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山剑客 > 第七章冲突
  柳如是和陈继交谈得很愉快,她感觉陈继真的和那些读书人不一样。

  读书人,一般都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好像任何困难只要他们出手,就能迎刃而解。陈继的话不多,但却言之有物,特别是医术,陈继说的很多柳如是都听不懂,可她依旧觉得非常高深,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小弟,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改天有时间了,姐姐再来找你。”柳如是起身说道。

  陈继微笑道:“柳姐姐能来,小弟当然是欢迎之至。柳姐姐,我送你。”

  将柳如是送走后,陈继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柳如是和我攀谈的话题,以医术最多,她对我的医术有着特殊的兴趣。看来钱谦益是想要借助我的医术为他办事情。如此也好,帮了钱谦益,就算是为师傅还了当年的人情。”

  明末的读书人,大多都没有气节,就算钱谦益这样的文坛领袖,他看中看到的,也只是自己的私利。

  跟这样的读书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几天后,文坛盛会终于召开。

  秀才、举人,来了很多,进士也到了不少。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四书五经,凡是和读书人有关的话题,他们都高谈阔论,甚至有些人还当场写了策论,好似只要他们出手,便可平定李自成,剿灭张献忠,击败满清鞑子,还大明朝一个朗朗乾坤。

  陈继坐在角落处,独自一人喝酒,吃菜,眼中带着讽刺和讥笑。这些读书人都是废物,除了四书五经,什么都不会。大明朝让他们这些人掌控,朝廷亡了,理所当然,不亡,那才奇怪。

  钱谦益出钱办的宴席,是南京城最有名气的厨子亲自操刀,味道极佳。陈继正吃得开心,一个青年来到他的跟前。

  啪。

  青年狠狠一拍桌子,冷声问道:“你就是陈继?白鹤道士的弟子?”

  陈继眉头一皱,看着他,冷声说道:“你是谁?你应该也读过书,应该知道礼貌,可是我看你的言行举止,为何如此没有教养?你在问别人身份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一下?”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狠毒,说自己没有教养?好大的胆子!

  “小子,你给本公子听好了。本公子李尘封,乃是举人,也是武当派青云道长的弟子。”李尘封不屑地看着陈继,冷笑道,“当年,你师傅白鹤道士和我师祖比武,用卑鄙的手段赢了,现在,我要和你比一次,让你知道武当的功夫,才是真正的道家正宗。”

  陈继嗤笑道:“李尘封,你的武功不过三流,根本就没有资格代表武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实的,就算属实,我师傅白鹤道长和武当前辈比武,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比武嘛,总会有输赢,我师傅既然赢了武当,自然是技高一筹,你现在来找我?难不成是武当派输不起?”

  李尘封大声说道:“混账。武当派乃是天下道门正宗,你师傅白鹤,只是一个野道士,如何能和我武当派相比?当年要不是白鹤道士用卑鄙手段,怎么可能赢得了我师祖?”

  陈继脸色一沉,手中的筷子向李尘封甩去。筷子被五六百斤的力道驾驭,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音,方圆十丈之内都能清晰听见。

  李尘封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陈继会忽然出手,一动手就使出全力,没有丝毫的余地。

  筷子犹如利箭向胸膛射来,李尘封身体后仰,做了一个铁板桥,筷子从他的鼻尖上方飞过。

  嘭。

  一双筷子射入墙内,只留下尾部一寸还在外面。可见筷子上所含的力道之大,若是被击中胸膛,绝对会被穿透,落得重伤下场。

  李尘封双手在地面借力,一个后空翻,和陈继拉开了距离,毕竟他也是三流武者,武功不弱。

  “陈继,你敢动手?”李尘封眼睛赤红地盯着陈继,大声说道,“今天本少爷定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陈继冷笑道:“李尘封,你若是再敢对我师傅不敬,我一定废了你。管你是举人,还是武当弟子,我通通不给面子!”

  读书人的身份在陈继这里可不好使。白鹤道长不但是陈继的恩师,更是陈继的救命恩人,岂能让李尘封污蔑?

  “李兄。”

  一个壮硕的青年来到李尘封身边,他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刘硕,也是南京大家族子弟。刘硕和李尘封的武功不相伯仲,二人关系及佳,是从小玩到大的。

  陈继看着刘硕说道:“又来一个。你应该是修炼少林拳的吧?怎么,我师傅当年也闯了你少林?”

  刘硕没有回话,而是看向了李尘封,现在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尘封说道:“刘兄,这小子是白鹤道士的弟子。当年白鹤道士让武当和少林颜面无存,今天我们不能放过这小子。”

  白鹤道长当年是个武痴,武功有成之后,到处寻找高手交流,武当少林全都败在白鹤道长手里。可以说,白鹤道长是踩着很多高手,定鼎了他在武术界的地位。

  那些被白鹤道长击败的高手和门派当然不甘心,一直想要找白鹤道长。白鹤道长十多年前就不在武术界走动,好像销声敛迹,李尘封得知陈继是白鹤道长的弟子,当然要来找麻烦。

  刘硕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看向陈继的眼光变得不友善起来。

  陈继拿起身边的长剑,冷笑道:“看来被我说中了。两位想要找我麻烦,就一起上吧。也让我见识一下,武当和少林的功夫,到底如何强大。”

  三人正要交手,钱谦益带着柳如是等人过来了。

  “怎么回事?”钱谦益问道。

  李尘封说道:“牧斋先生,不是学生不给您面子,非要在文坛盛会上闹事,而是事关师门声誉,今天我和刘兄,一定要和白鹤道长的弟子较量一番,让他知道我武当的功夫,不是浪得虚名。”

  刘硕也点头道:“李兄说得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

  钱谦益身后的那些读书人,都看不起武夫,觉得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一介匹夫而已。别说只是宗门弟子,就算是总兵将军,在他们这些读书人面前,还不是要毕恭毕敬的。

  钱谦益眉头一皱,不悦地说道:“李尘封,刘硕,你们二人也是读书人,有什么事情不可以之后再说嘛?今天是文坛盛会,大家都看着呢,你们在此动手,简直是有辱斯文。”

  钱谦益还要劝说陈继,陈继手一挥,说道:“牧斋先生不用多言。既然李尘封和刘硕非要动手,那我就奉陪到底。一味地退让,还会认为我怕了他们呢。”

  锵!

  陈继抽出长剑,剑上的寒光让周围的人心中发冷。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算拿剑,也只是作为装饰品。他们根本没有见到过真正的剑客。

  陈继握着长剑,站在此地,身上的气质顿时不一样,好似周围的空气变得凌厉起来。

  包括钱谦益在内,大家不由自主地后退好几步。

  柳如是看着陈继,眼中充满了担忧。

  “李尘封,刘硕,你们选兵器吧!”陈继盯着二人说道。

  李尘封和陈继一样,都是修炼剑术的,刘硕的兵器则是一根长两米多的黑铁棍。

  黑铁棍的重量起码有数十斤,算得上是重型武器了。

  李尘封和刘硕同时向陈继攻去。

  李尘封的剑术凌厉。

  刘硕的棍术霸道。

  柳如是和几个女子哪里见过如此猛烈地比武?她们看着陈继,发出一声惊慌的叫声。

  陈继早已将基础剑术练至纯熟,现在又修炼了天衍剑术,长剑在他手中犹如臂使,防守得滴水不漏。李尘封的每一剑,都被陈继挡住,刘硕的棍术刚猛,给陈继造成不小的压力。

  黑铁棍注重力道,一棍砸下,再锋利的长剑,也会被崩坏,和棍术高手厮杀,不能硬碰硬,只能剑走轻灵。

  陈继开始修炼剑术之时,就非常注重身法,再加上他将五禽戏的鹤形修炼到神形兼备的境界,现在他的身法更是高明。

  无论如何移动,陈继的重心都没有改变过,施展身法的时候,脚底都没有离开地面,而是在地面滑动。这才是真正的脚踏实地,随时随地可以借力。

  身法层次分为入微,意境,天人合一。

  陈继的身法虽然还没有入微,但也非常高明,浑身没有明显的破绽,就算李尘封和刘硕联手,他也抵挡得住。

  “陈继的身法和剑术好强,就算没有达到二流武者层次,也差不了多少。”李尘封和刘硕心中震撼,陈继才十七八岁,比他们小很多,武功却在他们之上。

  难道白鹤道长的武功,真的比武当少林还要厉害?

  特别是陈继的剑术,防御力不可思议,李尘封根本就无从下手。

  唰!

  陈继的速度突然加快,长剑犹如灵蛇吐信,在李尘封和刘硕的手腕上留下一道剑痕。陈继将力道捏拿得非常精准,只是割破了他们的皮肤,没有切断他们的筋骨,否则,他们一辈子别想再练武了。

  “李尘封,刘硕,武当少林的武功何其精妙?可惜,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练到家。我已经剑下留情,你们再胡搅蛮缠,别怪我心狠手辣!”陈继对二人淡淡说道。

  李尘封和刘硕败在陈继剑下,感到颜面无存。二人对视一眼,恨声道:“我们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