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年婚姻危机 > 3.化验结果
  又名《无性婚姻》(长篇)张宝同

  于小兰多年害病,身体本来就弱,做过肠镜,人就像是要活不子,脸色腊黄,浑身瘫软,有气无力地坐在检查室门前的候诊长凳上,脑子一下陷入在那种连她自己都不敢想像的恐惧与慌乱之中。傅林陪着她坐了一会,说,“咱们走吧?”于小兰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就站了起来,开始缓慢地朝着楼下走去。出了医院,便是大街。正是正午时分,七月的阳光把大街上照得金明耀亮,街道上,春潮一般流动着的人们衣装明艳,笑容灿灿,充满着蓬勃喜色的欢欣和生气,也使得七月的天空和阳光中弥漫着一种赏心悦目情意深浓的憧憬与梦幻。她不住地把目光投向那些从街道上骑车或是步行走过的男人和女人,觉得他们的神情、姿态、步履,甚至一举一动,都充满着健康与活力,就连那些扫大街的和蹬三轮的人,让她看着都觉得十分地羡慕。是啊,人要是健康地活着该是多么地美好!

  傅林对于小兰显得很关切很客气,一会儿问她感觉如何,一会儿又主动搀扶着她。傅林这种反常的热情反让于小兰有种将不久于人世的感觉。这些年来,他们感情的激素几乎已经完全消褪,感情的毒素却在持久顽强地生长着。所以,两人平时连话都不愿多说,哪还有这种亲切温存的举动。走到路口,傅林挡了辆出租车,扶她进到了车里。本来,傅林要把车开到自家的门前,可于小兰不想回家,而是要司机把车开到娘家那边去。傅林虽然有些不高兴,却也没有阻止。于小兰从结婚后就常在娘家住,有时一住就是三五个月不回。特别是这一两年中,她老是要出去看病,又怕傅林心烦发火,所以,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娘家,只是晚上睡觉时才回来。两人就跟分居似的,谁见谁都阴沉着脸,没个好气。

  于小兰的娘家距傅林住的地方只隔着一条街。按理说傅林应该把于小兰的检查结果对岳父岳母通报一下,但他不想求助于她家,更不想让她家人插手,因为啥事只要让他们家人一插手,你就成了傀儡,成了她家人任意摆布的一个木偶。对她家人那种热衷于操纵他人事物的嗜好,傅林不但极其反感,而且是忍无可忍。

  傅林下了车,刚回到家,岳父就急匆匆地撵了过来,人还没进到屋里,就用生硬质问的口气问傅林,“小兰到底得的是啥病?”傅林正准备拎包赶去上班,见岳父来了,心里就老大地不高兴,但还是口气平和地回答说,“医生说是结肠溃疡,但还得等明天早上看了化验结果才能确定。”岳父显然不相信傅林的话,便显出气乎乎的样子转身就走了。这几年来,因为傅林同于小兰的关系一直处在危机状态,她家人与傅林的关系也一直非常紧张,火药味很浓。而这种火药味又加剧了他与于小兰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傍晚时分,于小兰的姐姐于小玲和姐夫李志伟也为这事赶了过来,来质问于小兰的病情。傅林觉得不好再隐瞒,就实话实说了,并说医生再三强调不能把这事告诉于小兰。于小玲和李志伟又问傅林打算怎样安排于小兰的住院、手术和治疗。傅林说他准备等明天一拿到化验结果,就马上安排于小兰住院。于小玲又问傅林,“你有多少钱?”傅林说,“只有四千元。还都是用平时的稿费积存下来的。”于小玲说,“四千元能干啥?这病没有两三万是不行的。”傅林心想这不是要让他倾家荡产,负债一世嘛?他摇了摇头说,“小兰常年看病,家里哪还有什么钱。”于小玲有些不耐烦了,说,“没有就去借嘛,救人要紧。”傅林在本地举目无亲,该向谁去借?他为难地说,“那多钱去找谁去借,谁会借给你这多的钱?”李志伟说,“找单位找熟人都行,只要人活着,以后多少钱还挣不来?”傅林只得点头答应。

  第二天一早,傅林就去了省医院取化验单。于小兰要跟着去,傅林说骑车子上街不好带人,便自己骑车子出了门。傅林的心情很是沉重,他很希望医生的诊断是误诊,可是,他却没有一点的把握,因为医生对他说话的口气非常地确定,没有半点的犹豫和怀疑。他想若是真是那病,于小兰即使手术成功,也顶多只能活上一两年。因为厂里有几个得癌症的病人,都是在手术之后的半年或是顶多一年里就因病情复发送命了。而在这半年或是顶多一年之中,她的病情不复发还好,若是重新复发,就不知要花去多少钱。他道不是害怕花钱,于小兰这些年光看病就花去了三四万,而且大多都是自费,要不他们早就住上三室一厅的新居室了,哪像现在还窝在那套二十来平米的旧房里。但是,他真是害怕于小兰会在撒手人寰之前,给他留下一大笔让他无法偿还的欠债。他知道于小兰会这样做的,他了解她,她虽然在吃穿用住方面节俭刻薄,但在看病方面却是不惜血本,即使她不会,她家人也会让她这样做的。可是,对此,他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取出了化验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一个“ca”,这是cancer即癌症的缩写。他知道这种活细胞化验一般还是比较准确,不会出现什么误诊。他把化验单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就觉得眼前一片发黑,有种猛然跌入漆黑深谷的绝望之感。他手扶着楼梯护栏,跌跌撞撞地从六楼下到二楼,把化验单送到了昨天给于小兰做肠镜的医生那里。医生把化验单看了看,说,“没错,就是结肠癌。”傅林问医生,“这病治愈的可能到底有多大?”医生说,“她这病属早期偏中,要马上做切除手术,估计不会有啥问题。”傅林又问,“这手术之后,复发的可能性会有多大?”因为他知道这种病一旦复发,病人就只能等死了。医生说,“这病只要在五或十年内不再复发,就没关系。”傅林知道医生只能给人诊病治病至于以后病情会不会再次复发,他恐怕也说不准;因为这种病本身就是现代医学还无法攻破的顽症。

  请关注张宝同的签约作品《诗意的情感》纪实著,精短散文、生活随笔和中短篇,正在上传《天堂悲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