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炮灰虐渣旅 > 352佛与妻
  古零没有来得及吃惊,就被一串佛珠打的吐血,在看到那禅杖下来时,“青灯你可还记得花渡恋是……”

  古零喊出这名字后,青灯果然停手了,看了看眼下这妖,一袭黑色的袍子,整个人看上去煞气十足,发紫的嘴唇魔性十足,却偏偏有点眼熟?

  “我还道谁呢,怎么做了和尚,就忘记了我是谁?青灯一夜夫妻百夜恩,现在连枕边人都忘记了?”古零挑了挑眉道,整个人斜斜靠在那地面上,风情万种的神情勾人极了。

  青灯被古零的话弄的一愣,“你是花渡恋……”没有起伏的声音,让古零目光一暗,心仿佛被揪了起来。

  “是啊,我是花渡恋,等你十年不归的花渡恋,青灯是不是要收了我?”古零看了看这青灯道,青灯神色未曾变,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

  “是……跟本座回去,净化这一身魔性,”说着便要抓古零,古零面对这一点也不反抗,不过心中却笑了笑,果然有佛就忘妻。

  青灯将古零给困住,然后收入那葫芦内,古零在被关起来后,整个人都郁闷极了,这是丈夫跟妻子见面的节奏吗?

  对方怎么一点诧异也没有,而且……“青灯……”古零开口道,“你放我出去,青灯……”

  只是对方却不理会他,而是将葫芦挂在腰间,便又开始念佛了,古零听到这对方的佛经,整个人都浮躁。

  “闭嘴便念了,闭嘴……你这口心不一的假和尚,你有什么资格念经?你破戒了,你色戒早破了,你又什么资格念经……”

  只是青灯不搭理他,依旧在连佛经,古零听着那佛经,整个人都很不好,坐在那葫芦内,捂着那胸口吐出了一颗黑色的血。

  如果不是现在跑,会被妖王派来的人追杀,她才不会留下,古零坐在那葫芦内,看着那青灯到处化缘,然后丢了一些食物给古零。

  “青灯你忘记了,我是妖吃人的妖,你给我食物,想让我吃素吗?”古零在那葫芦内道,在加上那花渡恋的情绪,整个人都很不好。

  青灯依旧无视古零,在到了一处地方后,便开始坐下了打坐了,这会原本在葫芦内睡觉的古零,下一秒就被放了出来。

  “随我念佛经,”听到这话古零看了看这青灯,那神情就将对方当傻子一样,依旧不理会对方。

  “你魔性很深,贫僧会带你回去净化你这一身魔性,此刻你要先念佛经,否则性命不保,”听到这话古零看了看这青灯,下一秒整个人便扑在对方怀中。

  吐气微兰了起来,“长夜漫漫相公我们还不如温存一下,缓解心中的枯燥……”

  说着整个人便在对方身上爬,神情迷惑又妖娆,那模样是一个男人都会动心,只可惜眼前这男人,却神社淡漠,“花施主请自重,”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你是他老婆,他却叫你施主,“青灯你装什么?以前你不是很爱跟我****,怎么这会装清高了?哈……青灯你看看,我这身子,跟你身子那是最默契的,你在逃避也改变不了,”

  只是下一秒古零就被退开,整个人都滚了好几圈,“青灯你被我说重了,恼羞成怒……想杀要灭口了?”

  “你以前不是这模样的,”一句话让古零微微一愣,只是下一秒便冷冷嗤笑了起来。

  “我的模样?你还认识吗?青灯别说我了,你也一样,佛门弟子青灯大师,”古零嗤笑道,仿佛在发泄那心中的怨气。

  只是下一秒却又被关了起来,此刻连外面的一切,也听不到了,面对这一点古零看了看,却也没有闹,而是躺在床上。

  说真的对于这青灯,她不该怎么说?却绝逼不喜欢,一个丈夫抛下妻子去出家,无论对方理由在大,背叛了就是背叛。

  目光一闪古零摇了摇头,其实她会闹,是想让对方生出情绪了,也想让对方问自己,为何话成为这模样?

  只是对方没有问,仿佛花渡恋的一切,对于他而言模样半点价值,真替花渡恋可悲。

  古零躺在葫芦内,悠悠的入梦了,梦中的花渡恋,救下了出门化缘的青灯,那时候对方是俗家弟子,取名为青灯,相比是对方的师傅想让他常伴青灯的意思。

  后来却……花渡恋跟青灯相恋了,懵懵懂懂的小妖爱上了俗家弟子青灯,为爱而逃为爱为疯,二人千辛万苦逃了。

  却想不到对方一次离家,却在也没有回来过,苦等了十年,青灯未归却等来了报复,她落荒而逃最终儿子惨死,“为什么要去做和尚?为什么……”

  梦中的人一直在喃喃着,那一句话,等古零醒过来时,就看到自己一个人躺在破庙内,身上也并没有被捆绑,看到这一切古零微微一愣。

  下一秒就要起身,却看到这青灯回来了,“等过几天就到了佛光寺了,到了后我替你去除魔性,”青灯依旧沉默寡言道。

  “那去除了魔性后,又要怎么办?”古零看了看对方,青灯神色冷漠。

  “自然要为自己种下的孽债赎罪,”青灯的话让古零带着那哀怨的目光看向对方。

  “你想要我命?”沙哑的声音,带着不敢相信,青灯未曾看她。

  “有果必有因,你作孽太多,必须要得这果,”

  “好一个因果报应,青灯如果我种的因是孽债,那这些种子就是你洒下的,如果我有罪,你比我更加有罪,”

  “如果不是你抛弃了花渡恋,就不会有此刻的妖孽,青灯为什么?你说让我等,十年了十年的你为何不来?”

  “阿弥陀佛,女施主说的对,贫僧也有罪,贫僧一力承当,”青灯道,那一刻对方身上的冷,是一种让人难以靠近的冷。

  冷的古零都发寒,看着那青灯,终究闭了闭眼睛,下一秒神情带着那诡异,“好一个一力承当,你可真重情重义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