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炮灰虐渣旅 > 846拆散三生孽缘
  古零一看到对方的目光,便拉过这李清河道,“看看这就是所谓的最毒妇人心,”

  “什么?”李清河本来觉得那姑娘可怜,被师傅如此一说顿时微微一愣,古零则是摸了摸胡子一本正经道。

  “难道不是最毒妇人心吗?说好了卖身葬父,可现在因为买主太丑就各种各嫌弃,觉得活不下去要死要活,感情……一开始的话都在放屁了,”

  李清河觉得师傅你说的话太粗鲁了,不过这话有点中肯,“不顾他人安危,硬生生将一个无辜之人牵扯进来,徒儿你若是文弱书生,被她这般一求心一软,到时候就是那爷群殴的伺候,被打了不打紧,还要被各种各辱骂,家中有老母,等救命眼下自己因一个女人而大麻烦,你说着是不是最毒妇人心?”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哆嗦的看了看这青儿,那李清河也是一样,快速后退了起来,青儿觉得自己又撞到煞星了,看到这李清河避如毒蝎时,顿时心都揪了起来。

  “所以徒儿,别动不动就英雄救美,也别动不动就认为女人可怜,等你哪一天被女人坑了,你就知道什么叫你才可怜,”古零的话让李清河点了点头,觉得还是远离点好。

  “师傅你是不是也被女人坑过,不然你怎么会如此清楚明白,”李清河点了点头后,便一本正经道,古零差一点走路都摔了。

  “那个这先不说,我们找地方吃饭吧,为师肚子饿了,”李清河点了点头跟古零去吃饭了起来,青儿这一次杀回来是干什么?

  看对方的目光并没有多少爱意,古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既然对这李清河没有爱意,那眼下杀回来莫不是要杀李清河?

  古零抿茶看了看这李清河,李清河被自己的师傅看的莫名其妙,却想不到突然看到楼下走来一女子,女子一袭青衣容貌算不上很秀美,却给人一股灵气。

  看到对方那一刻,李清河下意识便跑下楼去,“你……”女子回过头看了看眼前的李清河,李清河则是想说你是谁、

  “这位公子,不知道奴家可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你?”女子的声音轻轻的带着那说不出的冷意,眸色淡淡甩开那李清河的手。

  李清河被对方甩开手,顿时觉得尴尬了起来,“抱歉……是在下认错人了,”

  古零站在不远处看着对方,那目光沉甸甸的,因为那女子的容貌,不就是胭脂不就是诗月的容貌,可眼前这人是谁?

  青儿吗?如果不是青儿……那到好说些,可若是青儿,看到这李清河的模样,古零皱了皱眉头,这李清河怎么搞的,莫不是有前世的记忆不成?

  “认错人?无事……看公子模样,应该很在意那人,所以才会如此慌乱,”女子笑了笑道,“我叫诗月,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李清河……”听到李清河时,女子微微一愣,看了看这李清河,“姑娘莫不是我这名字有什么问题?”

  “不,就觉得有点熟悉,仿若隔世的熟悉,”古零在不远处听着这话,忍不住呵呵了起来,这下不用说了,这妹纸就是青儿。

  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遮盖了身上的妖气,可……前世今生那一切当事人就她李清河还有青儿,李清河不可能知道如此清楚,那眼前这人便只有青儿,跟自己一样经历了那一段。

  “姑娘也有着感觉,实不相瞒……在下……从出生开始,就做一个梦,梦中……让姑娘见笑了,”李清河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古零搓了搓手,然后看了看这所谓的诗月,“徒儿回去了……”

  “是师傅……”李清河看了看这诗月,诗月看到对方离开时,顿时便跑了上去。

  “公子……你说你做了一个梦,可看清楚那人容貌?实不相瞒,小女子也是一样,梦中有人抱着小女子哭,小女子……”说着低着头一脸苦恼的模样。

  古零觉得靠,这女人明目张胆的冒出,眼下自己是这李清河的师傅,自然不可能揭穿对方,只能够哈哈眼下。

  “真巧啊,徒儿原来你这么年轻就春梦连连,”李清河还没有来得及激动,就被自己那师傅一句话,弄的羞愧又恼怒。

  “徒儿莫羞,你三岁的时候,还跟为师说,要娶隔壁道馆的道姑为妻,也是拿这梦忽悠人,”古零笑了笑道。

  “师傅我没有……”李清河害怕那诗月会误会,诗月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不好看,然后说了一句便告辞了。

  古零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头,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不行得让式神去看看那青儿到底还在不在、而眼前这女子有是谁?

  回到自己的住处,古零便等着式神送来的消息,说青儿还在那买他的男人府中,而那诗月并没有任何问题是,古零便坐在原地敲打着桌子起来。

  “师傅……徒儿进来了,”听到这李清河的声音,古零点了点头让李清河你来,李清河看了看自己的师傅。

  “师傅你今日为何要那般说徒儿?”李清河显然有些生气了,他那梦做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人,却被师傅搅和了。

  “是在生为师的气?”李清河抿了抿嘴并没有说话,古零却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秀发,“傻孩子……你怎么就确定那女子,便是你要找的人?天底下没有那般巧合的事情,更何况你都说是梦了,既然是梦何许在意,”

  古零看了看李清河道,诗月若不是那青儿就好办了,李清河娶对方就娶对方她半点话都没有,可白日里才见到青儿,隔一会就遇到那诗月,诗月……名字模样都跟前世一般无二,如何不让人怀疑蹊跷之处。

  “我……”李清河低着头没有在说话,是不是真的找到了?他其实也不清楚,可对方的的确确给自己那一股熟悉的感觉,“师傅徒儿想试试看,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我梦中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