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虎 > 第六章 垭口伏击【下】
  第六章垭口伏击[下]

  再有就是——安全问题。别看班长可以帮自己讨到实弹,但实弹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可以参战的机会,并不意味着自己可以任性胡来。而且这也不是高烈度的国与国之间大战的战场,低烈度的武装交火,注定不需要太多不安全的士兵参与。

  在真实的战场中,被紧张的新兵干掉的老兵不在少数。一般情况下,老兵不会让枪膛里有实弹的新兵站在自己身后。否则,新兵一紧张,手指稍一哆嗦,老兵就饮恨沙场了。

  可见在真正的战场上,让新兵跟在自己身后,把后背交给新兵蛋子,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即便是在今天这种情况,枪口前面空无一人,稍嫩一点的战士也和种纬一样被再三要求服务命令。

  其实,这何尝不是军人素质养成的重要环节。

  在中东的战场上,曾经发生过这么一起真实的案例。

  意国某记者被当地部落武装绑架为人质,意国展开了大规模营救,废尽快千辛万苦,意国特工终于把该人质解救出来,便马上把人质送上车准备带往安全地带。

  可就在通过美军设置的某检查站时,意外发生了。

  悬挂意国国旗的车辆,在距离美军检查站还有一段距离,在根本没收到把守检查站的美军的任何警告的情况下,遭到了美军的猛烈射击。意国特工未来得及有时间做出任何表明身份的表示,只能在美军猛烈火力袭击下把人质按在了身下。

  结果,美军朝这辆一枪未放的车发射了一千多发子弹,把这辆车打得千疮百孔。意国特工当场死亡,刚刚被营救出的人质也受了伤。

  事件一出,意国哗然。意国总理贝尼愤怒不已。

  要知道该检查站仅有一个排的美军,一千多发子弹意味着这一个排的人,都打空了枪。这是正常的检查站的手段么?未经任何识别就如此对付一辆一枪未放的车辆正常吗?

  意国总理愤怒了,意国喷子也没闲着。

  他们忙着在社交媒体上争论,该特工是直接死于枪击还是死于保护人质的过程中?

  如果是因保护人质而死,那无疑他应该算是英雄。可问题是,美军的开火只在一瞬间,该特工是反应过来以后扑倒了人质,还是被击毙后压住了人质?这是对英雄身份的认定是有本质区别的。

  更何况,按常理推断,意国特工应该清楚地知道人体是无法阻挡子弹的射击的。也就是说,该特工应该明白自己的掩护行为未必能够保护人质的安全,特工主动作出保护动作的可能性在逻辑上可能不成立,该特工更像是被打死后压住了人质,而非主动保护。如果是那样的话,该特工的行为是否只能算做因公殉职?

  喷子妖言一出,意国公民震怒,纷纷跳出来指责喷子人丧失人性,用所谓看似合理的逻辑玷污英雄。

  喷子也粪怒了,他们以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站出来说,要防止官方不负责任的虚假宣传和凭空造英雄的行为,这是对意国人民智商的污辱,对意国年轻一代的毒害云云。

  面对本国喷子和美军的搪塞,意国总理心力交瘁,不禁叹曰:掏屎易,掏喷子脑中屎难!

  但意国总理或许不知,由于意国人口少,喷子人数相对也较少。在东方的某国,喷子以绝对数量称雄世界,甚至连半个多世纪前牺牲的英雄都被它们“挖“了再来,哪怕喷子们享受着这些英雄们一手缔造出的和平生活,喷起来也未曾嘴软!

  这一案例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美军士兵心理素质很差,战术素养低劣,对战场形势判断盲目,对生命极不尊重。

  有人说,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某种程度上这话是有道理的。但对那些心理素质差,战术思想残缺的人,再多的子弹也只是缓解心理压力的工具而已。

  相反,对手中武器保持敬畏,严肃纪律条令的执行,却恰恰是我军保持战力的关键。

  每年都有新兵因为拿着带弹的枪乱晃被班长踹倒,也会有人因为用空枪指人被老兵骂。就连大学生军训,也有拿着枪玩个性摆拍自杀镜头的,让班长好一顿修理。

  种纬当然知道遵守纪律的意义,但急于立功的他心里有团火在烧。

  班长也知道种纬心理想的什么,面对心里有火的尖子兵,韩旭只能告诫他机会还是有的,规矩就规矩之类。

  骄燥了许久,理智还是战胜了情绪,种纬选择遵守纪律。自己之前就是因为过于放松才出了问题,不能再出问题了。更何况,种纬通过观察发现,被允许子弹上膛的也就是排里不多的几个狙击射手。

  匪徒就是匪徒,目标比预计的出现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大约上午九点四十左右的样子,目标终于出现了。

  远远的,山间公路的尽头出现了几个蚂蚁般的小点,缓慢地向伏击阵地挪动着。

  全团狙击第一把交椅的副排长左震,和特一连连长高俊岭,以及团部的作训参谋谢金广共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哨位。看来,这个哨位实际上就是这次伏击战的前沿指挥了。

  趴伏在自己的哨位上的种纬距离这个哨位不远,可以听到参谋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讲话:“不是说不小于六个吗?这怎么才五个?”

  略一沉吟,种纬就听到连长高俊岭压低声音对不远处的通迅员说道:“告诉大家,‘目标五个,不许出声音,可能有拖后的,听命令再行动’。”

  同时,参谋也让自己的通讯员把消息传回了后方的指挥部,要求后方与警方核实,同时确定下一步行动的授权。

  通讯员把连长的命令传给了就近的战士,再由得到命令的人把命令传给相邻的人。不一会儿,公路南侧土丘上的兵们都收到了命令。而通讯员却还要轻手轻脚地摸下土丘,跑到公路北侧继续传达边长的命令。

  此时虽然已经是90年代初,但我军的通讯系统还是六七十年代的货色,连级通讯使用的是一台书包大小的步话机。只可惜这玩艺动静挺大,在这种设伏的前沿阵地上根本没法用。除非需要和上级通信,一般连队内通信大家还是习惯人对人传信。

  就在不久前,中东的海湾战争刚刚结束。受这场战争的刺激和启示,军队内部反应也是很激烈的,尤其是对通讯和指挥系统的升级要求呼声很大。可目前,国家的主要精力还放在经济建设上,军方的一些想法还需要按部就班的慢慢来。

  渐渐地,目标越来越近了。种纬用肉眼就可以分辨出,走在前面的匪徒推了辆自行车,车子的后衣架上放了个鼓鼓囊囊的大包。从外形上看,包里面有东西直直的捅出来,估计就是抢得的枪支。

  “放到一百米,听喊话上膛,听左排枪响开保险!”高连长的第二道命令又通过通讯员传了下来。

  “这是准备要打了!”班长韩旭低声对种纬道。

  看种纬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班长向指挥位摆了下头道:“谢参谋的通讯员回来了,估计上面已经同意了。”

  “一百米近不近?”侧耳静听,种纬听到谢参谋正在低声问高连长。

  “没事,几个蟊贼而已,还能翻了天去。”高连长满不在乎的低声答道。

  “毕竟有民兵啊,枪一响不是闹着玩儿的。”谢参谋还是有些不放心。

  沉吟了一下,高连长才低低的回道:“我放近点,是想看看后面还有没人。我的兵,你放心!”

  “喇叭给你,按这个就成。”然后,指挥位没了声音。

  五名匪徒拉成了松散的队形,前后足有三四十米的距离。后面的几个家伙明显走累了,一副步履蹒跚的样子。

  也难怪,这些家伙从昨天晚上作完案就一直就没消停。如今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凭这些人的素质能跑到这里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近了,更近了,走在最前的自行车已经够一百米了。

  空气似乎凝滞了,战士们都屏住了呼吸,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做出一点动作。

  忽然间,一声刺耳的音乐在种纬耳边炸响,划破了山谷间的宁静。

  “收废品,收废品,有废铁、报纸、旧书本的卖……”刺耳的音乐后,是一段口音怪异的吆喝声,那声音正是从指挥位上传来的。

  “操,这特么怎么回事?”指挥位上传来高连长的骂声。

  “这,这,怎么回事?按错了吧?”旁边是谢参谋焦急的声音。

  兵们全傻了,谁能想到伏击匪徒的战场上还能有这么一段戏码!

  兵们傻了,那些匪徒们也好不到哪去!

  刺耳的音乐声一响,几个懒懒散散的匪徒一下子被定住了。等收废品的吆喝声响起时,匪徒们也依旧楞在那儿没反应过来。他们似乎是在想,谁会跑到空无一人的山区收废品?

  连长那边在参谋的帮助下连按了几个按钮,想要补救,可电音喇叭中传出的依然是那段口音浓烈的吆喝声。

  兵们再也甭不住了,几乎所有人都笑出了声,伏击战的严肃气氛一时消弥于无形。

  这个时候,已经走进伏击圈的众匪徒也终于有些反应了。

  当先的匪徒一紧张,直接就把自行车扔倒了。后面几个匪徒反应不一,有的还在紧张的四下张望,有的慌忙寻找躲藏的地方。倒是有两个家伙反应稍快,迅速跑到自己车旁边,从包袱里取出了长枪!

  “操!”高连长怒骂了一声,终于放弃了对电音喇叭的努力,“叭”地一声扔出老远。

  “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要想反抗,死路一条!”扔了喇叭,高连长宏亮的嗓音在山谷间回荡了起来,袅袅的回音让山谷间再次充满了肃杀的气氛。

  “准备射击!”喊完话,连长对身边不远处的左震下达了命令。

  威严,且中气十足的喊声让刚刚还在看笑话的兵们清醒了过来。反应快的迅速将子弹上膛,个别性急的已经把手指放到了保险上,就等着大佐的枪声了。

  “哒哒,哒哒哒哒……”匪徒开火了。尽管只有一个,而且还是漫无目的的浪射,但已经确定表明这些家伙要顽抗到底了。

  枪声一响,种纬小小的紧张了一下。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实战,无论之前怎么做心理准备,怎么想着戴罪立功,枪一响他还是本能的把身体伏低,下意识的躲避着那根本打不过来的子弹。不久前还对子弹不能上膛的幽怨,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

  看到种纬的表现,班长韩旭禁不住在心里暗暗地赞叹了一声。相比于种纬在这种实战情况下的镇静,自己第一次实弹打靶时的怂样都没法看了。

  “开枪!开枪!”近在咫尺的匪徒中,第一个开枪的家伙已经在嘶声叫嚣了。

  “哒,哒,哒,哒……”匪徒中的第二支枪打响了,听声音应该是支半自动。只不过这支半自动一转眼就打完了十发子弹,显见是慌乱了。

  落在后面的两个匪徒和那个推自行车的匪徒见势不妙,连冲到近前拿枪的勇气都没有,转过身子弯着腰就向来路跑。

  “别跑!再跑就开枪了!”高连长的吼声再次响起。

  可回应他的是,三个匪徒的豕突狼奔。哪怕另外两个已经开枪的匪徒一边开枪一边回头呼唤自己的同伙,也同样吆喝不住。

  “开枪,干掉第一个开枪那个火力点!”高连长见状,迅速下达命令。

  听到这话,种纬的手指按在了保险上。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