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神农 > 第650章进入十强
  韩晨则是节节后退,一直处于防守之中。

  台上的玉成子看着自个儿的徒弟,不禁道:“这还不是那个不争气的小子嘛,哪有什么变化啊!”

  秦勇道:“师父,这是韩师弟没机会出剑,如果他有机会出剑,冯涛就倒霉了。”

  玉成子冷哼一声,“难不成为师只教了他落英剑法吗?这小子怎么把其他的都给忘了?”

  台下的江小白也是这个心思,过去的两天,他和韩晨一直在套招拆招,把韩晨会的那些个五仙观的功夫全都给练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这小子怎么就不知变通,一个劲儿地吊死在了落英剑法上呢?

  “不行!我得提醒他一下!这小子也太笨了!”

  江小白扭头看着身旁铁拳帮的那个弟子,笑道:“师兄,你猜这一局谁会赢?”

  这人道:“之前那一场韩晨的表现实在是抢眼,我原本以为他肯定会赢,但是现在看来嘛,我估计这小子多半要输。奇了怪了,这小子怎么跟刚才判若两人似的?”

  江小白道:“我看韩晨还能赢。”

  “不见得吧。”那人笑道。

  江小白道:“这样啊师兄,我这个韩师兄就是脑子笨,忘了自己还会其他功夫了。师兄,你帮冲着台上喊一声,就说傻小子,你的手和脚哪儿去了。回头我请你喝酒。”

  “好嘞。”

  铁拳帮的这个弟子也没有多想,冲着台上就扯起嗓门吼道:“傻小子,你的手和脚哪儿去了?”

  台上的韩晨一直想要出剑,但是苦于被冯涛贴身快攻压制,所以一时间便忘了自己还会其他的拳脚功夫。

  台下的这一吼,便如一盆冰水般泼在了他的脑门上,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

  “对啊!我还会其他的啊!”

  韩晨这一分神,立即便给了冯涛可乘之机。冯涛抓住机会,接连几个重拳击中韩晨,好在韩晨平日里勤于修炼,真元浑厚,并没有大碍。

  这小子就是心思不够活络,一旦活泛开来,立马判若两人。

  原本台上的玉成子都准备再度闭上眼睛了,突然间就发觉到了异常,挨了几拳的韩晨就好像被打醒了似的,开始以拳法和冯涛对攻。

  冯涛开始陷入了困境,被韩晨诡异的拳法逼得步步后退,转攻为守。说是诡异,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诡异,韩晨所使用的招数明明都是他熟悉的,每一招都是,但偏偏又总让人觉得有所不同。

  “师父,师父,你快看啊!你看看韩师弟那自信的表情,像不像是一代宗师?”

  自信的韩晨又回来了,秦勇和几个师弟激动得手舞足蹈起来,声音都发颤。

  秦勇几个人只觉得韩晨的拳法虽然都是他们熟悉的招数,但是这一招招却似乎有所不同,不过他们并瞧不出不同在哪里。

  玉成子不同,他身为五仙观七子,一眼便瞧出了韩晨拳法之中的变化。

  “这小子难不成开了窍了?居然知道把那么多东西揉入拳法之中。”玉成子越看就越是心惊,没想到他这个最笨的徒弟居然一直都深藏不露,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

  “秦勇,给你韩师弟准备一张座椅,就放在我身后吧。不出十招,你韩师弟就能击败冯涛。”

  玉成子吩咐道,能坐在他身后,绝对是地位的象征啊。秦勇心里虽然微微有点苦涩,看来以后他这个大师兄就要失宠了。

  果然,场上斗得难解难分的两人陡然间分了开来,冯涛脚步踉踉跄跄,撞到擂台边上的围栏,“哇啦啦”吐出一口鲜血。

  “冯师兄,你没事吧?”

  韩晨赶紧上前去扶冯涛,却被冯涛一把推开。

  “韩师弟,冯某还不至于到了要人扶的地步!韩师弟深藏不露,好手段啊,冯某输得心服口服!”

  冯涛缓缓走下了台。

  韩晨已经连赢了两场,按照大考的规则,他只要再赢两场,便可以下台去休息,直接进入十强。

  接下来的两场比赛结果都变得没什么悬念,韩晨接连战胜了两个以前都强过他很多的师兄,信心倍增,越大越是自信。

  之前与赵枫和冯涛交手的时候,他还需要一个适应期,到了后面这两场比赛,一上来,韩晨便展现出了绝对的统治力,简单粗暴地结束了比试。

  他连赢了四场,已经锁定了十强的席位。

  “七师弟,真没想到你还暗藏了一个大杀器啊!”

  坐在玉成子旁边的玉松子嘿笑道。

  “五师兄说笑了,这孩子的表现,我也没有想到。”

  “我看他是受了什么高人点拨了吧。谁都知道韩晨是块什么材料。没有高人点拨的话,凭他那木鱼脑袋能知道融会贯通?”

  玉松子这话虽然有些酸溜溜的味道,不过却引起了玉成子的思考。

  韩晨拜入他门下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这个笨徒弟的了解也足够的多。凭韩晨自己,的确是想不到这些。

  玉成子心想等到大考结束,他一定要把韩晨叫过去好好问一问。

  连赢了四场的韩晨回到了自己的方阵之中,以秦勇为首的几个师兄弟立马向他表示了祝贺。

  “韩师弟,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

  “韩师兄,以后怕是轮我去守大牢喽。”

  ……

  韩晨只是笑笑,而后便向玉成子躬身行礼。

  “师父,弟子回来了。”

  “坐吧,好好歇歇。”

  玉成子拍了拍韩晨的肩膀,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亲昵举动,感动得韩晨立马热泪盈眶,险些就哭出来了。

  在台下的江小白不打算继续看下去了,他出来是想找到若离的,但是找遍了五仙观,也没能找到若离,所以他需要韩晨的帮忙,便在台下不断地向韩晨使眼色。

  坐定之后的韩晨也无心观看擂台上的比赛,一直在人群之中搜寻着江小白。终于让他找到了江小白,见江小白正在朝他使眼色。二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

  “师父,徒儿有点尿急,想要离开一会儿?”

  韩晨起身向玉成子禀报。

  “去吧。”玉成子甩了甩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