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纨绔邪皇 > 二六七干脆利落
  “也就是说这次,我等以稳为主?”孔宣隐有所悟的问。

  嬴月儿闻言不禁撇了撇唇,她更想把那些人都引过来,好好教训一顿!算来她都许久没与人动过手了。

  尤其是之前嬴冲花了足足二十万金,从沈万三那里买来了各种样的上古机傀零件,使她这具身体,得以进一步强化完善之后。嬴月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人试试身手。

  不独她如此,千雪也是一样。她一手创造出的这具人偶,也已达到了大天位境。除了几个机关零件仍有缺陷之外,其余都已尽善尽美。甚至它的灵魂核心,也由实力大进的嬴冲,再次出手‘更新’过。如今急需寻一两个对手,看看这次提升后的效果如何,

  “孔将军之言不错!如无必要,无需在此地与他们分胜负。”

  嬴冲目含讥色,冷冷望了前方一眼:“这个地方,不太合适。”

  不到万不得已,嬴冲绝不愿在这里与对方决一死斗。尽管他的安国府,近日来实力大进。船上也有包括四海镖局在内的十数天位,战力强悍。

  可相应的,这里也没有鼓风山那样的地利。

  毕竟这个地方,是对方选中的战场,没有猫腻才怪!天时,地利,人和,没一样站在他这边。

  “臣明白了,必不负主公之托”

  孔宣一笑,当即就穿好了‘玄鸟’神甲,踏空飞腾而起。不过他才飞空升起,就又听嬴冲以密语传音提醒:“将军你那门秘术,除非是事不得已,绝不得动用。”

  他指的正是五色神光,这神通除了西方身毒国那位传说中的佛母之外,也就只有孔宣在商周之战时曾施展过。

  在这之后,就再无人能施展门道武双修的秘法。故而这门神通,固然是威能浩大,可也同样是这个时代的禁忌。

  一旦此术现世,那么孔宣与九月的英灵身份,还有邪樱枪,都将暴露无遗。

  “臣谨尊君命!”

  孔宣笑着应命,依然是神情自负,战意盎然。哪怕是没有五色。他孔宣之能,亦非是寻常武者可以比较。

  几尊神阶墨甲间,自有传音通讯之能。也不知这位说了什么,其余的诸多天位,亦都6续着甲在身,随之飞空而起。

  剩下的人,也纷纷行动。云真子及吴不悔二人,立时就开始布置起了阵坛。

  其实二人施法的法阵,早已刻录在船舱第五层的主厅里。只需把遮盖的毛毯掀起,将灵石填入就可。

  此阵却是出自叶凌雪之手,比之他们二人的本事,又高明不少。吴不悔才在阵中站定不久,天空中就隐有雷云汇聚,狂风乍起。

  此时九月,也同样浮空而起,到三十丈高处搭弓张箭。目显灵光,遥目看着数十里外。在她旁边,还有一个千雪,同样是半弓状态,气势惊人。

  “那个孔殇,你到底是哪里找来的?”

  诸人之中,只有嬴定仍旧留在了嬴冲身侧,这位正有些狐疑的看那孔宣背影:“我只怕非是他对手——”

  高明的武者间,许多时候都无需交手,只凭一身气息与武道意势,就能辨别彼此的高低上下。

  而在嬴定眼中,这个名唤‘孔殇’,才入府不久,就被嬴冲委以重任的家伙,武道境界明显高过他整整一个层次。

  “你本来就非他之敌!”

  嬴冲毫不给面子,心想这位若动用五色神光,那么嬴定估计连一招都撑不过。

  而后他又不耐的斜眼瞥了过去:“还不去办事?你既然一定要跟过来,那就别想当个闲人。”

  嬴定一声轻哼,还是穿上了他的‘地龙’甲,语含抱怨道:“你都这么有钱,啥时给你祖父的这身地龙,也升到乾元阶?”

  他孙子这些日子花出去的钱,总计至少六百万金,让他眼红不已。

  “母亲她本有此意,后来神鹿原生变,只能作罢,”

  嬴冲神色平静,淡然言道:“且你这身地龙,迟早要传给嬴世继,本公又何必浪费这银钱?”

  他这祖父在安国府光吃饭不出力,哪怕没有嬴世继,他也不会浪费这二百八十万金。

  这笔钱他与其花在嬴定身上,倒不如给张承业更换乾元神甲。

  “你这小混账,老夫现在可是你安国嬴氏的祖宗!”

  嬴定不爽的破口大骂,不过他却也未与嬴冲争辩,同样飞身而起,身形矫健的翻下了船舱。

  嬴冲则懒得没理会,又让人给他搬来了一张椅子,就这么大刺刺的坐在了五楼的船头处,遥望前方。

  其实这次,真正为云真子及吴不悔护法的,是他本人才对。九月千雪两人箭术惊人,只是护持在此的话,实在是浪费她们的才能。

  所以嬴冲已暗中将她们的指挥权,都交给了孔宣。这里只需他一位,加上功成身返后的嬴定,就足可保证他麾下的两大练气士安然无忧。

  “不用秋姨她出手么?”

  叶凌雪在嬴冲身后问着,神情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水下:“定要小心水下暗流!我记得有一本水经注记载,上古之时,这里的水下曾有一处水眼,通往九幽地底。我担心他们通过这处古时的水眼做文章——”

  “无需担忧,孔殇他心中有数。”

  嬴冲面色平淡,这件事孔宣早就给他提过。这位在上古之时为证武道,曾以赤足走遍四海八荒,对秦川地形可谓了如指掌。尽管万年来沧海桑田,变化极多,可大体框架仍在。

  “至于秋姨,只需守在雪儿你身边就可。如今反而是雪儿你的安危,让我很担心。对了,那颗金丹,我要何时还给你了?”

  在嬴冲想来,只需他将阴丹送回,叶凌雪就能恢复天位修为。他现在反正也用不到了,只凭阳丹,就可镇压丹毒。

  以叶凌雪的阵法造诣,那时必定能有自保之力。

  闻得此语,阮秋不由斜目看了嬴冲一眼,目中含笑,这个姑爷,她如今是越看越满意。

  叶凌雪也同样心中一暖,脸上现出了甜丝丝的笑意:“没那么简单的,那道丹似有异变,与我预想中的不同。夫君——”

  正说着话,他们身下方的船体,就出了一阵轰然震响。使整个船身,都为之晃了晃,

  这一震之后,下方就彻底没有了声息。嬴冲神念感应,只觉船底处那人的气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在前方第二艘船中,却遇到了些变故。只见一具伤痕累累的黑色墨甲,强行破开了船壳,从内穿飞而出,直往江面坠去。可随即船内就又有两条镰刀锁链紧追袭至,将此人的双臂四肢,都死死的缠住,随后又是一道赤红飞矛袭来,将这人的身躯,一举洞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