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烽火战神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软禁(二)
  老蒋之所以会亲自跑到长沙来,是因为戴笠和何应钦的联袂汇报,硬是把霍山刘文智投靠新四军,是十二军整体“叛逃”的前兆。

  孙玉民的十二军近两年风头十分旺盛,基本上所有的大胜仗都有他们的参与,而且是作为绝对主力参与,立上的战功,在国军内部和全国民众中的影响可不是只有一点点,如果处理不当,引起了连锁反应,那么真的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危机,正因为如此,老蒋才决定亲赴长沙,来询问和处理。他已经作好了两种打算,如果孙玉民能够解释清楚,平静接受处分,那就说明霍山刘文智的“叛逃”,只是他个人的意愿,和孙玉民以及整支十二军扯不上关系,那么事情就容易办得多;如果孙玉民拒之不来,反而还强行抗拒上峰命令,那么就说明此件事情,孙玉民才是真正的主谋,那事情可就真的会很严重,虽然薛岳已经按照命令,让第四军和七十四军作好了应战准备,可谁都清楚,欧震加上王耀武,未必就能从孙玉民的手中占到便宜。

  薛岳宽大豪华的办公室里,老蒋坐在大班椅上,面前一溜站着何应钦、林蔚、戴笠、薛岳和吴逸志,老蒋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他们几个也都是沉默不语。

  “是谁下的命令,要把八十一师从十二军中划出?有请示过我吗?”老蒋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话里的语气明显带着愤怒。对于要把八十一师从十二军中划出来的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来到了九战区司令部,听到薛岳提及,他到现在都蒙在鼓里。

  “是军政部作出的安排。”何应钦回应了一声,作为始作俑者,在不明白老蒋心意的情况下,他才不会贸然担负这个责任。

  “为什么要作出这样糊涂的安排,这不是逼着孙玉民造反吗?”老蒋气呼呼地说道,他盯着何应钦的眼神都比往常要凶狠:“我看你们是巴不得要他造反。”

  “委座,所有国军部队都不外乎两师六团,像七十四军这样的王牌主力,也才三师九团,可孙玉民部十二军,他拥有四个师二十六个团的兵力,比起有些集团军的兵力都还要多。”何应钦作为老蒋手下头号心腹,他并不畏惧老蒋那要杀人的目光,反而侃侃而谈:“二十师好不容易才被削成两旅四团,谁知道他一接手十二军,立刻又把二十师恢复成三旅十团,兵力装备几乎能和七十四军媲美,而且还有着一个清一色的日式榴弹炮炮团;八十一师在展书堂手上时,只是个一师三团的乙种师,孙玉民硬生生地把它扩成两旅四团的师;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一三九师身上,一师三团被扩成了两旅四团;还有霍山独立支队,被扩编成了新三十四师,虽然只有三个团,但是听说这三个团是他手上最为倚重的王牌,这还不算,扩编后他并没有取消掉霍山独立支队的编制,反而在他的老巢重新编了两个团,这次的‘叛逃’就是这两个团;最离谱的是,他还给十二军弄了个机械化旅,一个炮团,一个装甲团,一个步兵团,名义上是军直属的旅,可实际上和一个师有什么区别?再加上还有军部的警卫团、辎重团等等部队,孙玉民拥有二十六个团都不止,这还是把霍山叛逃的那两个团排除在外的。”

  何应钦如数家珍似地把十二军目前的编制结构给讲了出来,接着他又说道:“委座,这两年孙玉民仗着战功和手上的数万精兵,完全不把九战区长官部和军政部放在眼里,这次我们想把八十一师划出来,他居然直接抗命。虽然说我们这样强行要从十二军中划出部队的作法是有些不妥,但这是孙玉民公然抗命的理由吗?”他很狡黠,不把焦点放到下命令的人身上,而是引到孙玉民的拒不服从上,这一点在场的五人,恐怕没有人有这份能耐。

  “二十六个团?”老蒋沉吟了一下,随即又说道:“兵力是有点多了,比两个七十四军还要多六个团。”

  听到老蒋如是说话,何应钦面容上露出了些许微笑,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和盘算得逞了。

  老蒋不是傻瓜,他当然清楚,如果孙玉民选择臣服于他何应钦,而不是和陈诚、罗卓英为伍,那么别说十二军坐拥二十六个团,就算再加十个团,他们也不会放一个屁,终究而行,这是利益集团的交锋,十二军只不过是二者相争的标的而已。

  这段时间里,十二军所向披靡,上高会战打的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差点全军覆没;长沙会战几乎大部分的缴获和击毙都是来自于他们;而前不久在霍山,更是击落了日军大将冢田攻的座机。如果说,这些功能是黄浦系的人所立,那么奖赏和功劳将会应接不暇,而单单只因为孙玉民和土木系的关系较近,半分奖励没有得到,反而还要被人釜底抽薪,把所属的主力师之一给划出去,换谁谁能忍受?老蒋他也曾经屈居人下,也曾经亲自带过兵,这个中感受他是能够理解的。可现在,他处于这个位置上,有时候的水未必就能端得平。

  “伯陵,你让他来九战区司令部,他怎么说的?”老蒋没有再和何应钦说部队数量的事情,他知道只要自己再说下去。何应钦肯定又会在后勤补给,兵源补充上说军政部的难处,与其听他的这些借着,倒不如细想一下怎么对孙玉民的处置。

  “他回复即刻前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快到了。”薛岳的话才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得到了老蒋的许可后,他拿起了电话,听电话里短短讲了两句,他说了声“知道了”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谁的电话?”何应钦问了一句。

  “孙玉民来了,孤身一人,连警卫都没带一个。”薛岳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过要祸害孙玉民的想法,他不是个落井下石之人,念着这次会战十二军的全力以赴,他甚至还想帮着开脱,只是有时候,他也身不由己,只能是无可奈何。

  “哟,胆子居然这么大,敢一个人来,就不怕把命丢在这里?”何应钦带着讥讽的口吻。

  “或许玉民根本就没有要反叛的意思,只不过是有些人的强加之罪。”薛岳有些气愤,这个屋子里除了他和吴逸志之外,是肯定没有人会再帮孙玉民说话,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