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儿不为奴 > 第四百零五章虎落平阳被犬欺
  <="">  北京。

  简亲王济度授定远大将军往福建平定海寇的圣旨刚下发不到一个时辰,得到消息的同安侯郑芝龙与其次子郑渡就已经侯在简亲王府了。然而二人在门房等了一个多时辰,却迟迟得不到简亲王的召见<="l">。

  门房中除了他父子二人还有不少前来拜见简亲王的官员在,有识得他父子的却是多半面带不屑,根本不理会,个别还算客气的也不过唤声“同安侯”就算招呼了,那话是一句也不愿多说的。

  郑芝龙对这帮官员的反应也是见多不怪,坐在长凳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来来往往的官员,人家和他打招呼,他也点头,哪怕起身和人家招呼时对方已经扭头而去,他也依旧不恼。看着,活脱脱一个和气翁。

  郑渡知这帮官员为何如此待他父子,和他父亲一样也不与他们置气,不过眼看着这天色就要黑了,简亲王却是还不肯召见,他心下难免上火,便低声劝乃父道:“父亲,咱们都来了这么久了,济度若是要见早就见了,看这架势,怕是不愿见父亲了。父亲不若先回去吧,省得在这叫那帮小人看轻。”

  “不急。”

  郑芝龙轻轻握了握儿子的手,示意他耐下性子。郑渡无奈,只能继续耐下性子等侯。

  半晌,终是有人过来叫了声:“同安侯走了没?”

  “同安侯郑芝龙在!”

  听到声音,郑芝龙眯缝的眼睛猛的张开,起身向来人迎了过去。

  来人是王府总管崔达海,汉军镶蓝旗的包衣,早先在郑亲王府当差,简亲王府建好后便拨了过来伺候。因办事能干得了简亲王看重,把这王府大小事务交给他管。

  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何况亲王府的总管。

  崔达海一亮相。门房侯着的大小官员全都不约而同起身,纷纷向崔总管行礼问好。崔达海只捡了几人点头示意。余下的却是看都不看。那些被崔总管回话的官员喜气洋洋,没被崔总管看上的也是满脸堆笑,哪个敢把自己当回事。

  郑芝龙顺治十一年的时候就封了同安侯,可在崔达海这个王府奴才面前,却是一点也不拿侯爷的架子,他上前竟是微微欠身向崔达海行了一礼,尔后笑容满面的问道:“崔总管,可是王爷要召见我?”

  崔达海鼻孔就差翘上天了。“哼”了一声:“王爷说了,他不日就要启程赴闽,事务繁多,实在抽不开空见你。王爷叫你回去,若你真报效大清,便叫你儿归顺,其他的话就不要多说了。”

  “是,是。”

  郑芝龙心下失望透顶,脸上却是满脸堆笑,他还想努力下。争取能够见到简亲王,便厚着脸皮道:“可否麻烦总管大人再去通报一声,我给王爷带的礼物都是海外的珍宝。京里市面上可见不着...”

  这话还没说完,崔达海就不快的打断了他,“哧”道:“我家王爷稀罕你这些宝贝?你若舍不得,我这就叫人给你拿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总管万勿误会,这些珍宝不过是郑某人对王爷的一番孝敬,王爷能收下便是给郑某天大的面子了,郑某哪里有借重的意思,总管千万不要羞杀郑某。郑某只求见王爷一面。还请总管能够通融一二!”

  郑芝龙低声下气的样子令得儿子看了都心疼,可崔达海却是不在乎。并且明显不耐烦了,摆手斥道:“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了。王爷现在忙得很,叫你回去,你若真为大清好,就叫你那做海寇的儿子早点来归,那样父子同朝,两代为侯,岂不佳话?”说着作势就要走<="l">。

  郑芝龙忙从袖口掏出一张银票塞给崔达海,赔笑道:“小小意思,还请总管笑纳。”

  “唔。”

  见是张一千两的银票,崔达海态度顿时缓和了许多,左右看了眼,那些巴巴望着他的官员们忙识趣的将脸侧到一边。

  崔达海将银票往袖口一塞,轻笑一声,低声对郑芝龙道:“同安侯,实话告诉你吧,王爷真没空见你。不过你放心,王爷说了,你儿子的事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你同安侯忠心大清,你儿子的事断不会牵涉于你。”

  郑芝龙听后,立即万分感激地道:“多谢总管实言相告!”

  崔达海笑了笑,郑芝龙得了准信,哪还敢耽搁,忙与崔达海告辞,带着郑渡亦步亦趋地走出王府大门。

  上了自家的马车,父子二人刚才的笑容却都不在,走到前街拐角处,见四下无人,郑渡方骂了句:“狗眼看人低,一介奴才也敢这么怠慢父亲,真是该杀!”

  郑芝龙叹了口气,苦笑一声,想他当年何等豪杰,手握十万雄兵,还能拥立皇帝,今日却落得连个管事奴才都要奉承的地步,这落差,实在是让他有苦难言。虎落平阳被犬欺这话,他这几年可是体会得不能再深了。

  见父亲一脸落寞,郑渡有些不甘心,犹豫再三还是说道:“父亲,大哥信中所说之事,父亲认为是否可行?”

  “此事关系太大,成了,东南变色,不成,恐怕你大哥再难在福建立足了。”

  郑芝龙犹豫不决,街上却有蹄声传来,他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几骑急匆匆的从他马车边奔过去,看方向是奔简亲王府去的。

  郑渡眼尖,看得当先骑士眼熟,说道:“好像是达素。”

  “达素?”

  郑芝龙有些奇怪,达素是护军统领、内大臣,他这么着急着慌的往简亲王府去干什么。

  “达素这么晚去找济度做什么?”郑渡也很好奇,想了想,对外面说了句:“郑二,你拿银子去套套话,看看达素这么晚到简亲王府干什么。”

  “好咧!”

  赶车的郑二是郑芝龙早年在日本时收的一个浪人武士,对他十分忠心,在中国这么多年,汉话说得也极其熟练,这些年在京中替郑芝龙来回办事、传递消息的都是他。

  郑二过去将银子一递,那几个送内大臣达素来的护军也没多想,京中达官贵人打探消息的多了,再说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明儿就能满京师都知道,便将事情说与郑二听。郑二当时听得就是心惊,赶紧回来禀报。

  “你是说平南王尚可喜死了,靖南王耿继茂反正归了明,靖南将军哈哈木战死,广东三府四十八县归了明?”

  郑芝龙和郑渡父子二人被这消息都惊得合不拢嘴。

  .........

  骨头速度不快,为了作品质量也不愿流水,所以还请大家不要见怪骨头更新慢。再说每天7500字左右的更新量已经不低了。(未完待续。)<=""><=""><=""><=""><=""><=""><="l"><="l"><="">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