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逃兵 > 第二百七十九章顺势而为
  黏糊糊的血渍让刀柄握起来极不舒服,不愿再握它,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刀柄末端提在手里,慢悠悠走出树林,然后将匕甩在懒鬼脚前的地面说:“你去了结。”

  李有才的面色很不好,看起来像是不舒服,懒鬼认为他是因为这是件麻烦事而不高兴,所以没说话,捡起匕走进了树林。

  李有才不是个轻易会害怕的人,身为赌鬼,心理素质于常人。他面色不好是因为讨厌刑讯,可是这种事又不得不亲自动手,因为他不想让两个手下掌握太多细节。能挖到的信息都挖出来了,最后灭口的工作并没有顺手完成,而是出来交给懒鬼,目的是封住懒鬼的口,不必担心他将来反水。

  尾巴凑过来:“二哥,你没事吧?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没事,你进去确认懒鬼动手,事后偷验。如果那家伙没死透,那你就让懒鬼和他一起死透!懂么?”李有才把两只手掌合起来,使劲搓着血泥,同时用极低的声音吩咐尾巴。

  尾巴瞪大了眼睛楞了楞,掉头便往树林里走,同时将驳壳枪放在了顺手的位置,关闭了保险。

  原本李有才以为这人和特高课有关联,但事情和他以为的不一样。这人是已经死去的上原队长亲自派出来的,并且是个地道的中国人,是个曾经落魄的私塾先生。

  从他口中得知,上原队长十分低调地搞了个‘羊头计划’,他是其中一个,任务是进入匪帮,顺势而为。替金疤拉出谋划策壮大力量,制造与八路军的对立,眼看要成气候了,无巧不巧被李有德给生吞了!迫不得已逃出山来,准备回去汇报形势与情况,却没想到毁在绿水铺。

  他不知道羊头计划还有谁参与,但他说偶然看到过三份档案袋,其中一份是他的。所以李有才猜测这个羊头计划该是有三个人物,目前这个是混入山匪的,另外两个会是哪?八路这个主角总得有一份吧?

  上原队长已经死了,这个消息他居然还不知道,看来没有完善联络机制,应该是?为上原队长的死而中断了后续建设。

  李有才缓步往回走着,心里思索着,试图捋顺整件事情:羊头计划,三个潜伏人员落进自己手里一个,八路那边至少有一个,自己跟八路有染这件事有没有可能败露?我这亲哥好大个手笔,真人不露相啊,转型转得也太快了!上原队长死了,现在的宪兵队是新调任的前田大尉说了算……

  越想越头疼,越捋越浆糊,停下来,静下心,换个擅长的思路看问题:皇军是庄家,这没得说,那我肯定是皇军的上家了;八路是皇军的对家,是我的上家,是庄家要宰的对手,但是能给我喂牌;压根瞧不上我这个弟弟的李有德只能是我的对家,什么都指望不上;这牌局……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该怎么打?

  上家给的要吃,不吃人家认为我不给面子;下家想要的牌我也得喂,谁让人是庄家呢,谁让我是狗腿子呢,不喂是活腻歪了;这牌局有意思,这样看来的话……我手里现在虽然烂牌一把,如果好好打说不定也能凑出一条龙!

  ……

  深夜,梅县县城,宪兵司令部。

  前田队长被手下人唤醒,只着了件便装,面色不虞地走进了办公室。

  一个满身泥污,衣衫多处被划破的年轻人规规矩矩地站在办公室里等待,头凌乱,脸上满是疲惫,却显出一股不招人讨厌的秀气。

  前田径直到办公桌后坐了,借着灯光将来人再次打量一遍,仔细看了穿戴,用还算流利的汉语沉声问:“有什么事不能找你的侦缉队长报告,非要来我这里?”

  先鞠了标准一躬,然后以不高不低的话音回答:“太君,事关羊头计划,我不得不来这里当面汇报。”

  “羊头计划?”前田队长皱了皱眉毛,神色露出不解。

  李有才心底松了一口气,打瞌睡有人送枕头,感情这位新来的前田队长也还不知道呢,那不更好办么,剧情可以再改改,赶解释:“羊头计划是上原队长亲自计划实施的,了解的人很少,我的任务是负责接应代号师爷,他打入山匪执行任务,昨天下午……联络到我时他已经重伤不治,所以我连夜赶来汇报情况。上原队长生前曾要求我必须直接向他汇报,以防计划泄露,所以现在我必须找当面汇报于您。”

  前田队长听完,面色已经阴转多云,刚上任没几天,羊头计划这件事根本不知道,于是转脸问身边的助手:“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个羊头计划?”

  属下立即解释,因为这件事是上原队长个人实施的,并且刚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