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水涧 > 第二章惊鸿习武
  距离无顶峰两日路程的石隆镇上热闹非凡,到处都是商贩的叫卖声,嘈杂喧闹!自从赤阳子接到书信便连夜赶来,日夜兼程早已人困马乏!他走到一间酒馆,让店小二把马匹伺候好了又要了些酒菜饱餐一顿又继续上路,只是希望能够早一刻到达!赤阳子与太玄宫主,乾元宫主等一干人等乃是原太极门主一脉传承!自太极门主去世以来便在无顶峰潜心修行,从不涉及宗门内的争斗,所以能够置身事外!此次下山便是要保乾元宫一脉以免被赶尽杀绝!

  不知不觉间过了几日,一座无名山上的山庄内,艳阳高照,群鸟纷飞!一名白衣少女抚琴而歌,歌声清澈明亮....

  云雀已经昏迷了多日,醒来时发现自己睡于床榻上,他细细打量,努力回想这几日发生了什么,可是除了与那几名恶汉缠斗之外其他的实在什么都记不起来!“惊鸿!”他猛地从床榻起身推门出去,刚到院落便看到白衣少女抚琴弹唱,三千青丝迎风飘起,白嫩的皮肤,精致的面庞,看的云雀不由得呆了半晌这才躬身上前施礼,“多谢姑娘相救,你可见到惊鸿?就是包裹中的那个婴儿!”云雀心中焦急万分,师兄师姐生死不明,如果再弄丢了惊鸿那可真是大错特错!那姑娘朱唇轻起,细声细语道“他在我娘亲那里,照顾的很是周全,你大可放心!容我去禀报父亲,就说你醒了”说完也不看云雀,欢快的一边喊着“爹爹”一边向前院跑去。云雀不由得呆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前院走去,同时也在细细打量这处山庄,这山庄分为前后两院,前厅东边上的一处房舍想必就是这山庄主人的居住所在,云雀走到厅上见过山庄主人,只见那白衣女孩拉着他的爹爹一脸娇羞。云雀年级虽小但在乾元宫内深受师父和众师兄喜爱,颇知礼数,再次躬身施礼,“多谢前辈相救,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惊鸿居于何处?”云雀身居异处,又牵挂惊鸿,不免多问了几句。那山庄主人身形伟岸,平日里不苟言笑,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现在很好,刚刚喂饱,正在熟睡当中,等他醒了便让彩烟带你去看他,放心好了!”,“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日后也好报答!”,山庄主人会心一笑“好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根骨惊奇,百年不遇!”云雀见他不答也不好多问!

  恰逢此时惊鸿睡醒,哇哇啼哭,山庄主人便带着云雀去看惊鸿去了,云雀急不可耐当先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山庄夫人安抚惊鸿,惊鸿立时乖巧了很多!“好灵巧的娃儿”山庄的夫人拨逗惊鸿,惊鸿也伸出小手去碰触山庄夫人的脸庞,云雀在一旁观看;惊鸿尚在襁褓之中,便把这山庄主人误认是他的娘亲,这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孩子长大了让他知晓他的父母已不在人世,这可如何是好?”山庄夫人万般无奈的说道;惊鸿还不会走路,只会吱吱呀呀的不知说些什么自然不懂;但一旁的云雀却大吃一惊,“我师兄师姐怎么了?你们知道了什么?我师叔赤阳子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本来年纪就小,又无父无母,全靠师父和大师兄照顾才能长大,如今又突然遭遇这么大的变故云雀难以接受!

  “我们不是恶人,太极门主在时我与他有些私交,如今宗门吞并已然在江湖引起轩然大波!至于你大师兄....”山庄主人言辞肃穆,不忍心再说下去

  “我大师兄怎么了?你快说呀...”云雀焦急万分

  “我差人把他们二人葬在了云梦湖东畔山崖下”

  “这么说师姐也不在了?”云雀内心挣扎,不想面对这突来的变故...

  山庄主人也是一阵惋惜....

  “娘,你们在说什么?你看他都哭了...”他夫妇二人尚在惋惜,却没注意云雀已经潸然泪下!彩烟拿着采摘的小花推门而入!

  “没什么,你先带他出去玩吧,我和你爹爹有话要说”夫人又转而对云雀说“惊鸿在我这里你放心好了,让彩烟带你出去逛逛也好”云雀心中不情愿却也只能答应,跟着彩烟一道往山下去了...

  “太极门主虽与我们有些私交,但我们隐居多年,从不涉及江湖争斗,他们宗门吞并由他们去好了,我们外人不好插手,只是眼下这两个孩子你作何打算?”原来这山庄主人便是曾经叱姹江湖的武林泰斗——木青山,与太极门主是忘年交!曾与太极门主一齐研讨混元秘籍与太玄经,只是不得其中奥秘所在!既然这等高深莫测的经书无人能够看懂,又为何太玄宫太虚子志在必得?甚至不惜屠戮宗门....、

  “我看云雀根骨惊奇,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眼下他又没有归处,不如暂且收留他,继承我的衣钵!待他学成出山,替我覆灭魔教!至于这个孩子我也一道收了,看他日后修为,也许能够为父母报仇....说不定能在云雀之上,眼下却是看不出来!”说完他似乎又想起了些许往事...

  “说来说去你还是余情未了,要不怎的不亲自去铲除魔教?”夫人悻悻的说道,心中大是不悦...

  “魔教根基雄厚,高手众多,我与魔教南宫羽屡次交手均未取胜,况且还有百毒门等从旁帮衬!真是后生可畏..”木青山似乎有些事情不愿提起,只好在夫人面前故作遮掩...

  “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说出实情我也不好逼你,只是你莫辜负了我和彩烟”

  此时云雀正和彩烟在山溪戏耍,已从彩烟口中得知原来他的父亲便是当今武林泰斗,江湖之中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着实为数不多!

  云雀玩了半晌心情稍有缓和,彩烟便带着云雀返回庄内...

  又过了几日,他们夫妇二人商量已毕,决心收容云雀和惊鸿留在庄内,夫人好言安慰云雀“眼下江湖纷乱,你俩尚且年幼不便于闯荡,不如就留在这碧云山庄,学好本事,也好为将来做打算,你看如何?”

  乾元宫覆灭,师兄也已不在世上,云雀身无归处不知何去何从,况且还带着惊鸿!在别人府上打扰多日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听夫人说愿意收容他们当下欣喜万分!不由问道,“那我和惊鸿该如何报答你们呢?”虽然云雀已放下了戒备但他也知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夫人说“江湖上已经没了太极门名号,取而代之的是太玄门,他们还在四处打探你的下落,干脆你和惊鸿暂且就拜入碧云山庄名下,掩人耳目,师父师娘也会好好栽培你,让你学好本事!惊鸿长大了也有归宿不是?”

  听闻夫人说要收留他们二人云雀十分高兴,但是要他拜入碧云山庄名下却有些不情愿,毕竟他从小就进了乾元宫,很是难以割舍“这....我已是乾元宫弟子,如何能再拜入碧云山庄名下?我师叔赤阳子尚且不知我的下落,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夫人已瞧出些许端倪,“我已修书送往无顶峰知会你师叔,他已替你答应了下来!这样的好事别人求之不来呢,况且江湖上已经没有了乾元宫,你师父师兄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