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商户嫡女奋斗史 > 第七百六十八章皇帝的疑心
  庆隆帝对武正翔的感情很特殊。

  他就像自己亲手驯服、养大的一头猛兽。看着他从孤狼一样的眼神,慢慢有了儒慕之情,最后成长为一名果敢卓越的优秀青年。这其中的成就感,非其他可以比拟。

  养一头宠物,久了也会有感情。更何况,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如果说,徐婉真是武正翔的逆鳞。那么,武正翔也算是庆隆帝的逆鳞。

  他勃然起身,怒喝道:“出来!”

  一个黑影,从殿门外闪身而入,跪在地上。

  自从影卫和骁骑卫分开之后,武功最高明、最擅于藏踪匿迹的影雷,就成了庆隆帝的贴身保镖之一。

  “雷,你速速安排下去。将太子府密切监视起来,哪些人出入,行踪诡秘的,一律先抓起来,送去骁骑卫诏狱。”

  “另外,晋南侯府、齐王府也监视起来。”

  帝王一旦起了疑心,那便不可遏制。如果是齐王府自编自演的苦肉戏呢?在皇位的吸引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影雷干净利索的立下,出了殿分派人手,赶赴各府。

  ……

  齐王府,后院。

  “有消息了吗?”齐王问道。

  齐王妃连连摇头。她自从接到郑嬷嬷的消息,便派出了人手进入致远居,听候调动。但是,目前只知道,徐文宇已经安全了,徐婉真却杳无音讯。

  齐王在屋中踱了几圈。武正翔在临走之前,特意来拜访了他,请他多看顾徐婉真。

  他满口答应下来,也在忠国公府外面加派了巡逻的人手。

  但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太急,快得连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徐婉真便只身赴约。

  贼人也够狡猾,计中有计,不但将他派出的暗哨全部摆脱,还弄了一个雷霸顶罪。

  忠国公府是他目前最重要的盟友,不容有失。徐婉真被劫一事,知道的人虽然都严守秘密,但总有漏出口风的时候。

  若是让人知道,他连自己的盟友都护不住,那谁还会站到他那一边?

  “太子,一定是他!”

  齐王一拳打道门柱上,连拳头破了皮也浑然不觉。骁骑卫已经出动,他旗下的詹事府只有三百卫率亲兵,论人数论能力,都远远不如骁骑卫。

  齐王妃轻呼一声,连忙掏出罗帕,在他手上缠了几圈。她低声劝道:“王爷,这个时候,您要沉住气才是。”

  对,要沉住气。但是,难道他只能在这里干坐着等消息吗?

  不行,他总得要做点什么。就算在寻回徐婉真这件事上帮不上忙,也要让武家知道,他维护盟友的决心和毅力。

  “去,请方大人来一趟。”此事,他一个人拿不定主意。

  齐王府的人持了王府腰牌,才得以开了坊门出去。

  方孰玉进了王府,齐王正在外院的书房等着他,他拱手道:“见过王爷。”

  齐王几句话将此事交代了一遍,问道:“本王此时心头纷乱,还请先生教我。”

  方孰玉微微沉吟,问道:“王爷心乱,是因为愧对武指挥使的嘱托,还是因为害怕失去忠国公府这个盟友?”

  想了想,齐王答道:“都有。要论起来,更觉得有愧。”他直言相告。

  武正翔此去江南的目的他很清楚,若是一切顺利,很有可能会查出太子才是迁阳王谋反一案的主使。

  此事一旦查清,再配合他手中的其他证据,太子将再难翻身。被废,估计都是最好的下场。

  武正翔在前方用命,将妻子托付给他。然而,徐婉真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劫走,没能完成他的托付,岂不有愧?

  方孰玉点点头的,道:“既是有愧,那就请王爷遵循本心而行。”

  做谋士的最高境界,就是像方孰玉这样,顺着主子的心意,点到即止。既能显出自己的本事,又能让主子觉得最后的决策者是他自己。

  “本心吗?”齐王霍然站立,“好,本王知道了。”

  “立刻派人,快马将事情的始末告知在江南的武正翔。命他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全力寻找徐婉真。”

  “准备一下,我即刻进宫求见父皇。”

  “忠国公府那边,等我从宫中回来,再视情况告知。”

  “王爷英明。”方孰玉应下,下去分派人手。

  ……

  齐王到达皇城时,已是三更天。宫门早已落锁,没有旨意,无论是谁,来了也不会开门。

  “我有急事求见父皇,请通禀一声。”

  看门的侍卫为难的接过齐王的腰牌。眼前的人他得罪不起,但皇上他更得罪不起。

  这深更半夜的,扰了皇上清梦,齐王是皇上的儿子,顶多斥责几句。他只是区区一名侍卫,闹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别怕,父皇要是怪罪你,本王一力承担。”齐王又加了一句。

  他堂堂一名王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还不去,那就是不识抬举。罢了,去宫里看一看,找皇上身边的吴总管问问这事。

  听着侍卫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齐王重新坐回到马车上。

  望着黑沉沉的天空,齐王也不知道他此来,是福?还是祸?秋夜露寒,齐王拢了拢大氅的衣领,抱紧了手头那个熏炉,汲取着暖意。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才听到侍卫回来的声音。

  “皇上说,请王爷您去宣政殿。”

  说罢打开了旁边一个很小的侧门,齐王侧着身子通过之后,门在他身后“咔哒”几声锁了起来。

  走出了门洞,看见吴光启领着一杆肩舆站在那里。

  他忙疾走了几步,拱手道:“怎敢劳吴总管亲自相迎?”

  吴光启扶着他上了肩舆,在他身侧道:“皇上心情很糟,王爷待会小心说话。”

  他特意前来提醒他,不是为了齐王而是为了庆隆帝。他伴着一道长大的主子,不忍心看见他生气动怒。

  “好,我知道了。”齐王在心头,默默记下了吴光启这个提醒的恩情。看来,徐婉真被掳走一事,父皇早已知道了。

  对了,父皇有骁骑卫。这件事发生在白日,此时已经足足过去了一天,骁骑卫定然不敢欺瞒,早已上报。

  两人不再说话,在宫灯的照耀下,肩舆沉默无声的朝着宣政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