。

  秦广生前就嘱咐过慕夷双,如果有一天他死后,就葬在这菩提树下。遗体不入棺,不着衣,用山涧水清洗全身,净身入土。让肉身滋润菩提,溶入菩提。便了无遗憾了。

  秦广还自己在菩提树下一个理想位置挖了墓坑,平时用木板盖着。有时候他还会躺入墓坑冥想。现在他要永远躺进去了。

  慕夷双按秦广生前吩咐,用涧水洗净他身体,把他遗体一丝不挂放入墓穴。林屹和慕夷双又把墓坑添平。慕夷双又按秦广生前所愿,在墓上种了优昙婆罗。

  整个过程,望归来情绪一直起伏不定。时尔脸上会笑,时尔会悲,时尔口中嘟哝着林屹和慕夷双都听不懂的话。

  但是当第一抔黄土洒在秦广脸上,望归来神智似又清醒了些,终于呜咽而泣。

  然后他们又葬了老樵夫,他被葬秦广旁边。生前效忠秦广,死后也让他陪伴主人吧。慕夷双想起老樵夫平日对自己的好,又哭了一番。

  葬了秦广,慕夷双对望归来说:“你现在可以走了。”

  望归来一手提了钟无道,一手提了萧梨艳就转身走。

  他未出多远,慕夷双低声对林屹说:“现在他走了,我们可以把大师的‘紫金佛香炉’取出,和大师一起葬了。”

  林屹故作惊诧说:“天啊,我在北府时候听说这‘紫金佛香炉’和‘消雪剑’都是镇府之宝,又是佛家宝贝。这‘紫金香炉’应该配当今天下第一英雄豪杰,和大师一起葬了太可惜了……”

  “你小声些,他走后我们去取……”

  两人虽然声音小,但是却被望归来都听到。望归来顿时眼睛一亮!

  秦广生前陪望归来时候,总会拿出“紫金佛香炉”摆放在他面前,然后和他说话,香炉里的飘出的气味更是望归来如饮甘饴身心惬意无比。他已经对香炉里的气味有了瘾。

  还有,这“紫金佛香炉”对望归来还一种特殊的吸引。在秦广第一次拿出它时,望归来就认为这“紫金佛香炉”似曾相识,甚至属于过他,具体什么时候,他却难以想起。也许是在“前世”。

  望归来一直很想得到这个“紫金佛香炉”。他也不声张,身形很快消失。

  他彻底消失后,慕夷双就带着林屹去拿“紫金佛香炉”。

  林屹现在对望归来充满好奇解析**,能把秦定方杨仲一干人杀的魂飞魄散,武功高的简直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但是他的头脑又有问题。他到底是谁?!

  林屹就问慕夷双。

  但是慕夷双也不知道望归来真正身份。

  慕夷双告诉林屹,她家原本在山下一个村落。结果三岁那年村里遭受一股强盗洗劫,家人失散,她机缘巧合被大师救了。从此她便和大师,还有周伯伯(老樵夫),在这庙宇中生活。

  大师视她为至亲,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教她读书识字,教她武功,教她做人。周伯伯也甚是疼爱她。

  慕夷双懂事后,秦广就叮嘱她,如果在山中碰到有人吟:君问归期未有期。那就是自己人,赶紧通知他。

  这些年慕夷双总盼着能在山中碰到吟这句诗的人。

  如今吟诗的人出现,没想到秦广死了,周伯伯也死了。一天之内最亲的两个人都死了,慕夷双悲痛万分,眼泪又掉了下来。而大师和周伯伯的死,都是源于救林屹。她现在心里对林屹有怨气,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得完成秦广死前交代她的事。困住望归来!

  慕夷双又告诉林屹,自她记事起,望归来就被大师囚困。但是大师却对望归来关怀备至,每天都要去囚困之地陪他,给他洗澡,做他喜欢吃的饭菜,亲自给他缝衣做鞋,简直就是如同一个父亲爱自己孩子一般。

  林屹听了心里暗想,三爷如此对待望归来,两人关系那一定非同寻常啊!

  这望归来到底是何人啊?!

  不知不觉,慕夷双带着林屹又穿过一片茂盛灌木丛,来到一处山壁前。壁上布满青苔。慕夷双手伸进壁底罅隙中,把里面机关一扭,山壁发出一声“吱呀”响动,从中向两边缓缓而开,出现一个洞口。

  两人进洞,慕夷双也未再合上山壁。

  洞壁上挂着几盏灯,一片明亮,地面平坦整洁,一看就是打磨过。走十多米向左一拐,又是一道暗门,慕夷双打开暗门,就是十几级向下石阶。两边石壁上,也挂着灯。

  林屹心中惊叹此处如此隐蔽。

  下到最底,眼前呈现出一个敞开的门。门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小铁环。让林屹好奇。走进里面,是两间连通的石室。石室布置的如同家一样,桌椅床柜杯碗茶具一应俱全。

  林屹看到室内墙壁上布满很多掌印,有的掌印竟然深达半尺。印口边缘规则整齐。林屹过去细看一个深陷的掌印,惊诧发现,原来这室壁竟然不是石头的,竟然是铁壁!

  把铁壁都击打成这样,可想而知这掌力多可怕了。林屹心想,这就是囚困望归来地方。墙上这些掌印都是望归来暴怒之下击打造成的。

  慕夷双朝林屹使了个眼色。

  林屹显得有些迫不及待问:“那个宝贝在哪儿?快让我看看!”

  慕夷双从一个柜子里翻出一个小巧精美的“紫金香炉”来,只有拳头那么大。

  还未待林屹细看,突然一阵兴奋笑声在室中骤然响起。

  “哈哈!现在这宝贝是我的了!”

  ----------------

  请大家全力支持,给我动力!点击,砸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