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武独尊 > 第两百一十六章 落难天武域
  这个银球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庞大,相反还显得十分的渺小,仅仅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然而它里面所涌动的滚滚澎湃能量,却如海浪一般汹涌可怕,所释放出的恐怖威压更是让人感到一阵由衷的恐惧。www.vodtw.com

  “呼呼!”只见那银球每转动一拳,古洞四周的狂风就立刻增强了一分,周围的虚空一下子就成了一片真空地带,无数的元气还有沙石灰尘,都在第一时间被银色光球给吞噬吸收一空,彻底化为它的一份能量。

  整个古洞顿时一阵地动山摇,剧烈猛颤。

  银色光球在吞噬了这些能量之后,其声势变得更加恐怖骇人,让陆秋都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死亡威胁。

  “好强的声势,好可怕的天赋神通,这就是角蚩一族的天赋神通,也实在太强了吧?居然能瞬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能量来!”陆秋显得十分的动容,那只紧握着龙神刀的修长大手也不知是否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好似有些微颤。

  “陆秋,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很狂妄了,现在怎么害怕了?哈哈……别以为你意外获得了龙神刀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将本尊给放在眼里,现在本尊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角蚩一族天赋神通的厉害!”

  “吞天噬日!”赫斯桀桀一阵狞笑,随后他只是对着银色光球轻轻一弹,紧接着,那个银色光球就像炮弹一样划过虚空,瞬间带来一股可怕的毁灭能量。

  在银色光球之前,整个古洞都彻底失去了光明,刹那间陷入了一片寂静黑暗之中,惟有半空中那个银色光球光芒万丈,照耀八方。

  “轰轰!”但凡阻挡在它面前的石壁,还有地面都瞬间被其砸成了粉碎,然后又继续带着这股恐怖的毁灭之威朝陆秋高速袭来。

  看到这一幕,陆秋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凝重,那只紧握着龙神刀的大手又不由紧了紧,轻轻爱抚呢喃,道:“龙神刀,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那么肯定是认定我就是最适合你的主人,现在,请你将所有力量都赐予我,助我灭掉这个异族强敌吧!”

  “嗡嗡!”

  宝刀有灵,更何况是龙神刀这把曾经叱咤风云的绝世神兵,下一刻,龙神刀便做出了热情的回应,整个刀身轻轻一颤,紧接着一股无名的力量顿时从龙神刀内快速涌入陆秋的体内,让他一瞬间仿佛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啊,霸字决,给我斩!”最后,陆秋突然忍不住仰天狂吼出声,整个肉身就突然化成了柄十丈长的惊天长刀,化成了一头庞大骇人的狰狞血龙,一闪而逝,然后与那急速飞来的银色光球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

  “咔嚓咔嚓!”

  整个古洞顿时一阵天崩地裂,大半个古洞都被这股恐怖的能量余威给击穿成了粉碎,石壁塌陷,无数的山石滚滚而落。

  古洞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百米宽的恐怖窟窿来,外面乱流汹涌,元气肆虐。

  陆秋,还有赫斯第一时间就被这股可怕的爆炸余波所淹没,重重甩向了虚空。

  “咻咻!”就在这时,两束璀璨的金光突然从天而降,瞬间就将陆秋和赫斯给笼罩带离了现场,消失一空。

  这两束金光来得非常突然,非常鬼魅,正是天神殿刚刚开启时的接引神光。

  “咻咻咻!”同一时间,整个古神秘境,上至天神殿,下至外面的无数宝地都纷纷漫天洒下了无数的金光,朝蛮荒域和天武域的武者身上疾掠而来。

  “啊,怎么会事?古神秘境的关闭时间不时还没到吗?怎么会突然发生异变,这到底发生了状况?”

  “陆秋到现在还没归来,不会出事了吧?”夏梓菡抬头看着天空忽降的那束金光,一颗芳心就不禁变得有些七上八下。

  只可惜,她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再来思考这个问题,她与古神秘境的所有寻宝武者一样,都在同一时间被那接引金光给带离了古神秘境。

  ……

  危机四伏的罪恶深渊之北,有一片广袤富裕的大陆,这座大陆名为天武域,它广袤无边,由九州十领所组成。

  这里的每一洲面积都比陆秋所在的蛮荒域还要庞大,是许多武者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

  秦洲坐落于天武域极西之地,它比邻着中州大陆的一大险地极罪深渊,这里人杰地灵,武道昌荣,宗门林立,曾诞生多许多威震天武域的绝世强者。

  秦洲自古以来就多灵山宝地,栖霞山更是秦洲内一座非常有名的名山。

  “蓬!”

  这一天,巍峨雄伟的栖霞山内突然从天降落一个黑影,仔细一瞧,这个黑影居然是一个浑身带血,衣裳褴褛的黑衣少年。

  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十分精神清秀,然而此刻他的清秀面庞早已变得苍白一片,毫无一丝血色,气息更是时有时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模样。

  少年一直躺在那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日月。

  ……

  “石师兄,你说我们两人是不是很倒霉,宗内有那么多的同门师兄弟不派,偏偏将我们两兄弟给派出来干那苦差事。”

  “唉,谁说不是呢!要怪只怪我们在宗内没有任何的强援,好事轮不到我们,坏事第一个就会轮到我们这对难兄难弟!就拿这次的抓人任务来说就是已经费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像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咱们根本不敢去得罪,至于那些散修武者早在前阵子闻到风声之后就逃得一干二净,能跑早就跑掉了,所剩的都只不过是些虾兵蟹将,根本无法满足掌门的要求,你说掌门派我们去抓一些血食,岂不是难为人嘛?”

  “可不是,屁大点的栖霞山只要消息稍微有点灵通之辈,都应该已经跑掉了,我们现在上哪里去给掌门抓血食去?”

  “别说了,越说为兄心里就越不平衡,此事不提也罢,我们还是去那边逛一逛吧,等期限已到我们再回去复命!”

  “也好!”

  栖霞山深处,这一天突然从山坡上走来一对蓝衣青年。

  这对蓝衣青年看上去都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长得气宇轩昂,风度不凡,全都穿着一袭统一的制式蓝衣,只见那蓝衣胸口处竟锈着一个一柄古朴的黑色重剑。

  他们一路行色匆匆,愁眉不展,也不知被何事所困扰着?

  两人一路从山坡上下来,穿过无数的密林和山道,最后终于抵达清秀少年落难的地方。

  “石师兄,你看,那边好象有个受伤的武者呢,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这时,年纪稍少的那名蓝衣青年终于发现了半道上的清秀少年。

  “林师弟,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吗,难道还嫌我们事情不够多嘛?”石师兄顿时不悦的教训道。

  “不是的,石师兄。小弟刚才并不是那个意思,反正我们这次也是出来抓人,要是那个受伤的武者刚好符合本宗的要求,那岂不是省了很多事,我们哥俩也不用在继续到处乱窜,瞎忙活了!”

  “哦,你说的好象也有些道理呀。”石师兄闻言顿时心头一动,随即就快速迈步上前,朝林师弟大声招呼,道:“走,我们一起过去瞧瞧!”

  “嘶,这人之前到底经历了怎样惨烈的大战,居然伤成这副模样,他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当石师兄和林师弟两人联袂来到清秀少年之前,看到那一身的恐怖的伤势时,也忍不住有些动容。

  只见地上的这个清秀少年全身血肉模糊,伤痕密布,密密麻麻,足有数十处伤口,一些严重的伤口甚至都已经伤到少年的关键要害。

  像这种严重的伤势,哪怕是已经成就了蜕凡宝躯的蜕凡境老怪也不见得能顺利存活下来,更不要说眼前这个只有合体境中期修为的小武者了。

  “石师兄,怎么样?这个人好象只有合体境中期的修为,能符合本宗的要求嘛?”林师弟见石师兄半天不曾吭声,顿时心急问道。

  “呵呵,这个人的修为是只有合体境中期不假,但是林师弟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石师兄摇头一笑,有些高深莫测的说道。

  “哦,师兄莫非看出了什么名堂出来?”林师弟大感好奇道。

  “当然,你不觉得这人能坚持活到现在不是很奇怪吗?我想除了那些肉身强悍,血气充盈的武者外,恐怕没有人能够在受了这么重伤的之后还能活下来!”石师兄微微一笑,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肉身强悍,血气充盈?那岂不是最需要的血食嘛!”林师弟激动的惊呼道。

  “不错,这人确实是本宗所急需的血食,不过想要让他真正发挥用处,那还得暂时治好他身上的伤才行,否则他人一死,那就说再多也无用了。”石师兄微微颔首建议道。

  “那好,我们先将这人一起抬回宗去,等治好了他身上的伤势再说!”林师弟立刻颔首附议,随后便跟石师兄一起联手将清秀少年给抬了起来,转身朝他们宗门所在的方向疾掠而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