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山剑客 > 第七章冲突
  柳如是和陈继交谈得很愉快,她感觉陈继真的和那些读书人不一样。

  读书人,一般都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好像任何困难只要他们出手,就能迎刃而解。陈继的话不多,但却言之有物,特别是医术,陈继说的很多柳如是都听不懂,可她依旧觉得非常高深,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小弟,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改天有时间了,姐姐再来找你。”柳如是起身说道。

  陈继微笑道:“柳姐姐能来,小弟当然是欢迎之至。柳姐姐,我送你。”

  将柳如是送走后,陈继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柳如是和我攀谈的话题,以医术最多,她对我的医术有着特殊的兴趣。看来钱谦益是想要借助我的医术为他办事情。如此也好,帮了钱谦益,就算是为师傅还了当年的人情。”

  明末的读书人,大多都没有气节,就算钱谦益这样的文坛领袖,他看中看到的,也只是自己的私利。

  跟这样的读书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几天后,文坛盛会终于召开。

  秀才、举人,来了很多,进士也到了不少。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四书五经,凡是和读书人有关的话题,他们都高谈阔论,甚至有些人还当场写了策论,好似只要他们出手,便可平定李自成,剿灭张献忠,击败满清鞑子,还大明朝一个朗朗乾坤。

  陈继坐在角落处,独自一人喝酒,吃菜,眼中带着讽刺和讥笑。这些读书人都是废物,除了四书五经,什么都不会。大明朝让他们这些人掌控,朝廷亡了,理所当然,不亡,那才奇怪。

  钱谦益出钱办的宴席,是南京城最有名气的厨子亲自操刀,味道极佳。陈继正吃得开心,一个青年来到他的跟前。

  啪。

  青年狠狠一拍桌子,冷声问道:“你就是陈继?白鹤道士的弟子?”

  陈继眉头一皱,看着他,冷声说道:“你是谁?你应该也读过书,应该知道礼貌,可是我看你的言行举止,为何如此没有教养?你在问别人身份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自我介绍一下?”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狠毒,说自己没有教养?好大的胆子!

  “小子,你给本公子听好了。本公子李尘封,乃是举人,也是武当派青云道长的弟子。”李尘封不屑地看着陈继,冷笑道,“当年,你师傅白鹤道士和我师祖比武,用卑鄙的手段赢了,现在,我要和你比一次,让你知道武当的功夫,才是真正的道家正宗。”

  陈继嗤笑道:“李尘封,你的武功不过三流,根本就没有资格代表武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实的,就算属实,我师傅白鹤道长和武当前辈比武,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比武嘛,总会有输赢,我师傅既然赢了武当,自然是技高一筹,你现在来找我?难不成是武当派输不起?”

  李尘封大声说道:“混账。武当派乃是天下道门正宗,你师傅白鹤,只是一个野道士,如何能和我武当派相比?当年要不是白鹤道士用卑鄙手段,怎么可能赢得了我师祖?”

  陈继脸色一沉,手中的筷子向李尘封甩去。筷子被五六百斤的力道驾驭,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音,方圆十丈之内都能清晰听见。

  李尘封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陈继会忽然出手,一动手就使出全力,没有丝毫的余地。

  筷子犹如利箭向胸膛射来,李尘封身体后仰,做了一个铁板桥,筷子从他的鼻尖上方飞过。

  嘭。

  一双筷子射入墙内,只留下尾部一寸还在外面。可见筷子上所含的力道之大,若是被击中胸膛,绝对会被穿透,落得重伤下场。

  李尘封双手在地面借力,一个后空翻,和陈继拉开了距离,毕竟他也是三流武者,武功不弱。

  “陈继,你敢动手?”李尘封眼睛赤红地盯着陈继,大声说道,“今天本少爷定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陈继冷笑道:“李尘封,你若是再敢对我师傅不敬,我一定废了你。管你是举人,还是武当弟子,我通通不给面子!”

  读书人的身份在陈继这里可不好使。白鹤道长不但是陈继的恩师,更是陈继的救命恩人,岂能让李尘封污蔑?

  “李兄。”

  一个壮硕的青年来到李尘封身边,他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刘硕,也是南京大家族子弟。刘硕和李尘封的武功不相伯仲,二人关系及佳,是从小玩到大的。

  陈继看着刘硕说道:“又来一个。你应该是修炼少林拳的吧?怎么,我师傅当年也闯了你少林?”

  刘硕没有回话,而是看向了李尘封,现在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尘封说道:“刘兄,这小子是白鹤道士的弟子。当年白鹤道士让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