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水涧 > 第二章惊鸿习武
  距离无顶峰两日路程的石隆镇上热闹非凡,到处都是商贩的叫卖声,嘈杂喧闹!自从赤阳子接到书信便连夜赶来,日夜兼程早已人困马乏!他走到一间酒馆,让店小二把马匹伺候好了又要了些酒菜饱餐一顿又继续上路,只是希望能够早一刻到达!赤阳子与太玄宫主,乾元宫主等一干人等乃是原太极门主一脉传承!自太极门主去世以来便在无顶峰潜心修行,从不涉及宗门内的争斗,所以能够置身事外!此次下山便是要保乾元宫一脉以免被赶尽杀绝!

  不知不觉间过了几日,一座无名山上的山庄内,艳阳高照,群鸟纷飞!一名白衣少女抚琴而歌,歌声清澈明亮....

  云雀已经昏迷了多日,醒来时发现自己睡于床榻上,他细细打量,努力回想这几日发生了什么,可是除了与那几名恶汉缠斗之外其他的实在什么都记不起来!“惊鸿!”他猛地从床榻起身推门出去,刚到院落便看到白衣少女抚琴弹唱,三千青丝迎风飘起,白嫩的皮肤,精致的面庞,看的云雀不由得呆了半晌这才躬身上前施礼,“多谢姑娘相救,你可见到惊鸿?就是包裹中的那个婴儿!”云雀心中焦急万分,师兄师姐生死不明,如果再弄丢了惊鸿那可真是大错特错!那姑娘朱唇轻起,细声细语道“他在我娘亲那里,照顾的很是周全,你大可放心!容我去禀报父亲,就说你醒了”说完也不看云雀,欢快的一边喊着“爹爹”一边向前院跑去。云雀不由得呆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前院走去,同时也在细细打量这处山庄,这山庄分为前后两院,前厅东边上的一处房舍想必就是这山庄主人的居住所在,云雀走到厅上见过山庄主人,只见那白衣女孩拉着他的爹爹一脸娇羞。云雀年级虽小但在乾元宫内深受师父和众师兄喜爱,颇知礼数,再次躬身施礼,“多谢前辈相救,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惊鸿居于何处?”云雀身居异处,又牵挂惊鸿,不免多问了几句。那山庄主人身形伟岸,平日里不苟言笑,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现在很好,刚刚喂饱,正在熟睡当中,等他醒了便让彩烟带你去看他,放心好了!”,“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日后也好报答!”,山庄主人会心一笑“好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根骨惊奇,百年不遇!”云雀见他不答也不好多问!

  恰逢此时惊鸿睡醒,哇哇啼哭,山庄主人便带着云雀去看惊鸿去了,云雀急不可耐当先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山庄夫人安抚惊鸿,惊鸿立时乖巧了很多!“好灵巧的娃儿”山庄的夫人拨逗惊鸿,惊鸿也伸出小手去碰触山庄夫人的脸庞,云雀在一旁观看;惊鸿尚在襁褓之中,便把这山庄主人误认是他的娘亲,这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孩子长大了让他知晓他的父母已不在人世,这可如何是好?”山庄夫人万般无奈的说道;惊鸿还不会走路,只会吱吱呀呀的不知说些什么自然不懂;但一旁的云雀却大吃一惊,“我师兄师姐怎么了?你们知道了什么?我师叔赤阳子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本来年纪就小,又无父无母,全靠师父和大师兄照顾才能长大,如今又突然遭遇这么大的变故云雀难以接受!

  “我们不是恶人,太极门主在时我与他有些私交,如今宗门吞并已然在江湖引起轩然大波!至于你大师兄....”山庄主人言辞肃穆,不忍心再说下去

  “我大师兄怎么了?你快说呀...”云雀焦急万分

  “我差人把他们二人葬在了云梦湖东畔山崖下”

  “这么说师姐也不在了?”云雀内心挣扎,不想面对这突来的变故...

  山庄主人也是一阵惋惜....

  “娘,你们在说什么?你看他都哭了...”他夫妇二人尚在惋惜,却没注意云雀已经潸然泪下!彩烟拿着采摘的小花推门而入!

  “没什么,你先带他出去玩吧,我和你爹爹有话要说”夫人又转而对云雀说“惊鸿在我这里你放心好了,让彩烟带你出去逛逛也好”云雀心中不情愿却也只能答应,跟着彩烟一道往山下去了...

  “太极门主虽与我们有些私交,但我们隐居多年,从不涉及江湖争斗,他们宗门吞并由他们去好了,我们外人不好插手,只是眼下这两个孩子你作何打算?”原来这山庄主人便是曾经叱姹江湖的武林泰斗——木青山,与太极门主是忘年交!曾与太极门主一齐研讨混元秘籍与太玄经,只是不得其中奥秘所在!既然这等高深莫测的经书无人能够看懂,又为何太玄宫太虚子志在必得?甚至不惜屠戮宗门....、

  “我看云雀根骨惊奇,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眼下他又没有归处,不如暂且收留他,继承我的衣钵!待他学成出山,替我覆灭魔教!至于这个孩子我也一道收了,看他日后修为,也许能够为父母报仇....说不定能在云雀之上,眼下却是看不出来!”说完他似乎又想起了些许往事...

  “说来说去你还是余情未了,要不怎的不亲自去铲除魔教?”夫人悻悻的说道,心中大是不悦...

  “魔教根基雄厚,高手众多,我与魔教南宫羽屡次交手均未取胜,况且还有百毒门等从旁帮衬!真是后生可畏..”木青山似乎有些事情不愿提起,只好在夫人面前故作遮掩...

  “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说出实情我也不好逼你,只是你莫辜负了我和彩烟”

  此时云雀正和彩烟在山溪戏耍,已从彩烟口中得知原来他的父亲便是当今武林泰斗,江湖之中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着实为数不多!

  云雀玩了半晌心情稍有缓和,彩烟便带着云雀返回庄内...

  又过了几日,他们夫妇二人商量已毕,决心收容云雀和惊鸿留在庄内,夫人好言安慰云雀“眼下江湖纷乱,你俩尚且年幼不便于闯荡,不如就留在这碧云山庄,学好本事,也好为将来做打算,你看如何?”

  乾元宫覆灭,师兄也已不在世上,云雀身无归处不知何去何从,况且还带着惊鸿!在别人府上打扰多日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听夫人说愿意收容他们当下欣喜万分!不由问道,“那我和惊鸿该如何报答你们呢?”虽然云雀已放下了戒备但他也知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夫人说“江湖上已经没了太极门名号,取而代之的是太玄门,他们还在四处打探你的下落,干脆你和惊鸿暂且就拜入碧云山庄名下,掩人耳目,师父师娘也会好好栽培你,让你学好本事!惊鸿长大了也有归宿不是?”

  听闻夫人说要收留他们二人云雀十分高兴,但是要他拜入碧云山庄名下却有些不情愿,毕竟他从小就进了乾元宫,很是难以割舍“这....我已是乾元宫弟子,如何能再拜入碧云山庄名下?我师叔赤阳子尚且不知我的下落,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夫人已瞧出些许端倪,“我已修书送往无顶峰知会你师叔,他已替你答应了下来!这样的好事别人求之不来呢,况且江湖上已经没有了乾元宫,你师父师兄也已不在,如何拜不得?不过有一言在先,自你拜入碧云山庄之日起与乾元宫便再无瓜葛,这也是为了保你周全!”

  云雀仔细思虑,放眼这江湖,群雄四起,门派纷争;眼下急需一容身之所,况且木青山在武林当中鲜有敌手,能够跟着他再好不过,以后的日子还有很长,先暂做打算吧,“既然师叔已替我作主,那我便听凭吩咐”,云雀答允下来夫人安心一笑,“好了,让彩烟带你去山下逛逛吧,在山庄里的日子可是非常苦闷呢!”说完便去厅上告知木青山本人,择日拜师!

  时光荏苒,匆匆流逝!转眼已是十年过去,凤鸣山飞熊崖下瀑布,一名少年潜在水下宁息闭气,“鸿儿好高的悟性,初练归元功法就已潜在水中几个时辰”木青山衷心的赞赏道

  “是啊!鸿儿悟性通灵,看来这武功上的造诣要在雀儿之上了...这都几个时辰了,会不会出了岔子?”云雀和惊鸿在木青山夫妇的培育下均已长大,惊鸿更是在五岁那年拜了木青山为师!眼见惊鸿潜入水中已几个时辰,木青山的夫人不免有些担心.....

  就在此时,那潜入水中的少年鱼跃而出,双脚蜻蜓点水般在水面接连点了两步,而后冲天而起,一个空翻落在木青山夫妇二人面前,“师父师娘不必担心,我已深得归元功法要诀!”

  木青山心下不由得一惊,‘’鸿儿处于水潭深处是如何听得我与你师娘对话?‘’

  “我一心闭气宁息,仿佛与这山涧融为一体,风吹草动,群鸟啼鸣都听的清清楚楚,师父师娘谈话自然也都听到了”说完就要趴到师娘怀里,却发现自己浑身是水,就只好作罢!

  惊鸿剑眉星目,性格刚毅;云雀年幼时则比较玲珑乖巧,如今十七八岁已是武功有成!平日里他们二人深得木青山夫妇宠爱!与他们的独女彩烟一般照顾!

  “师父,师姐和师兄已经外出历练几个月了,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惊鸿从小便在碧云山庄长大,记忆里也全是碧云山庄!从云雀拜入碧云山庄便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对于云雀也是师兄相称!惊鸿也是把木青山夫妇当做亲爹亲娘看待!木青山虽然比较严肃但对于他们二人也是关爱有加!

  “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应该就在这几日便会回来了,鸿儿不必挂心,安心练功!”师娘亲切的说道...

  “师父传授我的修罗刀,修罗掌我已练会,百步凌燕也深得精髓,我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一样外出游历,整天在这山上练功,都快闷死了!”每次云雀外出游历惊鸿总是吵着也要跟去,现在他又在师父面前纠缠了起来...

  过了半晌,木青山一行正在往山庄走去,忽然林中群鸟惊散,木青山瞩目远观,“鸿儿,你可知道来者何人?”

  惊鸿凝目注视前方,“看不到人影,只能听见马蹄飞踏,催马之人似乎归心似箭,想必是师兄回来了...”说完便纵身跃上一旁的柳树枝上观摩一番便又跃了下来,“果然是师兄师姐回来了!”也不等木青山夫妇说话,便展开步子狂奔向前迎接来人。

  云雀纵马奔驰远远的看到前方三人,一少年抢身而出悠忽间已窜出数丈之远,正是惊鸿!只见他脚踏狂风,势如奔雷,速度之快令人咂舌!“马惊了,马惊了!”云雀急忙把马儿紧紧勒住;那马儿受了惊吓又被云雀束缚前蹄扬起一阵翻腾;惊鸿在旁用力牵住了缰绳这才休止了下来!“好小子,越练越结实了嘛!”云雀翻身下马,拍了拍惊鸿的肩膀;

  彩烟骑马紧跟其后,“终究还是你先到了,下次可得让着我!”说完便整理在马背上颠簸凌乱的发丝,给云雀使个白眼跨步走过挽住娘亲的臂弯,“技不如人便要人家让着你,一点都不像你爹的作风,越来越不像个姑娘家!”木青山的夫人一阵数落,却也关怀备至,说完给彩烟整理起了头发!

  “我木青山的女儿便是这般才好,不肯服输。”木青山不忘帮女儿开脱,在一旁打趣的同时仔细观看云雀的神情

  木青山的夫人嗔怒道“你都把她惯坏了...”

  “师兄你快跟我说说此次外出都见到了什么人,什么事,我可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呢!”惊鸿对于场中三人的谈话并不关心,他只想知道这江湖之中的奇闻异事!

  “师父,徒儿此次外出已探知魔教大肆扩张,收拢各个小门小派壮大势力,青蛟帮、血刀门等均已聚拢到魔教旗下,玄冥教实力一日千里!”云雀面色凝重将这得知的消息说与木青山本人。

  “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不足为虑”,木青山神态轻松,并不以为意。

  “听说神龙岛岛主半月前也上了玄冥教睦月崖,至今未下得山来,不知何故..”木彩烟紧接着说。

  木青山心下狐疑道,“神龙岛主偏居一方,与我一般对江湖纷争并不插手,今次怎得亲自上了睦月崖?”

  “我也是想不通呢,神龙岛主与魔教并无瓜葛,勾结魔教是万万不可能的!”木彩烟嘟起了小嘴,这其中的事情她也曾四处打探,却一无所获!

  云雀在一旁补充着说“魔教中人历来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想必是被抓住了什么把柄也不见得...”

  一旁的木夫人听的真切,忽然一个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惊呼着说“神龙岛主上了崖去至今未归,会不会还有人要上这睦月崖,下一个会是谁呢?”

  “由此说来,魔教便是要对散居四方的高人下手了,以后我们要多加小心为好!”木青山转身嘱咐众人...

  惊鸿本对江湖纷争不甚清楚,不过现下却有了初步的认识,“他们敢来凤鸣山,便让他们有去无回!”言语间男儿气魄透露无遗!

  “小子,也不知你功夫练的怎样便敢说出这豪言壮语来,来来来,跟我比比脚力,看谁先到山庄...”

  “比就比,谁怕谁...”话音未必便抢先跑了出去,又是脚踏狂风,势如奔雷...

  云雀紧随其后,身姿俊逸,步法灵动,顷刻便可追上......

  “云雀师兄等等我...”木彩烟也不甘落后,跟在云雀身后不远处,只见她体态轻盈,袖袋轻摆,身姿极是曼妙,长发飞起间遮住半边脸颊,好似从天而降的仙女...

  “山哥,魔教要对付我们你我尚可敌过,雀儿独当一面问题不大,倘若对鸿儿与烟儿下手,这如何是好...不如让他们下了山去,免得被魔教钻了空子...”木青山的夫人面色忧郁...

  “夫人放心,我自有打算,今日便考校惊鸿武艺,再传他些功法要诀,你看如何?”

  夫人心下稍宽道“如此便再好不过...如有紧急棘手的事情,也好保全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