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千之王 > 第一百四十四章风卷残云
  “哎,那个什么”羊头人不无煽情的说道“其实牛大人和马大人原本对你很客气,人贵有自知知名。不是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吗?我看你就服个软,我想两位大人定然会饶过你的。哦,对了,我这人最为热心肠,最见不得人受苦。而且我跟两位大人关系不错,不如我帮你说说?”

  没想到这羊头人还真有三寸不烂舌

  呜呜——童飞痛苦的**着。

  羊头人听来,还以为童飞愿意。当即大喜道:“不过呢,我也不能白干,您得给我点好处是不是?”敢情这家伙是奔这儿来的。

  只可惜童飞此刻哪里有暇顾及他说什么。灵魂内数道奇异的力量,正在肆无忌惮犯上作乱呢!

  灵魂之道是童飞所陌生的,早在季戎灌输中就有修仙口诀。所谓凝气净己身,筑基养道体,结丹化道元。这结丹之前,修仙者只能算是炼士,结丹之后才是修道求真。直到元婴开始才算修本命,本命就是命魂。也就是说,只有元婴级别的修士才会涉及灵魂之道。

  如今童飞不过是筑基之身,就算他懂得一些皮毛,也是无法掌握。

  但是,这些年他却得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力量,让他超越一般的修士,当初凝气期,就肉灵分离。如今更是涉入灵魂战斗,身上累积太多他无法掌握的力量,既无法宣泄也无法利导,更不知使用,已成症结。

  道生林这十数年间,困扰童飞最大的谜团,也是他所无法掌握的最大力量,就是七花印记。从神种蜕变为奇花扎根他的灵窍,而后一夜之间化作了眉心印记。

  童飞说不明白,这力量到底是什么。可是他所有的奇遇,似乎皆因其而起,而且与之紧密关联。

  当年季戎治好了他的道伤,引导他踏入仙道。奇花之种出现了。开始有沧浪剑种一起出现。但是剑种之力很容易掌握,童飞早已化入湛卢。

  唯独奇花几次蜕变,都莫名其妙,这到底是季戎给予的,还是童飞原本就有的?为何季戎所传记忆之中从未提及呢,甚至连螣蛇都没能帮他解惑。

  如今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份力量!它就像是一个魔神在他灵魂内潜藏,经过多年的滋养壮大,大有一朝觉醒,翻江倒海,夺体而出的势头。

  最倒霉的是还有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各种力量,一起跟着捣乱。

  这金色的力量乃是亢金龙魂,当年死亡之卵炼化血煞,得到了金龙符令,使得童飞在源生之地掌握了真龙之力,这是一份机缘造化,同时也埋下了隐患。一个人却拥有了龙魂,这正常吗?

  再说红色的力量,童飞根本不知从何而来,这好像是一种诅咒,不但霸道,更像是潜藏体内不少日子了。

  而绿色的力量,童飞知道,这是三头蛇,也就是句龙之魂。当初没有来得及在源生之地炼化它,如今也蹦跶出来。

  童飞不禁想起了老酒鬼剑叟当初的话,杂而不专未必好事。原本童飞自以为仙师在侧,所以万事不求甚解。

  但如今这一切却已成祸根,几位仙师不知所踪,童飞更不知何处寻找解决良方。

  再回到眼前,童飞自恃有天斩傍身,原以为可以全身而退,没想到这一下子却困在此地了。如今他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呢!就这样要死在这里吗?

  这牛头马面羊头怪,一看就不是善茬,尤其是这个马面抛出的锁链极为邪门,而且霸道,已经将童飞的神魂紧紧束缚在原地,而且正在慢慢紧缩,似乎要榨干他的神魂。

  “不行,我得快些寻求解决之道,不然真的要死在当下了!如果灵魂灭了,那光肉身不就成为躯壳尸体?”

  正在此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叹息:“小子,看来你也是一个倒霉鬼啊。”

  “谁?”童飞心头一震。忽然想起,这周围除了那个句翭之外,并无其他。

  对了,还有他存在呢,自从三怪来此,这老家伙一直在尸壳里装死,不发一声。除了他不会是别人!

  童飞想要开口求援,却意识到自己原本就是灵魂状态,而且神念完全锁在锁神链里,不说求援,恐怕开口都难。

  “不过,你这小子身体里居然会有多道灵魂力量,真是让我开了眼了。而且只是一个刚刚开启天窍的凡人,这更让老夫感兴趣。罢了罢了,我且帮你一把,就看你有没造化脱出此劫!”

  童飞听到这里,心中暗喜。若不是无法开言,他差一点要开口道谢了。

  “我神魂被封印,这魂音极耗本命元力,我最多只能穿你一诀,你自己感悟。用心记着,此诀名为《风卷残云》,乃是饕餮之法,大成可吞天噬地,横扫一方,小成可吸收万法归为己用,能领悟多少,且看你造化吧。”

  “……万法由一始,得一化无尽,人道有七情,不出六欲门,大小十二宫,殿殿藏真神。六触为小法,无色见天功……乾金化坎水,坎水养神木,神木自生风,静之见惊雷,动之卷残云……”

  “此法原为六欲真言,若你能修炼大成,可以魂力自生元魄,即便肉身死,也可再造金身。当然了,如今最重要的不是你能否练成元魄,是你要驱动魂力施展《风卷残云》,集合本命之力挣脱枷锁……老夫言尽于此,就看你小子能否活过今朝了!”

  “万法由一始,得一化无尽……”童飞默念这口诀,忽然觉得好像十分耳熟,一时想不起从何听闻。忽然灵光乍现,心中大惊:“这,这是玲珑心诀的开头啊!怎么如此相像。”

  当日,那白魅在童飞手心点下金诀,实际内藏一部长达百字的经文。名为源生玲珑法,或称阴阳生法。说的是

  “……天地万法皆有极,一生万法,后得三奇,万千法度,纳为玲珑,相得益彰,生死相克,如影随形,可容万物,可纳百川,百转千回,九九归一……”

  童飞从前所学,向来认为必须集齐五行之物,方能完成筑基。如今才觉悟,只要拥有其一,便可化生亿万。而万法归一,终不出阴阳。

  人道如此,魂道也是一样。万法阴阳始,得其一则化无尽。不管是七情也罢,六欲也好,三魂是其根,三魂聚而七魄生。

  凡是阴魂者,皆因肉身死,元魄亡。这就是被天道夺了阳魂,无奈才由阴修阳。等到他们阴阳重聚,便可再续本命。方能以鬼神之力,挣脱轮回。

  所以光有魂力只得其神,却不得其形,更不可掌握魂力。如果以魂力化生元魄,驱动本命元力,方能掌握灵魂力量。

  当然了,这是一般的鬼道修炼之法,仙道称之炼魂。不过阴阳相生,非千万年难成。因为这灵元得聚,即便是回归源生之地,也得亿万年方得重生。可是句翭的《风卷残云》却无比霸道,饕餮之法,说到底就是吞魂之术,不但可以吞魂,而且化尽万法。

  童飞自得天斩,曾亲身体悟轮回之道,就如一纸之隔,如今一经点破,则完全通达。一道灵光由冥冥之中油然自生,瞬间突破眉窍。

  转瞬间,不管是黑色、金色、红色、绿色全部消散,仿佛被眉心的印记一口吞噬。一声清越之音传来,眉心的七花符印碎了!

  昂昂!童飞昂天一声长啸,声音撕破了这片死寂的小世界。顿时地动山摇。那羊头人几乎是吓了一跳,瘫软在地。

  “这……这算什么?”牛头人也是大惊失色。

  “不好!快!施法锁死了他!”牛头人冲着在一边发呆的马面叫道。

  马面方才从愣神中醒悟,忙施展法诀,锁神链发出刺耳的金铁之音,妄图将童飞身躯锁住。但是却更激发了童飞内在不屈的力量。

  他从地上站起来,挥舞双拳,灵魂仿佛胀大了数倍,仿佛一尊巨神。嘴里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呼唤:“元魄在哪里,元魄在哪里!”

  噗!

  一道玄光从童飞口中吐出,这是一个光球,其光如大海般幽深,如宝石般璀璨。

  “源生之宝!”牛头人眼尖,一声惊呼:“是我的!”话音落下,就要冲上去抢夺。

  马面也是眼睛里挤出血来,但是感觉到了一种危险,没有迈步。

  砰!光球忽然爆开,无数灵光,仿佛一个小太阳,照彻了这片黑暗的天地。强光之中,牛头人一声惨叫,如风中柳絮飞了出去,摔出去数十丈远。不但如此,马面,羊头人纷纷被巨大的力量推了出去,方圆三丈之内,唯独童飞傲然独立。头顶那太阳一般的光旋。

  下一刻凭空生出一棵参天大树,直入苍穹。

  不过数息,一声爆雷从天顶传来,隆隆之音响彻这片世界。一道蓝光落入童飞掌心。

  童飞张开手心,仿佛梦呓一般欢喜道:“哈哈,果真生雷了!这是源生之雷?”说着手掌就此一挥,顿时化作电光万道,直接落在了对面的牛头马面之前。大地顿时被电了一个大窟窿,三人再次被磊土带着电光,裹出去老远,翻了好几翻,估计全埋土里了,也不知死活。

  就这时,只听呼呼声起,这是风起了!

  这风好似电光所化,又像是平地自生。

  转眼间,小风变大风,大风变飓风,龙卷而起。数丈之内,不管是土木,还是血河,亦或是尸骨,全部滚入其中,盘旋着直通苍穹,最后天空中的残云也被卷入,成为了一道风柱!在这片小世界中盘旋着。除了不远处那棵残败的老树和树下一个半身而立的活死人,再就是远处山岳一般黑色城堡之外,旷野之中一切全被风柱卷入其中。

  “还真是风卷残云啊!”童飞喃喃言道。

  而那半身不死的人靠着身后的老树桩,几乎有些不信,有有些狂喜的看着这一切。

  “真是让我意外啊,好强劲的源生之风,好小子,我当年第一次施展,也没有如此强劲!”不过下一句话却是苦笑:“真是好大喜功,一会儿有你苦吃,这么多,你小子不撑死才怪!”

  终于狂风扫过了旷野,童飞似乎从愕然中惊觉,恢复了几分清明:“恩,就到这里吧!”

  这一声就到这里,嘴巴却不自主的张开,就看着风柱化作了漏斗,就此灌入他的口中。他的身体本不是肉身,随着灌入之物不断,身体也一级级暴涨。先是一丈,而后三丈,继而百丈……

  童飞终于明白了饕餮之意,敢情是要将风中之物全部吞入啊!这风中除了云,还有无数年无数得元魂,还有犄角旮旯藏匿的元魄,除了这个还有那黄泉之水,血光之河,无数残根老树,枯骨精灵,累土蚁虫……

  童飞不知吞下去多少。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还嘲弄大黑熊是个吃货,如今自己就是吃货,而且还是大吃货。来者不拒,什么都吃。

  “我的爷爷啊,这是什么啊,还要吞几多才够。要撑爆我啊!”童飞心中大骂句翭,但是却如何怪的了人家,人家早就说了此乃饕餮之法!童飞至此有苦难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