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安仙途 > 第四卷赌约
  唐天皓,宋紫姗,闫嬣,三娃四人此时正站在通往武魂宗的山路前,山路很宽,由上至下呈三角形,越往上越窄,单看这一面很像是一个巨大的烽火台。

  “天皓,紫姗。从这里开始,你们就全要靠自己了,从此处到武魂宗山门共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对于你们来说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去吧,我会在宗门内等你们。”说话的正是宋宗岂的弟弟,也是宋家唯一的修仙人宋宗溪。

  四个孩子齐齐答道:“是,二叔。”待宋宗溪走远四个孩子才舒了一口气。

  唐天皓道:“我当有多难呢,就是爬山呗,来三娃,背好行李,少爷我要大显身手了。”

  “天皓少爷一定没问题的。”闫嬣轻声说。

  宋紫姗却是哼了一声道:“行李都给别人拿,要是还爬不上去那也真够笨的。”

  从这些日子的相处唐天皓发现这个紫姗表妹对自己的态度颇不友好,反倒是对三娃更显得亲近些,经过几次交火他都败下阵来,所以这次他干脆不予理睬,径直走向山路。

  上山的孩童越来越多,其中的大部分都是埋着头慢慢的爬着,也有少部分坐在台阶上哇哇大哭喊着爸爸妈妈。

  “少爷,已经能看着山门了,我们能不能歇歇啊。”三娃是真的有些扛不住了,四个人的行李都在他一个人身上,累的他呼呼直喘。

  “三娃啊,如果你扛不住了就先歇歇,我得接着爬,我怕我一坐下就不想起来了。”

  三娃一屁股做到了台阶上,“少爷你先上,我歇歇马上就赶你。”

  宋紫姗也坐了下来,看着一个个正从山下往上攀爬的同龄孩子,对闫嬣道:“闫嬣你去照顾表哥就好了,我也想歇歇。”

  闫嬣略一犹豫随即答道:“是小姐。”便跟上了唐天皓。

  此时三娃心里美美的,因为这些天紫姗小姐待自己真的很好,似乎她不是什么大小姐,而只是自己的一个小妹妹。

  武魂宗山门内是一个很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全部都是十岁以下的孩童,人虽然多但广场上却是很安静,武魂宗庄严的气氛让这些孩子的心中充满了庄重。广场的前方有着一条小路,路两旁布满了各种石像,在小路的入口处坐着五个中年人,其中一个便是宋宗溪,在五人旁边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大石头,石头由上到下分出了三个大的格段,每一个大的格段又分成三个小格段,在石头的右上方刻着“五根石”三个大字。

  这时宋宗溪走出来道:“接下来,念到名字的人上前来,把手放到石头上,知道了吗?”

  “遵命。”重孩童齐声答道。

  五人中一个胖胖的中年汉子对另外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说道:“齐师弟,我们开始吧。”

  “是王师兄。”齐师弟站起身对着重孩童大声道:“我叫齐殇,如果你们可以成为武魂宗内门弟子那我就是你们的师哥,所以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齐师兄。下面我叫到的人上前来。张光启!”

  “到!”只见一个小少爷打扮的有八九岁的小男孩飞快的跑出了队伍。

  “把手放到石头上。”齐殇吩咐道。

  小男孩依照齐殇的话将手放到五根石上,却见那五根石瞬间亮起了灿烂的橙绿蓝三色光,并且中间的格段中亮起了三个小格段。

  “水火木三灵根,中阶上品!”齐殇大声说道,而胖胖的王师兄则迅速记录在案。

  广场上的三娃不禁皱眉,转向唐天皓问道:“少爷,这是啥玩意啊?”

  唐天皓自得的笑笑说:“三娃,这你就不懂了,这修炼啊,是讲究灵根的,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对应金绿蓝橙灰五种颜色,又分为上中下三阶,每一阶中又有上中下三品,以上阶上品为最佳,而且资质越好,那五根石放出的光亮就会越强。

  “少爷你懂得可真多。”三娃一脸崇拜的看向天皓。

  唐天皓自得的笑着,这些全部都是宋宗溪跟他和紫姗单独讲的,三娃当然不知道。

  “这么说这个张光启还挺厉害的,差两个属性就五行俱全了,还是中阶上品。”三娃感叹道。

  宋紫姗此时接过话来:“不是的三娃哥,二叔说五行越少越好,单单从属性的角度来说,如果五行俱全叫杂灵根,修炼进度会很慢,但是据说基础却是最踏实的,不过很难有人以杂灵根的资质修炼有成,所以各个修仙门派都不喜欢要杂灵根的门人弟子,然后是四灵根和三灵根,这样一般就可以当外门弟子,给宗门干干杂活,能不能修仙,就看自己的造化了,一般到了三灵根中阶中品,就有机会被宗门收为内门弟子了,所以刚才那个张启光不过是刚刚达到了入门的最低标准罢了。再往上就是双灵根,这种资质就已经很少见了,是宗门重点培养的对象,二叔就是水木双灵根,而独灵根,也称天灵根,那是数百年难得一遇的,会被各大势力争夺的,不过也还要看资质,如果是天灵根,可是资质却是下阶下品那也是不行的,一般而言,资质达到中阶中品就可以,所以一个人灵根的好坏,是要从本身属性和资质两个方面来考虑的。”

  这时三娃呆呆的看着宋紫姗,心中想着:“仙女就是仙女,懂得真多!”

  宋紫姗感受到了三娃的目光,微微低下了头。

  而此时,一个大约七岁的少年走向五根石,只见五根石上亮起了灿烂的紫色光芒,包括宋宗溪在内的五个武魂宗弟子全都站了起来。

  “单一雷属性!”他们五个都很惊讶“中阶中品,虽然资质不是特别出众,但是是单一灵根,还是异种灵根,很难得啊!也算的上百年难得一遇了。”

  此时三娃又不明白了,“不是只有金木水火土吗?怎么又出来个雷?异灵根又是什么啊?”

  宋紫姗赶忙回答道:“哦,异灵根就是由五行相生相克组成的新的灵根,比如风、雷、冰、暗等等,也是相当难得的,在双灵根之上,接近天灵根。”宋紫姗看向三娃。

  不知不觉间,广场上的孩子已经少了大半。

  “唐天皓!”齐殇叫道,同时暗暗传音宋宗溪道:“宋师弟,这个是你们本家的孩子吧?”

  宋宗溪赶忙回音道:“正是。”

  齐殇微微点头,“宋师弟天赋了得,想必你们本家的孩子天赋也一定很出众。”

  宋宗溪微笑传音道:“齐师兄谬赞了,小弟跟师兄比还差的远呢。”

  这齐殇乃是近百年来武魂宗的天才弟子之一,当年入伍魂宗时更是以上阶中品的水木双灵根属性得到门派内众多长老的喜爱,入门不到二十年就已经成为先天生灵,更在前些日子达到了练气期,甚至有望拜在门内的大能者门下。

  只见这时唐天皓走上前去,将手放到了五根石上,五根石瞬间放出了灿烂的白色光芒。

  齐殇等五人又是同时站起,“看来今年入门弟子的资质不错啊,冰属性上阶中品,宋师弟,强过你当年哦。”胖胖的王师兄微笑道。

  宋宗溪向王师兄微微施礼答道:“王师兄说的是。”

  唐天皓自得的昂着头,走到了刚才雷属性的小男孩身边拱拱手说:“唐天皓。”

  雷属性小孩也拱拱手回道:“季梦川。”

  正当唐天皓和季梦川相互认识的时候齐殇又叫道:“宋紫姗!”

  只见宋紫姗一袭白衣,慢慢走向五根石,而广场上的很多人都看得有些发呆了。“好美啊!”一个小女孩不由自主的说道。

  宋紫姗轻舒左臂,将手放到了五根石山,五根石瞬间爆发出滔天的橙色光芒,光芒还在不断增长,最终形成了一个与天相接的巨大光柱。

  齐殇等五人这次却是忘记了站起来,因为他们完全震惊了。

  在武魂宗内部一处密室内,一个白发老者正在闭目修炼,突然感应到五根石的异动,他睁开双眼,瞬间消失在原地,紧接着出现在了密室外,白发老者看向那天地间的巨大光柱,眉头一皱紧接着又是凭空消失。

  在武魂宗山门,齐殇等人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并没注意到五根石上方出现了一个小光点,紧接着小光点瞬间变大,而一个白发老者竟凭空出现在了刚才的光点处,一边捋着白花花的胡子一边冲着宋紫姗到:“小娃娃,天赋了得啊,哈哈哈哈!”

  齐殇等五人回过神来,连忙上前行礼道:“参见烈火师祖!”

  烈火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对宋紫姗到:“娃娃,你叫何名,可愿意拜我为师啊?”

  宋宗溪一听这话,赶忙传音宋紫姗到:“姗儿,此乃武魂宗四大长老之一,修为高深,他肯收你为徒是你的福气,快拜师!”

  宋紫姗是何等伶俐之人,听到二叔的传音立马跪了下来:“徒儿宋紫姗拜见师傅!”

  烈火见此开怀大笑,随即道:“好啊好啊哈哈哈,走,你这就随师父回烈火峰!”

  烈火话音未落,在五根石周围又同时出现了三个光点,紧接着在光点处出现了三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男孩,还有一个黝黑壮实的的中年汉子。

  齐殇等人连忙跪拜:“拜见各位师祖!”

  宋宗溪心中暗想:“没想到姗儿触发五根石的异象居然让四位师祖都来了!”

  三人中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尖声尖气的对烈火说道:“烈火老儿,你还真是不要脸啊,我等都还没到你就硬生生把个小姑娘逼到你的门下了!”老妇人的声音就好像猫爪子挠铁片,一群孩童都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烈火一看见这白发妇人胡子就是一撅,也不示弱,酸溜溜的回道:“我说泗水啊,什么风把给你吹来了?你不是在你那海潮峰闭关吗!再说了,什么叫逼,哼哼,就算是我硬逼着她拜师你能把我怎么着,这么好的单一火灵根苗子,就是给你当徒弟你教得了吗!”烈火的胡子撅的更高了。

  黝黑汉子看着他俩掐架就是一阵头疼,心道:“这两位也不想想自己都多大年纪了,还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真是不管什么时候见面就掐。”只好赶快打圆场道:“师哥,师姐,当着这么多弟子,算了算了!”

  两个老人转过头去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哼!”

  这时那个看起来八九岁的小男孩开口了:“泗水师妹,这单体火灵根的娃娃还是给烈火师弟教导更为合适,你也不要太过介意!”

  烈火一听这话,差点没像个小孩似的蹦起来,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就是就是,还是师兄说话公道哈哈哈哈啊哈!”

  泗水却是哼了一声道:“算你这个老家伙运气好,能碰见天赋属性这么好的苗子做徒弟,要是有个这么好的苗子让我教导,下一届内门弟子比试保准力压你门下的这个娃娃!”泗水不服气道。

  烈火却是满不在意的回道:“徒弟你都收不着还想力压,我呸!就你那个古怪脾气谁受得了,也就是卢珊,想起来就觉得可怜,一天到晚让你整的泪眼汪汪的。”

  这倒好,两个老人又开始唾沫星子横飞的相互挖苦,台下的孩子们一个个全都看呆了,三娃心想:“这就是仙人?原来仙人也可以骂人说脏字唾沫星子横流,今儿我算是开眼界了。”突然三娃一捂肚子蹲到了地上。“奶奶的,怎么这肚子又来劲了啊!我忍!”

  而宋宗溪听着两位师祖相互的挖苦却是心中一动,随即禀报说:“启禀泗水师祖,此次选拔弟子,还有一位单体冰灵根属性上阶中品资质的弟子,不知道泗水师祖是否有意......”

  “哪呢!哪呢!”还没等宋宗溪说完这泗水师祖就扯着尖嗓子嚷嚷道。

  旁边的唐天皓却是一哆嗦,赶忙跪下道:“弟......弟......弟子唐天皓,拜见师祖。”

  泗水转头一看,“哪来的小银娃娃!长得真俊啊!这可人疼的。”只见她轻轻一招手,唐天皓竟然飘了起来,然后落到了泗水身边,“就你了!小子,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啊!”

  唐天皓是真的不想拜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太太当师傅啊,可是听着泗水那充满威胁意味的话语,还有那犹如看见猎物一样犀利的眼神,双腿一软不由自主的就跪到了地上,也只得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徒......徒.....徒儿愿意。”

  泗水哈哈大笑,听着泗水的笑声,唐天皓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泗水转过头用挑衅的眼光注视着烈火。“老匹夫,你敢跟你泗水奶奶打个赌吗!”

  烈火也不示弱,瞪圆了眼睛道:“爷爷怕你!”

  “好,我们就看看下一届内门弟子比试是你的徒弟厉害还是我的徒弟厉害!”

  这时那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咱们几个也有好些年没这么较劲了,不如带上我一个!”

  旁边那壮实汉子却说:“萧炎师兄,怎么你也跟着他俩凑热闹呢?”

  萧炎转过身说道:“广夏师弟啊,你有多少年没有收徒了?不如一起凑凑热闹?”

  泗水一听却来劲了:“好啊好啊,我们四个也很久不比试了,这次我们就比比教徒弟,如何!”

  广夏却是有些为难:“这......萧炎师兄......”

  萧炎却打断了广夏:“就这么定了!广夏,咱们也从此次的弟子中各选一人吧!齐殇,继续测试!”

  “是,师祖。”齐殇恭敬的回答道。

  没过多久,所有的人便都测试完毕了,闫嬣是金土双灵根,上阶下品。三娃是五灵根俱全中阶上品。

  萧炎看向广夏道:“师弟,你先选吧。”

  广夏拱拱手道:“师哥,那我就选......”

  “崩!”突然广场中一声巨响,打断了广夏的话语,随后便伴随着一股恶臭飘散开来,附近的一群孩子四散奔逃。

  “这哪个操蛋玩意啊?”“太臭了!”“呕......”“哇......哇.....”离三娃较近的几个孩子愣是硬生生让三娃一个屁给崩哭了,还有不少正蹲在地上呕吐着,还有离三娃最近的两个孩子,此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竟是被三娃一个屁给崩晕了!

  萧炎见状,轻轻一挥手,臭气瞬间消散,齐殇等人也迅速上前,查看那两个晕厥孩童的状况,并安抚众多哭泣的孩童,广场上慢慢恢复了平静,然而萧炎此时内心却并不平静,刚才的那一声屁响就连他也被吓了一跳!

  齐殇有些挂不住了,毕竟几位师祖都在,而此次收徒大典他更是主要负责人,不由得冲三娃大声骂道:“混蛋!屁都憋不住嘛!”

  三娃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心就慌,让齐殇一喊更是不知所措了,赶忙跪在了地上。

  “齐殇。”萧炎一摆手打断了他,心里想到:“一个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凡人,体内的气流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此子可教也!”

  此时三娃跪在地上哆哆嗦嗦,他也恨自己,怎么就憋不住呢!这也太丢人了,这让紫姗小姐怎么看我啊!

  萧炎转头对广夏说:“师弟,如果你不收这个放屁的孩子,那大师兄我就收他为徒了。”说完还不忘了冲着广夏露出一个“你懂”的微笑。

  广夏一愣,赶忙说道:“师兄请便。”说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到:“我这师兄本事是大,但是这收徒弟的眼光也太过“独到”了吧,大弟子脑袋缺根筋天生的痴呆,一天到晚就知道抱着个布娃娃嘿嘿傻笑。二弟子脑子倒是没问题甚至还挺聪明,可是就知道吃,如今已经有两只猪那么肥了。三弟子脑子没坏身材也不胖,可是四肢不健全,天生的残废。这倒好,好不容易找了个脑子没坏身材适中四肢也健全的,却有着能“一鸣惊人”的特殊才能,不定什么时候放个屁都能把人吓死。再包括我这大师兄自己本身,快五百岁了却长得跟个八九岁的小孩一样,身高还比不上广场上的那个“屁精”呢,哎,怪不得大师兄的府邸叫易中峰,感情都是异种!没他娘一个正常的!”

  同时泗水和烈火心中也不由得和广夏有着一样的想法,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这个会放屁的小子简直是一无是处,要灵根没灵根,要资质没资质,屁放的到是很响,可那有个屁用啊!恩,这么说还有点冤枉他,还真就是有个屁用,可是谁叫萧炎大师兄待见呢,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你有什么办法啊。当下三人迅速的对了下目光,心照不宣,一同道:“恭喜大师兄又收高徒,大师兄眼光独到。”

  “哈哈哈!”萧炎笑了起来,他知道几个师弟师妹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可是他也不在意,只是转向广夏说:“师弟,你选哪个啊?”

  广夏望向闫嬣:“我就选那个金土双灵根的吧,他的灵根属性适合修炼我归元峰的武功心法。”

  萧炎笑道:“好!既然我等都已经选定徒弟,那么我们的赌约也就开始了!”

  三人齐声道:“是,大师兄。”

  “崩!”广场上又是一声巨响,三娃眼泪都流出来了,心中祈祷,“老天爷你行行好!行行好!放过我吧!”“崩!”紧接着又是一声。这不祈祷还好,一祈祷却隐隐有愈演愈烈之趋势。而此时以三娃为中心,方圆一百米范围内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三娃孤零零的一人在圆点上咚咚放屁。

  其他人都是一阵皱眉,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同时问候着三娃的祖上,可萧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好徒弟,到不了内门弟子比试,整个武魂宗就都知道你了!好徒弟!好徒弟!有你师傅的风范!哈哈哈哈!”

  齐殇心里一阵鄙视,虽然他知道这萧炎师祖很是厉害,可是这收徒弟眼光却让他实在是不敢恭维,“这个只会放屁的小子要是都能修炼成仙,那王八都能让水给淹死!他能成什么仙?屁仙?笑话!”

  此时泗水拱拱手道:“师兄,师妹先行一步,咱们内门弟子比试见输赢。”随后带着唐天皓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天际。

  烈火与广夏也一同说道:“师兄,我等也告辞了。”

  三娃望着随烈火师祖远去的宋紫姗,大声叫着:“紫姗小姐!......”

  这时萧炎悄无声息的飘到三娃身后用手指头捅了捅三娃道:“小子!你还没叫我师傅呢!”

  三娃转过头,看着这个长得还没有自己高的小男孩,忽然觉得老天爷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充斥了自己的大脑,不由自主的说道:“师傅,你靠谱不?”

  萧炎一听,跳起来冲着三娃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随后愤愤的说道:“妈的!我还没嫌弃你只会放屁呢!你倒先嫌弃你家祖师爷爷了!”

  三娃一阵目眩,感觉眼前金星直冒,心道:“仙人?怎么仙人一个个的素质都这么低!天啊!”三娃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广场上,时不时传来三娃的哭叫声和萧炎的谩骂声,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崩崩”的屁响,此时齐殇早就同四名师兄弟和众多孩童远去了。齐殇心中不由得一阵发笑:“简直就是异种!奇葩!大屁篓子!”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到了地平线上,热闹了一天的武魂宗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可是对于四个小家伙来说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却太多太多,犹如梦幻,好不真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