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等你长大 > 第二百二十七章两清二
  第二百二十七章两清(二)

  李婉儿总是说许庭生欺负她。“欺负”是一个含义很广的词,事实上,前两次许庭生闹得那么逼真,结果其实什么都没碰。

  现在,他真的欺负她了,二十岁的男孩在欺负三十一岁的少妇。手在那里。

  这本不是计划中的。那一个刹那,他失去理智,她顺从,没阻拦他。

  准确的说,从生理的角度,李婉儿是许庭生遇到过的最具吸引力的女人,不单因为她的相貌、身材,还因为她不同于那些青涩的小女孩,她兼具娇弱与风情、韵味,三十一岁的她甚至连那一丝恰如其分的青涩和娇羞都不缺……

  许庭生和李婉儿都在颤抖。

  “你怎么不反抗啊?”

  许庭生贴在李婉儿耳根低声说话,气息缠绕她的耳垂。

  “嗯。”李婉儿说,“我,我欠你的。”

  不管这是李婉儿的真实想法,还是只是她为了安慰自己,给自己一个交待找的借口,这四个字一出口,对许庭生冲击很大。

  他不是圣人,但也不至于施恩索报,无耻到这个份上,这么小人。

  略微冷静下来的许庭生可以想更多。他想了很多。

  就像故事书里说的,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是本性,一个是人性。许庭生这一次决定给自己最大限度的宽容,他依然紧贴在李婉儿耳边,有些尴尬的问道:“你会用……吗?”

  “啊?”李婉儿“啊”了一声,然后面色若血凝,激烈的摇头。

  “那……呢?”许庭生不甘心道。

  李婉儿依然摇头。

  “天要灭我啊!”许庭生咬了咬牙,用尽力气从李婉儿身边挪开自己,是,就是挪开,刚开始很难,然后,转身,尽量快速的大步走向套房里间。

  “我先去洗个澡。”许庭生说。

  ……

  许庭生突然离开。

  李婉儿也慢慢平静下来一些,然后,她直接瘫软坐回椅子上。

  她很乱,不知该庆幸还是失落。

  她突然想起堂姐中午电话里教她的那些,有些懊恼,自己竟然真的什么都不会。她甚至开始后悔,后悔说“我欠你的”,她有感觉到,当时许庭生整个人僵了一下,然后就冷静了许多。

  “可是,难道说我喜欢你,我愿意吗?”

  这不符合李婉儿的性格和她现在的状态,而且事实上,她确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是还他,还是甘心愿意,还是兼而有之。

  不管怎么说,许庭生听到那四个字后的反应和他后来做的决定,让李婉儿对他的好感重又提升了很多,几乎回到知道他真实身份之前的状态。

  李婉儿安心了许多,随之而来竟然有些愧疚。

  听见里间淋浴的声音传来,李婉儿咬着嘴唇,犹豫许久之后,终于,默默解开了衬衣最上方的两颗纽扣,然后,低头,等待他的脚步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许庭生出来,他已经穿得整整齐齐,把整套西装都穿好了。

  带着几许尴尬的笑,许庭生回到李婉儿面前。

  李婉儿站起身来,低着头,贴近许庭生,把头抵在他肩头,然后,默默的,伸手去解他西装的纽扣,衬衣的纽扣,……

  许庭生要后退。

  她拽住衣襟拉住他,继续缓缓解着一粒纽扣,同时,声若蚊蚋的说道:“我愿意,我给你。不是因为欠你。”

  许庭生整个人耷拉下来,在李婉儿耳边沮丧的说:“可是,我刚刚自己解决了。”

  “啊?我,你,……”

  “解决”的意思李婉儿还是能弄懂的,现在她知道许庭生为什么突然跑去洗澡了,也知道他在浴室里做了什么了。

  心底的愧疚又多了几许,此时的李婉儿有些进退不得。

  “坐吧,我还有事要跟你说呢。”许庭生温和说道。

  “嗯。”李婉儿不敢抬头,顺从的退后,坐下。

  “你看,都怪我,本来昨天的意思是希望你能路过一下酒店,我有点事要办。结果你今天打电话过来,什么都不问就凶我、冤枉我,我恶作剧的念头一起来,就非要你来房间。然后,就变成这样了。对不起。”

  冷却之后,尴尬却一时间怎都消除不去。

  “没事”,李婉儿发现自己隐隐有些失落,竭力掩饰住了,说,“其实,你心里有个特别喜欢的人吧?”

  许庭生想了想,点头说:“嗯。”

  “那,你们现在没在一起?”

  “目前没有。”

  “她真幸运。”李婉儿说,“你,刚刚,你嫌弃我了吗?”

  “怎么可能,你看我刚刚那样子,怎么可能嫌弃你”,许庭生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