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天记 > 第七十九章蜀山战蜀山
  直至六境强者死伤殆尽,唯有蜀山两位剑圣,外加荆州城主李当心,以三敌一,蜀山飞剑对昆仑散手,放开了手脚,拼命搏杀之下,方才稳住阵势,两方游走缠斗对峙起来。

  四人且战且走,荆州上空便掀起狂风暴虐,灵气挥洒如江河滚滚,而底下原本守在城主府的蜀山七剑,随着这一战战场形势风云变化,也一起出了城主府,到了荆州城中。

  此时,荆州已然被萧家大寨攻破,城中火光大作,惨叫声,厮杀声连绵一片,到处都在战斗,流血,搏命,战场之下,不知多少百姓生灵被波及,一战过后又不知要多出多少孤魂野鬼。

  就在这一片动荡之中,隐忍不发的蜀山七剑,李嘉远、梁雪波、甘露颖、卢剑南、褚亮、张玉谦、木婉蓉终于等来了复命的一刻良机。

  荆州城中,荆叶杀雄霸天,被蜀山七剑发现,七人七剑先后而至,分立七方,以圆形之势,将荆叶围在中央。

  “妖孽!你不思悔改,如今在荆州犯下此等杀孽,不知害死了多少百姓生灵,今日我等七人便要替天行道,伏妖授首!”李嘉远大义凛然,剑眉星目闪烁浩然正气。

  “承如师兄所言,此人今日犯下杀孽,断不可叫他走掉”,甘露颖愤愤不平,一路所见,满目疮痍,皆因这妖孽而起。

  “荆叶,我劝你莫做抵抗,由我等带回山门,交由掌门处置”,梁雪波开口,手下长剑灵动缥缈,剑意铮铮。

  木婉蓉看着荆叶,沉默无语,眉宇间多了一重复杂神色,毕竟此人当年对她和李师兄都有救命之恩。

  荆叶听着几人一人一句说完,嘴角悄然浮现笑意,颇为不屑的说道:“神都六国,各自为政,当年燕军马踏荆州,火烧我九州八十一镇,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怎不见得你蜀山高徒大义凛然,救万民于水火,对了,我倒是忘了,那被我杀了的燕太子赵燕南当年军中,就有不少蜀山高徒,却不知死在他们手下的平民百姓又有多少。那时,我还小,却也记得真切,便在铜川巷中,五玉道人杀了卖花的牡丹女,杀了我家门前的茶楼小厮,杀光了整整一条铜川巷,荆叶今日收复荆州,又有何罪!”

  “妖孽,任你如何诡辩,也改不了你妖孽身份,若非你妖孽娘亲,荆国又怎会平添祸乱,废话少说,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甘露颖争锋相对,手中剑气夺目。

  “呵呵,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废话少说,我既是妖,就由你们来杀吧,且看今日,鹿死谁手?”荆叶一身叱咤,眸光阴冷,手中七星子剑身颤抖,嘶嘶鸣音,爆发出惊天战意。

  “大家小心,此子不光习得我蜀山剑法,更有妖族神通,修为日益精进,我等切不可大意,为保完全,今日我们以七星剑阵对敌,势必将他擒下!”李嘉远嘴唇蠕动,对着周围六人秘密传音。

  众人心领神会,自知妖孽荆叶绝非往昔六脉会武之时可比,当即守心如一,各自御剑结阵,架起了北斗七星剑阵,重重剑势围住荆叶。

  七星流转,自强不息,被一道道夺目寒光,围在剑光樊笼之中的荆叶,眸光中透出一抹抹妖娆红色,先前连番恶战,受伤着实不轻,此时随着眸光红光闪烁,身体中狐血沸腾奔流,他身上伤势便快速愈合起来。

  荆叶有心拖延时间,提升状态,嘴角便跟着说道:“蜀山七剑结北斗剑阵,当真是看得起孽徒荆叶,今日,荆叶便以蜀山剑法,战蜀山!”

  “竖子狂妄!生门转,死门合,北斗第二重,两仪出剑”,李嘉远一声呼和,手握玄黄色长剑一步凌空,当先对着荆叶冲去。

  七星首尾呼应,天枢位上李嘉远一剑飞出,摇光位上木婉蓉神情冷冽,跟着就是一道剑光,而这女子出剑端的狠辣,剑光生弧线,杀机毕露,正是一招樊笼封仙剑!

  “九转雷音,我且破之!”

  荆叶喊得是九转雷音剑,出手却不是九转雷音剑招,而他出剑速度奇快,一攻一守,守得是木婉蓉樊笼封仙剑,攻的是李嘉远手上快剑。

  两记剑招先后而起,剑光飞驰刹那,纵横剑道交织稳稳接下了木婉蓉一剑,跟着手上七星子势如飞龙,凭空响起一道雷音!

  这第二剑,李嘉远不见荆叶如何出手,运转剑势,便须臾间将九转雷音剑招使了出来,一声雷音自李嘉远身前爆开。

  “锵!”

  一声脆响,七星子打在了李嘉远手中玄黄色长剑之上,荆叶虎口一麻,连着向后退了两步,反观李嘉远这一剑运足了气势,势猛力沉之下,巧得先机,身形不退反进,仗剑在手直接冲着荆叶杀了过来。

  剑阵突变,不及李嘉远开口,一侧,梁雪波便道:“生死门转,合两仪,北斗第三重,走三才剑道!”

  这一番天罡北斗剑阵,早经过七人无数次的磨合修炼,再是熟悉不过,此时剑阵稍变,李嘉远借机向着荆叶狂攻,另一边梁雪波便变了剑阵。

  荆叶退了两步,李嘉远杀到,他自然无惧,手中七星子剑光飞驰,便与李嘉远杀在了一处,两人手上剑招快如点忙,却是一模一样的蜀山剑法。

  若是这一刹那对战,出现在六脉会武的战台上,当真不知要叫多少蜀山长老拍手称快,蜀山高徒李嘉远不负蜀山飞剑!

  李嘉远得蜀山飞剑真传,荆叶却是剑道天赋超然,触类旁通,此时两人对剑厮杀,滔滔蜀山剑法便如江河泛滥,山河剑、沧海剑、雨剑七诀……等等剑招神出鬼没,令人眼花缭乱。

  也便在这时,分列天璇和天玑位的梁雪波和甘露颖骤然出剑,向着荆叶攻来!

  两剑杀气夺目,寒光飞驰,刹那便到了荆叶身后,荆叶心中一冷,匆忙挥剑,剑气极快,一剑荡起一道剑弧,如此速度,当真吓了梁雪波和甘露颖一跳,两人同是一样反应,转攻为守,横剑抵挡那一道剑气。

  便在眨眼间,李嘉远眸光骤冷,杀意凛然,喝一声:“剑去!”

  一剑若山河,一剑落秋波,掀起百余道剑气涟漪,层层荡开直向着荆叶逼去。

  荆叶与他近在咫尺,挥剑回救已是不急,匆忙间左手握拳,六臂通神拳幻影合一直砸身前剑势!

  “轰!钦!”

  荆叶握拳在手,一拳砸去,手掌之上飚出数十道血丝,他心里一阵吃疼,却也化去了大半剑势。

  李嘉远却丝毫不给他修整机会,镇定沉声叫道:“北斗往复,流转不息,北斗第四重,天罡四相,杀!”

  一声厉喝,玉衡位上褚亮,开阳位上张玉谦连同先前的梁雪波、甘露颖自四面仗剑杀到,剑气纵横,三尺之地密不透风将荆叶团团围住。

  周身千百道剑气纵横肆虐,荆叶置身其中,杀机重重之下,七星剑纵横剑道开始爆发出惊人的防守力量,墨剑七星在他手中萦绕狂舞,舞动的剑气便如江河滔滔倾泻,一道道剑势拦在身前咫尺之地,竟是生生挡住了四周剑气的攻击。

  “蜀山灵符,镇妖!杀!”

  见四人围住荆叶,李嘉远当机立断,一声呼喝间余下三人,手上各自捻出一叠符箓,正是出自蜀山彗星峰执掌觉寂道姑之手的镇妖灵符,能够镇杀妖孽恶鬼!

  闻听李嘉远一声断喝,对着荆叶仗剑狂攻四人,屏气凝神,各自放慢了手中剑势,也便在这一夕之间,樊笼四角出现了一道阙口!

  于荆叶眼中,这或许是一道破绽,殊不知在蜀山七剑看来,这便是千载杀机!

  倏然间,百十道镇妖符箓从缝隙中贯穿而入,直向着荆叶身上打去,刹那,樊笼剑网中光芒锃亮,爆炸声不绝于耳。

  “轰隆……”

  爆响一声接着一声,在荆叶周身炸开,即便难以伤及要害,也能从荆叶身上切开血口,叫他肉疼!

  一阵阵爆响,荆叶身上已是处处伤痕,血水汩汩而流,可以说荆叶还是小觑了蜀山七剑,小觑了天罡北斗剑阵!

  李嘉远凝眸注视剑阵中的荆叶,此时剑阵已将荆叶完全压制,火候已成,就待伏妖,他剑眉一竖,跟着道:“死门转,生门合,北斗第五重,五行伏妖!”

  于此刹那,周围围攻荆叶的四人一齐向后退了一步,其中伤痕累累的荆叶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便有两剑再度先后而至!

  一剑当然来自李嘉远,这一剑比先前一剑更具威势。

  可以说精气神合一,一剑席卷沧海山河,直逼荆叶面门,且这一剑快到了极致,荆叶避无可避。

  也便在李嘉远出剑刹那,荆叶身前梁雪波骤然退开,其身后木婉蓉剑意横秋,梦蝶仙剑一剑大逍遥,剑气化鲲鹏,鲲鹏大翅震天摄地,硬着荆叶面门抓来!

  这一剑自李嘉远出剑后,梁雪波绕开,木婉蓉出剑,却是大逍遥剑法,我剑出时百剑杀的凌云一击!

  生死迫在眉睫,荆叶没有思考的时间,他也无需思考,剑来不惧,唯有硬撼,以杀止杀!

  “杀!”

  荆叶一声断喝,流血长拳六臂通神拳砸向鲲鹏,墨剑七星九转雷音直逼李嘉远刺来一剑!

  剑势不止,下一刻便是鱼死网破,就在这时,又横生突变,李嘉远一边蓄意出剑,一边断喝:“生死轮回,剑出**,北斗第六重!”

  呼喝间,周围仗剑几人脸色都是一变,李师兄这是要痛下杀招了,卢剑南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一声断喝:“伏妖!”

  刹那间,他纵身而起,当头一剑对着荆叶大好头颅斩下!

  三剑合一,荆叶必死无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