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动力之王 > 第964章 飞机是没可能了,钱倒是可以想想办法(4000字)

第964章 飞机是没可能了,钱倒是可以想想办法(4000字)

  法鲁克·莱加里也没否认:“陈先生,您觉得……”

  “别想了,”不等法鲁克·莱加里说完,陈耕就摆摆手,说道:“法鲁克,咱们是朋友,我就不说那些好听的话来骗你了……你们的这两批f—16为什么会被美国人扣下来,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也知道这牵扯到美国的国家战略,根本不是活动一下就能够搞定的事情。”

  “……”

  法鲁克·莱加里不说话了,诚如陈耕所言,美国之所以决定将原本出售给小巴的这71架f-16战斗机全部扣下来、不发货,不是美国想要籍此多捞点钱,而是小巴的某些做法已经侵害到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在这件事上面,美国政府不可能让步,别说找陈耕了,就算找老布什都不行——他是美国现任总统又怎么样?没有国会的批准,这批飞机根本就不可能交付给小巴。

  只是,虽然陈耕这么说了,可法鲁克·莱加里还是不肯死心,试探着问道:“陈先生,难道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也是,关系到小巴此前已经支付给美国人的6.85亿美元呢,这么大一笔钱,怎么可能因为陈耕的一句话就轻易放弃?

  “我是真的没办法,”见法鲁克·莱加里似乎还不肯死心,陈耕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看在华夏和小巴的友谊上,我可以帮你们介绍一些在华盛顿活动的、在国会山、白宫和五角大楼都很有影响力的社会活动家,你们可以问问他们,看看他们是否有办法。”

  所谓社会活动家,说白了就是掮客,这一点法鲁克·莱加里自然明白,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就麻烦您了。”

  还是那句话,面对6.85亿美元这么一笔巨款,不在南墙上碰的头破血流,小巴是决然不肯放弃的。

  “麻烦倒是不麻烦,”陈耕无所谓的道:“不过有些话我要给你说在前面,这些社会活动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见面的,就算你们双方谈不拢,可前期的‘项目咨询费’也要付,这是行规。”

  什么项目咨询费呢?

  就是你把你的情况跟这些掮客说明白了,掮客在心里衡量了一番之后,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做,但哪怕是不能做,他对你说了一个“no!”,但你照样需要为这个“no!”付款。

  法鲁克·莱加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规矩。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耕颔首道:“你们可以直接把你们的人送去美国,让他和我在美国见面,还有,您刚刚提到的苏联轻型航母的事……”

  陈耕是真的好奇,小巴哪怕到了2015年,也没有表露出丝毫想要发展自己的航母的意思,难不成现在的1991年,他们就准备发展航母了?

  小巴的领海位置相当微妙,从霍尔木兹海峡出来、刚刚通过阿曼湾就是小巴的领海海域,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一处重要的海上石油通道,在局势如此微妙的情况下,美国人会对小巴的这个举动做出何种反应?

  事实上,小巴之所以一直到2015年都没有任何想要发展航母的意愿,与自己领海所处的地理位置十分微妙不无关系,陈耕有些好奇,在现在这个格外敏感的时刻,小巴会不会发展自己的海上航空作战力量,来进一步刺激美国人?

  果然没有出乎陈耕的意料所料,面对陈耕的这个问题,法鲁克·莱加里苦笑了一声,倒也实在:“我们倒是想,只是我们国家的情况比较特殊……”

  既然特殊,那肯定就暂时不能想了。

  陈耕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个时候,小巴应该已经与成飞“勾搭”上了、不再犹豫不定,开始准备全力与成飞合作发展“超-7”战斗机项目吧?

  嗯,也就是未来我们都非常熟悉的“枭龙”战斗机。

  ………………………………

  小巴的动作很快,陈耕回到美国没几天,小巴的人就和陈耕联系上了。

  陈耕倒也痛快,直接带着这个叫佩尔韦兹·哈塔克的小巴籍进出口商人找上了自己的老朋友:华盛顿乔特森咨询服务公司的乔特森。

  听说陈耕来了,乔特森开心的亲自来到楼下迎接,给了陈耕一个热情的拥抱:“费尔南德斯,我的朋友,能够见到你我太开心了。”

  “老朋友,看上去你最近的生意不错啊,”看着红光满面的乔特森,陈耕一边拍打着对方的后背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是不是又发大财了?”

  “呵呵……还行,”乔特森痛快的承认了:“都是朋友们帮忙照顾了一下生意……”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乔特森看向佩尔韦兹·哈塔克。

  陈耕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乔特森,这位是佩尔韦兹·哈塔克先生,以为来自中东地区的进出口商人,有些事情他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来自中东的进出口商人?

  乔特森的眼睛顿时一亮:中东的那些狗大户,一个个可都有钱的紧呐!

  费尔南德斯·陈有钱的膨胀,自然看不上这些中东狗大户,可自己不行,自己还要转笔钱舒舒服服的养老呢,这些不差钱的狗大户才是最好的客户。

  他立刻热情的向佩尔韦兹·哈塔克的发出了邀请:“哈塔克先生是吧?快里面请,费尔南德斯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你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

  看着佩尔韦兹·哈塔克,乔特森总觉得这家伙像是一堆移动的美元。

  佩尔韦兹·哈塔克一时间却有些受宠若惊:这位乔特森先生真是太客气了。

  佩尔韦兹·哈塔克也不是没有做过功课,昨天,陈耕就告诉了佩尔韦兹·哈塔克今天要拜访的对象,在知道了今天拜访的对方是谁之后,佩尔韦兹·哈塔克还特意请朋友帮忙了解了一下这位乔特森先生的情况,知道这位乔特森在华盛顿的影响力很大,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掮客,因为这一点,他心里还有些忐忑,担心这位乔特森先生会不会眼高于顶、傲慢的不得了,可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好说话,但很快,佩尔韦兹·哈塔克就不这么想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会客室里分别坐定之后,乔特森没有看佩尔韦兹·哈塔克,而是向陈耕问道。

  “乔特森,这位佩尔韦兹·哈塔克是小巴的代表,”陈耕先是向乔特森说明了佩尔韦兹·哈塔克的身份,这才介绍道:“你知道的,小巴通过‘和平门计划2’和‘和平门计划3’从美国采购了总共71架f-16战斗机,现在其中的28架已经完成了,可因为一些我们都知道的原因,美国政府对巴基斯坦发起了制裁,哈塔克先生就是代表小巴政府来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将这批f-16战斗机交付给他们……”

  乔特森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隐蔽的瞅了陈耕一眼。

  是的,乔特森知道这批f-16战斗机前前后后的所有纠葛和故事,自然也就明白,美国政府绝对没可能将这批f—16战斗机交给小巴的,也正因为这一点,他才对陈耕的举动无比疑惑: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批f—16战斗机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来做这个无用功?

  陈耕隐蔽的回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说了啊,人家不信,总觉得可以试试,我又有什么办法?

  乔特森仔细一想,倒也理解了:小巴可是先期向美国支付了6.85亿美元的购机款了啊,这6.85亿美元对于常年受干旱困扰、有着320亿美元外债、国防安全方面还面临着来自印度的极大威胁的小巴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就在乔特森琢磨着要不要坑佩尔韦兹·哈塔克一把的时候——千万别高估这些掮客的职业道德,这些家伙办事的时候是真办事,可如果遇到了可以宰的肥羊,他们下手的时候也是毫不手软——陈耕开口了:“乔特森,我和小巴的关系不错,在小巴有很多朋友,所以这件事如果你认为能帮,哪怕只有10%的希望,我们也愿意付出100%的努力,但如果你觉得这件事一点希望都没有,那就直接告诉我就好了。”

  佩尔韦兹·哈塔克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感激的看了陈耕一眼。

  他当然不笨,在最初的错愕之后,佩尔韦兹·哈塔克马上就明白了陈耕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此刻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用这种方式向陈耕表示感谢了。

  倒是乔特森,虽然没能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一点,不过很快,他也释然了:如果不是关系非常好,费尔南德斯先生也不可能陪着这位佩尔韦兹·哈塔克亲自来找自己,倒是自己,刚刚居然把这一层给忘了,真是该死,差点儿得罪了朋友啊。

  想到这一层,乔特森的心头直冒汗:他是绝对不肯得罪了陈耕这个“朋友”的,宁可得罪其他的“朋友”,也决不能得罪陈耕的那种。

  调整好了心态的乔特森,脸上的笑容顿时灿烂了两分,对佩尔韦兹·哈塔克道:“哈塔克先生,你是费尔南德斯先生的朋友,我和费尔南德斯先生也是朋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在苏联的军队撤出阿富汗、阿富汗战争结束的那一刻,你们国家对美国最大的战略意义就消失了,在没有了这个价值之后,美国是绝对不可能将这批f-16战斗机交给你们的,让美国同意将这批f-16战斗机交给你们的希望,别说10%,连1%都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顿了顿,乔特森接着说道:“以我的个人荣誉告诉你,在我这里,您能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在其他人那里,你能得到的也是这样的答案——如果有人告诉你,说他能帮你们说服美国政府,让美国政府同意将这批f-16交付给你们,那他一定是为了骗你们的钱。”

  “这样啊……”

  出乎陈耕意料的是,面对乔特森的这个答案,佩尔韦兹·哈塔克虽然皱了两下眉头,显示出他内心很不平静,但他居然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向乔特森问道:“乔特森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坦诚,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这批f-16战斗机一点希望都没有的话,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美国政府将这笔钱退给我们?”

  “把这6.85亿美元退给你们?”

  陈耕和乔特森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这个玩笑就比较好笑了,已经被美国人拿在手里的钱,还能退回去?

  开什么玩笑呢。

  “绝对没可能,”乔特森毫不犹豫的道:“哈塔克先生,我告诉你吧,美国政府绝对绝对……100%的绝对……不可能将这笔钱退给你们。”

  “也不能这么说,退也是有可能地方,”陈耕纠正道:“但前提是美国政府先把这批f-16战斗机卖给第三方之后,用第三方的钱支付给你们,绝对没可能让美国政府从自家财政上出钱,把这6.85亿美元退还给你们。”

  “没错,就是这样。”乔特森顿时恍然,连连点头:倒是自己忽略了这个可能。

  简单的说,美国人本质上就是一个生意民族,在这件事上,既然美国人已经将钱拿到了手,那他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促成这笔生意。

  但这批f-16是不可能交付给小巴的,而商人的本能也让美国人绝对不可能放弃这笔生意——一但退钱,不就成了取消生意了么?

  可为了今后能够卖掉更多的f—16,却也不能昧下小巴的这6.85亿美元——虽然美国人心里很想,但却不能这么干,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让其他潜在的、有意购买f-16战斗机的用户怎么看:你美国今天能昧下小巴的钱,明天是不是也能昧下我的钱?别说“咱俩关系好,我绝对不能干这种事”之类的话,在这之前,你跟小巴的关系还很好呢。

  在一定要做成这笔生意、同时绝对不能将这批f-16战斗机交付给小巴的情况下,将这批原本准备卖给小巴的f-16卖给第三方,同时将第三方交付的货款以退款的方式支付给小巴,就成了最可行的办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