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化星 > 第【0398章】周动对战冷洪(二)
  “一、二、三……十六、十七、十八!”

  鬼王认真地查着冷洪布下领域之内的灵剑数量,干咽了一口口水,脸色苍白地转头看着孙冲问道:

  “刚才冷洪打败慕容雪用的是几把灵剑?”

  孙冲的目光中几欲喷出火来,他的声音都嘶哑了,紧攥着双拳低声吼道:“是十一把。”

  在这一瞬间,鬼王的脸上几乎就露出绝望的神色,他突然运转起全身的真元在胸膛中,向着山下高声喊道:

  “冷洪我艹你祖宗,以大欺小你不要脸。空冥大圆满期来参加空冥期下第一人的选拨,你奶奶的脸都被狗吃了?”

  鬼王的这声喊一下子将群山之上的观战修者都惊动了。

  先前看着慕容雪一脸黯然地走下去,所有人全都感觉无限的心酸,而现在又出来一个天才纵横之辈马上要被这个怪老子打败,人们一时心中全都感觉极度的不甘与痛恨。

  如果没有冷洪,这么一场擂台赛将是多么精彩多么震撼人心的盛会,才华横溢的修者横空出世,一个比一个更强,如前仆后继的海浪一般将比赛掀起一个又一个的**。

  而现在,这个空冥大圆满期、老而成精了的怪物凭空在这样的比赛中横插一脚,将本是百年盛会的比赛搅和成一团稀泥,任何的天才出世,都被他恶狠狠地打压下去不让冒头。

  虽然冷洪所为一切都在比赛规则之内,但是做为一个号称散仙之下第一人的上仙,和小辈们脸红脖子粗地争夺一个小孩子才喜欢的苹果,你好意思吗?你还要脸不?

  刹那间,群峰之上巨大的喧哗声沸腾着响了起来,人们纷纷咒骂冷洪不要脸之际,就差往下扔石子果皮之类的来砸他了。

  ……在冷洪的剑之领域之内,周动也竭尽全力地将神火领域张开,勉力抵挡着厚重粘稠的外部力量。

  而正在这时,冷洪遥遥直挥着十八道旋转无极的金剑,排成了一长溜剑芒,如一条真正的巨龙一般首尾衔接着向周动极速地撕抓而来。

  这溜剑芒的力量大到了一个极致,极为轻易地划破周动如深海旋窝一般的真炎领域,将空气都刺出一溜火光,以金石洞开的锋锐气势向他的胸前电射而至。

  “这次周动危矣!”

  胖胖的于顺刹那间就将如刀的目光隐藏在暗处,在心中长呼一声。

  “天啊,完了。”

  这一刻,鬼王也将马上又要喊出来的骂声咽了回去,“咕噜”一声,他伸了伸脖子,感觉一时胸中憋闷至极,一股火气仿佛发酵了一般在疯涨着,眼神中全是绝望至极的神色。

  而慕容雪此刻额头都隐布黑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周动的这一战急成这样,连雪山崩于面前都颜色不变的自己,竟然在周动遇险时频频地惊慌失措。

  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周动是唯一一个可以与自己相提并论的绝世天才吗?是因为自己心中升起的那一丝引为知已之感吗?

  慕容雪现在知道,自己是想不明白这些事了,她的手指间突兀地出现了一枚暗金色的龙鳞,这是二殿主郑而重之地交给她,告诉她无论千里之外,只要遇险捏碎这枚龙鳞,二殿主必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救她的信物。

  而现在,她不惜动用这枚极为宝贵的护身符来为周动祈求一次救命的机会。

  就在慕容雪的手指堪堪要用力捏下之际,却在刹那间停下了,手指都因为用力过猛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慕容雪看到,在剑之领域中,周动并没有闭目以待,就在一溜飞剑飞速地袭到周动身前时,突然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动的浑身功力竟然一下子深沉地收敛起来。

  而在周动的体内,金乌体外的力环霍然间狠狠地压缩,两道淡紫色的粗壮力环以及里边十道小力环,这一刻全部凝练到一处两两融合,一下子周动刀身中的力量就细窄到一个极致,“呲”地带过一道极为轻微的破风声向那一溜金色长龙劈去。

  混元真经。

  到现在为止,周动习练这武技阁内三百六十号武学以来,虽然没有达到三道力环融合的境界,但是却也为时不远了,而这一手段,就是在海青城那么嚣张地叫嚣之时,周动都没有动用,做为压箱底的东西到现在才终于拿了出来。

  “当”地一溜火光,周动霍然间凝练无数倍的真元迎面与那条金龙相撞,一声哑然巨震之后,以周动为中心一道冲击波向四周急速地扩散开来。

  刹那间山谷中飞沙走石,劲射而出的沙石如最恐怖的暗器一般,将四围的山壁顿时射的千疮百孔,无数的山石如雨般“唰唰”地倾泻而下。

  而这一击之下,周动与冷洪同时闷哼一声,“腾腾腾”地向后退急速退去,两个人同时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却显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周动的这一刀下来,山谷间完全静止了。鬼王孙冲等人如傻了一般目瞪口呆地瞪着场地中的这一异像,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他们即使层次再低到现在也明白过来了,周动这位大师原来一直以来都没有将全部的实力拿出来。在海魂第一剑这等高端的比赛中,这位变态竟然还一直在留有余力。

  现在慕容雪也感觉自己彻底地傻掉了。山风吹动她猎猎飞扬的白裙,可是她的身体却如僵硬了一般一动不能动。

  “竟然和十八柄金剑相持而没有落败?”

  慕容雪的心现在仿佛都不跳动了一般,在她眼中,时间都凝固在了方才那一刀之上。

  冷洪的十一柄金剑就已经让自己吐血了,而十八枚金剑下,周动居然可以与之拼个两败俱伤,那岂不是说,周动要比自己还要强上许多?

  那岂不就是说,如果没有冷洪的话,这场海魂第一剑的比赛,自己也完全没有资格取得最终的胜利?

  慕容雪想起比赛这么长时间以来,周动一直都是淡淡的微笑的表情,就是在众人全都担心不行的时刻,他都是一付云淡风轻、从容不迫的感觉,慕容雪才知道,原来这个混蛋小子心里一直是有数的。

  现在想来,周动在第一战用刀长蹂躏海青城这时,这小子明显的是在故意拿刀玩他呢,可笑那个盗神还那么嚣张狂妄地向上狠冲。

  而正在众人尚还处于惊骇之中时,突然感觉场外有一道不同寻常的异样声音。

  众人慌忙中视线向那里扫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悠悠转醒的盗神海青城,浑身如血葫芦一般地躺在那里,看到周动方才那一刀,用手抖抖地向前指的,“呕”地一声又背过了气去。

  看到这一幕,“轰”地一声,群峰之上暴发出冲天的笑声,顿时各种各样的欢呼声、加油呐喊声也一下子就响了起来。

  观战的修者们感觉太过瘾了,最终冷洪也没有将所有发些萌芽的天才全都灭掉,因为有一个天才,业已成长到与他足以相持的地步。

  而海魂第一剑最终的决赛因为周动的横空出世而大放异彩,而使这场百年盛宴一下子变得星光万丈。

  “冷洪你个老匹夫,现在你还狂不狂了,怎么样,天下英雄不是你完全能消灭光的。”

  “周动加油啊,将那个老匹夫狠狠地砍死,砍成海青城一样的血葫芦。”

  “周动大师使劲啊,最后的胜利是属于你的。”

  “冷洪啊,识趣的你就自己下去吧,何苦拿着一张老脸在这里丢人现眼呢,哈哈哈……”

  ……随着群山的沸腾,尚雅晴、萧雨还有那九大美女们也全都兴奋地欢呼纵跃着,今天的周动在冷洪的打压的,战斗的一波三折,异峰突起,让人看的目眩神施,酣畅淋漓。

  当周动一刀将冷洪十八柄金剑之力都劈回去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必将是一个万众欢腾的曰子,山谷中必将是一场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而无论如何,周动在这场战斗中,已经再一次书写传奇,他的大名必将同他的那一刀一起永载海魂岛的史册。

  对于这样一位史诗般的英雄,这些美女们一起疯狂了。

  ……没有人猜到周动的最终实力,是因为周动将自己隐藏的太深了,并且他层出不穷的手段也让人们忽视了他隐藏在一切背后的力量。

  通过炼化无数枚珍罕的灵药,周动的功力飞速上涨,而在比赛之前的几天之内,周动还抓紧一切时间炼化那些金丹,使得他的实力在空冥初期中也略算中游了。

  他手中这柄庚金长刀,其威力可不下了一柄四级灵器,如此锋锐的力量让周动有了撕裂一切真元的可能。

  而周动压箱底的功夫——混元真经,那可是在武技阁内排名最高的武学啊。

  并且做为妖族不传之秘,如为周动量身定做一般,正好适合周动的金乌修炼,这样的武学比慕容雪的流光剑法不知强上了多少倍,发挥出的威力又怎么能不产生石破天惊的效果呢。

  这么多的元素加在一起,只能说周动为自己迎战冷洪,做了最充份的准备。

  现在场中,周动与冷洪同时放弃了无用的领域力量,真刀实枪地拼在了一处。

  二人同时打出了真火来,刀剑荡起狂猛的山风,一时电闪雷鸣,轰隆隆地整座山谷间都在震颤。

  而慕容雪现在向这场拼斗凝神看去,竟然越看感觉越是心惊,越看越觉得的心中发紧,手心中冷汗浸浸。

  冷洪的剑道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每一剑挥击出去都妙到毫巅,每一剑都携带着天地自然的玄奥之力,强悍到惊人。

  在这样的剑道下,慕容雪感觉自己现在已经看的眼花缭乱,如果真处于场中拼斗,那么自己现在早就已经应付不暇败下阵来。

  慕容雪现在才知道,这冷洪尊为空冥大圆满期,确实有着极为精深的业艺,不完全是靠蛮力来欺负她们。

  而慕容雪再反观周动,却感觉心中“嘶嘶”地冒着凉气,周动给她带来的震惊竟然绝不在冷洪之下。

  那柄长刀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呲呲”地极低的破风声显示刀中的劲力已经凝练到了一个极致,动辄就是将阻挡在前方一切撕裂的惨烈气势。

  而周动挥舞出的刀境就连慕容雪看了都感觉心惊肉跳,都感觉目眩神迷。

  周动的长刀上带着的一股寂灭感的天地之道的力量,每一式都犀利狠辣到极点,其凝练的杀气与血腥意韵,比那个杀人无算的盗神海青城竟然只多不少。

  对于这样的刀法,慕容雪心中除了苦笑毫无办法,她想像不到,在周动身上究竟经历了何种惨烈的战斗,才会让这位在修界还只算是少年的小辈,就凝聚了这等专为杀戮而存在的刀境。

  周动的长刀在与冷洪的对敌过程中,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并且甚至有越战越勇,与冷洪疯狂着争抢上风的势头。

  站在场外的陈青锋与于顺二人看了周动这样的刀法,感觉心中狠狠地抽搐到了一起。

  陈青锋脸色惨白,他知道,在周动这样刀法的全力发挥下,他陈青锋最后会败的极惨,比在慕容雪手下败的要丢人的多的多。

  陈青锋此刻双拳紧攥,手心中被十只指甲攥的鲜血淋漓可是毫不自知,他的心中痛楚比他**上的要痛上百倍千倍。

  胖胖的于顺看着周动的刀法,他心中暗呼庆幸,庆幸自己没有与这位小祖宗交恶。

  想同有着这样刀法的人为敌,那么谁是杀手、谁才是待宰的羔羊啊?

  ……群峰之上沸腾了,山谷之间的战斗也沸腾了。

  周动与冷洪这一仗,整整一个时辰下来竟然没有分出胜负,激烈到这等程度的强强对决让每一位观战的修者们狂呼过瘾,心中兴奋的无以复加,都觉得这百年一届的盛会不虚此行。

  看着场中越战越勇,打出了真火的周动,这一刻就连尚洛都感觉一股迫切想要战斗的热情凭空高涨。

  被冷洪打败以来,他蛰伏了太久,他忍耐了太久,而今天,看周动现在的实力,他极有可能替自己在万众瞩目之下狠狠地将那一战之仇报还回来,尚洛就感觉心中一口闷气终于可以长长地吐出来了。

  而在这突然之间,尚洛的目光就定格在了一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