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悍臣 > 第349章:不太愉快的谈话
  小院子自成一片天地,两个小家伙平时都很少出去,一方面是因为张儒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另一方面是俩人都不是喜欢出去溜达的性格。

  每天除了教屠胡的蒙古先生和教马同袍的几个先生会经常出入这个小院子之外,苏七七走了之后来小院子最多的就是范无咎师徒。

  江湖范无咎是真心对两个小家伙喜爱有加,而范统,更多的则是爱屋及乌的味道。

  院子内,屠胡抚琴自殇,马同袍挥舞竹剑,二人的表演相得益彰,谁都没注意到,张儒已经在门口观察很久了。

  一曲罢,剑舞止,石桌旁苏七七曾经穿过的白色纱衣挂在十字木架上随风飞舞,似乎是苏七七在为二人鼓掌。

  两人做了同样一个动作,十分整齐的对着苏七七的衣裳鞠了个躬。

  马同袍气喘吁吁的拉着屠胡的手道:“屠胡哥哥,你说七七姐姐会不会回来?”

  十来岁的马同袍稚气未脱,可心里明镜似的,心中依然有希望苏七七回来的期盼,不厌其烦的询问,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成长之后不至于忘记那个如母一般的姐姐。

  屠胡目带哀伤,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俊朗的脸上写满了颓废:“会的,七七姐姐一定会回来的。她说过,她要看着我们娶妻生子,还要帮着我们教孩子呢!”

  马同袍挥舞着已经不再肉呼呼的小拳头,满脸坚毅:“对,七七姐姐一定会回来的。以后不管那个负心汉心里还有没有七七姐姐,七七姐姐都是我们的亲人。”

  屠胡冷脸道:“你放心,谁也没法取代七七姐姐的位置。”

  马同袍仰着脑袋问道:“可是我听说最近有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已经住进了侯府,你说再过几年,侯爷是不是会忘记七七姐姐啊!”

  屠胡咬着后槽牙道:“定边侯府,只能有一个女主人,这个女主人,除了七七姐姐,谁都没资格当。侯爷要是领别的女人进门,来一个,我就赶走一个,来两个,我赶走一双。”

  “恩!我帮你!”马同袍这小家伙也气鼓鼓道。

  看着两个同仇敌忾的小子在那里赌咒发誓,张儒不由哑然失笑。苏七七对两个小子的意义到底有多重要,他是十分清楚的。

  可没想到这两个老家伙足不出户,对府上的事情却如此了解,而且还把江采薇当成了狐狸精来对待。

  他举步走进院子,故意干咳一声,成功吸引两人的注意力之后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你们两个小子在嘀咕什么呢!”

  马同袍十分狡猾的钻到屠胡身后,小手乱摆:“没,侯爷,我们什么都没说。”

  屠胡可不管这些,直截了当道:“我们两兄弟在商量怎么把以后你领进门的狐狸精赶出去。”

  张儒本意只是为了吓唬两人一下,没想到屠胡竟然直接说了这话,这下反倒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换了一会后,他有些尴尬的笑道:“额,什么狐狸精,这府上都是自己人,没有所谓的狐狸精。你们俩小子人小鬼大,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好。”

  屠胡根本就没打算给这位在大明算得上权倾朝野的侯爷什么好脸色,黑着脸问道:“侯爷贵人事忙,今天怎么有功夫来看看我们这两个没爹没娘的孤小子了。”

  张儒佯怒道:“屠胡,你怎么说话呢!本侯事情是多,对你们也的确有些忽视,可这不代表本侯就不在乎你们的成长。”

  屠胡饶有兴致的点头道:“嗯嗯,侯爷教训得是,我们两个吃您的,住您的,的确不应该这么跟您说话。是屠胡的错,侯爷要是生气,屠胡自请惩罚。”

  张儒没好气道:“得了,你小子别阴阳怪调的。这次来,是有事要跟你说。”

  第六感十分敏锐的马同袍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死死抱住屠胡的大腿:“不行,屠胡哥哥不能走,我不让他走。”

  屠胡脸色微变,知道自己的使命即将到来,他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拉开了马同袍,而后不管哇哇大哭的马同袍,一边走向张儒一边道:“侯爷,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说话。”

  张儒点了点头,看着马同袍叹了口气。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屠胡舍不得马同袍,马同袍也舍不得屠胡,他们这份情谊,是十分难得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两个小子之间的情谊,一点都不亚于张儒和朱佑樘的感情。

  走到一个僻静处,张儒沉默良久不曾言语,让屠胡去草原,本是许久之前就做出的决定。而今,看到马同袍的样子,看到屠胡的不舍,他竟然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了。

  最后还是屠胡十分通情达理的主动询问:“侯爷,是不是时候到了。”

  张儒点了点头,依旧没说话。

  屠胡道:“屠胡可否斗胆求侯爷一件事?”

  张儒有些诧异的抬头:“啊,什么?你说吧!”

  屠胡道:“我只是鸦角山边军一小卒,能够在逃得一条性命,全托侯爷之福。更不要说在侯府过着一般孤儿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这一切,都是侯爷给的。

  屠胡本不应该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是屠胡从小无父无母,要不是将军收留,或许屠胡早就死在了冬日的寒潮之中。

  鸦角山一战,将军战死,那么多百战余生的老兵战死,唯我不死。

  那一日,屠胡便发誓,今生不将鞑靼人杀个片甲不留,屠胡愧对九泉之下的屠胡将军。

  来到侯府,七七姐姐就像亲姐姐一样对待我和小同袍,从她身上,我感受到了母亲的味道。那是我在鸦角山军营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

  可在侯府,我得到了。

  我从心里感激侯爷,感激七七姐姐,但是天不遂人愿,七七姐姐出事了。我知道那些事情不能怪侯爷,也不能怪侯府的任何一个侍卫。

  一切,都是命运。

  侯爷是大明的中流砥柱,也是大明的希望。

  侯爷和陛下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如果让侯爷实现自己的抱负,大明将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可惜,屠胡不是一个以国事为重的人,屠胡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想着让自己关心的人过上好日子。

  那些远大抱负,与我等升斗小民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屠胡请求侯爷答应,屠胡一日不从草原归来,侯爷一日不得迎娶七七姐姐以外的女子进门。”

  他这个要求,可以说是十分过分的,毕竟如果他今生都没法从草原归来,那就意味着张儒这辈子都没法娶妻生子了。

  作为这个时代的男人,娶妻生子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不亚于升官发财。而屠胡明知这一点,却提出了一个近乎无礼的要求。

  张儒不再沉默,皱眉道:“你可知你所求代表着什么。”

  屠胡目光坚定,双拳紧握:“我知道我的请求可能不近人情,但是我是以一个弟弟来求姐夫,不是以一个手下来求侯爷。”

  张儒漠然道:“不管你是以什么身份求我,你的请求都是十分无理的。七七现在已经走了,她不会回来了。”

  他这里的走,指的是死的意思。

  可屠胡的回答却让他准备好的理由全部变成了废话:“只要你愿意,七七姐姐绝对会回到你身边。也许你这个当局者并不知道七七姐姐在你身上花费了多少工夫,可我们这些局外人却看得十分清楚。

  为了你,她放弃了自己在白莲教的一切,甚至不惜跟生父断绝关系。为了你,她放弃了一个富可敌国的追求者唐傲,甚至不再理会那个性情十分不错的公子哥。为了你,她甘愿背着荡妇的名声,即便这些风言风语会时不时的传进她的耳朵。

  她是我姐,你负她,我不放过你。”

  看着已经到了自己耳朵高的屠胡,心中慨叹这孩子已经长大了的同时,也涌现出许许多多苏七七对他的好来。

  一时间,张儒也是感慨良多。

  屠胡不等张儒说话,又道:“七七姐姐同意,那个狐狸精可以成为侯府的女主人之一,七七姐姐如果不同意,那个狐狸精踏入侯府一步,我屠胡即便是在草原,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侯爷要么就别让我去草原,一旦去了,就得保证七七姐姐高兴。不然的话,就算是背上历史的骂名,屠胡也不惜挑起汉蒙两族之战。”

  看他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说笑话,张儒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屠胡,你确定不需要收回刚才的话?”

  屠胡斩钉截铁道:“我活着已经是愧对鸦角山三千死战不退的袍泽了,如果我还不能为自己在乎的人说一句公道话,屠胡活着何益!”

  张儒冷冷道:“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屠胡目视前方,浑然不惧:“若是七七姐姐不高兴,屠胡不惜挑起两族之战,不死不休!”

  张儒怒了,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些话,你留着跟地底下那些死死守护着大明国门的老兄弟说去。本侯的事,不用你管,本侯的人生,任何人都不能左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