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慕少的秘宠甜妻 > 746 做戏
  “你与其叫喊,还不如想想我们怎么办,已经十几天了,都没人来救我们,根本就不像是要勒索钱财!”

  “可是我们被绑架的时候,那个人不是说要问妈妈和爸爸要钱的吗?他还说爸爸和妈妈欠了他的钱,所以……”

  “他的确是要钱的,但是你看现在他不是不见了?”严初尘动了动胳膊,发现她现在全身都麻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现在绑架我们的不是他了吗?可是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严初尘到底比严婧聪明,这几天就已经想明白了,一开始的确是有一个人绑架了他们,也的确是想问严敏青和殷遂荣要钱。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人不见了,就换成现在这批人。

  这批人不像是要钱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一直把她们两个关在这里,却又不动他们,甚至还给她们吃的。

  “那他们是一伙的吗?”

  “我怎么知道!”严初尘闭上了眼睛,她现在思绪很乱。

  她也在等着被人救出去,但是事实是经过十二天,都没人能够救他们,那么这群绑匪到底要干什么?

  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就算严敏青不担心自己,但是那个人呢?还有那个女人呢?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自己的死活吗?

  她还是他们手上的棋子,他们难道就要这样抛弃自己了吗?

  还有严敏青,她不是最爱严婧的吗?而且她对于严敏青而言也算是有用的一枚棋子,严敏青为什么也不来救自己?

  严初尘再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就好像是几年前的那一场车祸,她疼的死去活来,最后却被那个人无情的送到了国外。

  她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这里倒下去。她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还要和他在一起。这一切都还没有实现,她……不想就在这里被人遗忘。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都怪你,肯定是因为你,我才刚刚跟你说了两句话,就被人打晕了,一定是你!”

  “你能不能闭嘴!”严初尘被严婧吵的烦躁了,现在这个时候严婧居然还有心思跟她吵架,严初尘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果然是个没脑子的女人,真的是被严敏青给养废了!

  “你,你竟然敢凶我!你果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你在我妈妈面前装,现在我妈妈不在,你就装不下去了是吧!”

  “闭嘴,吵什么吵!”突然外面传来一声不耐烦的怒吼,接着就走进来几个看起来十分猥琐的男人,“妈的,没见过比你们还吵的女人,麻烦!”

  “是啊豹哥,您说这现在怎么样?老大说抓错人了,那我们现在……”其中一个小马仔走过来,垂涎欲滴的看了严婧和严初尘两眼,“豹哥,你说咱们现在放人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你们抓错人了,赶紧放人,我妈妈是不会怪你们的!”严婧一听他们是抓错人了,便急忙道。

  “呸,就属你话最多!放了你,我瑞哥可是指明了要抓你!”那男人狠狠的踹了严婧一脚,“臭娘们儿,抓的就是你,你说你那个丧尽天良的妈都干了什么坏事儿,让我瑞哥受罪。”

  “跟她多说什么废话!”那个叫豹哥的人不耐烦的道,“既然抓错人了,现在瑞哥那边也没动静,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那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那豹哥说着,眼底乍现一道寒光。

  吓得严婧浑身发抖,带着哭腔,“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你了!哈哈!”豹哥蹲下身子捏了捏严婧的脸蛋,“长得还不错,估计待会儿会挺爽!”

  “那豹哥,这个呢?”那个小马仔说着,那双眼目不转睛的落在严初尘的身上,“这个看起来好像更漂亮,肯定也很带劲儿!”那小马仔摩拳擦掌的就开在在严初尘的身上胡乱摸。

  严初尘再怎么聪明,到底也是一个女人,尤其是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早就吓破胆了。但是她跟严婧不一样,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那眼底的惧意还是出卖了她。“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是说抓错人了吗?我并不是你们要抓的人!”

  “呸,我管你是不是,现在全城都在找你们,老子已经没退路了,只能在逃命之前把你们给办了!”那豹哥狠狠给了严初尘一巴掌,“妈的,是个残废。小马,这个老子不要,用起来都费劲儿,你要是喜欢就带走。”

  “唉,好的豹哥,多谢豹哥!”小马兴奋的摸着严初尘的脸蛋,一把将严初尘扛起来。

  严初尘这才真正的害怕了,“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们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碰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严世铖的妹妹,我是严家的人!你们放开我,我是慕南深的女人,你们敢这么对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严初尘被小马扛在肩头,气愤的大喊大叫,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淑女。她胡乱的叫喊着,企图让这些人明白后果是什么!

  慕南深和严世铖的名字在桐城那是如雷贯耳,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那个小马听到严初尘这么说,楞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我呸,就凭你?你不过就是严家的养女罢了,看到没?里面那个严家真正的大小姐我们都敢抓,敢侮辱,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慕南深的老婆我知道,人家前几天还上过热搜呢,人家两口子恩爱着呢,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么个冒牌货,还是个残废!”

  小马的话简直就像是针扎一般的,直戳严初尘的心脏。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严家的地位低下,也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体缺陷,可因为她顶着严这个姓,所以她走到哪里都逼人高贵,也根本没人敢这么说她。今天居然被这么一个人说,“我是残废,我是冒牌货,那你干嘛还要侮辱我,你进去侮辱那个真正的严家大小姐,她比我漂亮,把比我年轻!”

  “严初尘,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啊!”

  严初尘被小马扛着,已经离严婧很远了。但是即使是这样,严初尘还是能听到严婧凄厉的惨叫声,以及布料被撕碎的声音,严初尘害怕的开始颤抖,不停的捶打着小马,小马将严初尘扔到了草丛中,压在严初尘的声音,脸色难看的要命,“妈的,你还以为你是严家的千金小姐吗?我告诉你,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一巴掌打过去,严初尘脸都被打歪了,嘴角渗出一丝血迹来,“不要,求你不要,你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求你不要伤害我!”

  “我要什么你现在不是很清楚吗?”小马压在严初尘的身上乱啃一通,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温柔可言。

  严初尘想要反抗,却被小马狠狠的扇了几巴掌,她双手给小马捆起来,皮肤也被扒开了。严初尘拼命的反抗,内心悠然升起一股子绝望来。

  莫非她今天就要被这个人给玷污了吗?她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要是这样的话,她宁愿去死。

  严初尘双手在草地上摸着,拿起一块石头咬牙就要往小马的脑袋上砸。小马一把抓住严初尘的手,气急败坏的又是往严初尘的脸上扇了几巴掌,“臭婊子,居然敢打我,老子肯上那是看得起你,妈的。”小马一边说一遍往严初尘的脸上招呼。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啊!”

  小马扯掉严初尘的外衣,她雪白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这冷冽的气温一下子让严初尘颤抖起来。只是她还没有感受到那种冷冽,便被小马直接掐着脖子拿起旁边的石头就往严初尘的脑袋砸,“先把你弄晕过去,小爷喜欢温顺一点的!”

  “啊!”

  严初尘吃痛,头顶冒着血,整个人陷入了昏厥当中。

  小马呸了一口,从严初尘的身上爬起来,却哪里还有方才那猥琐的模样,而是冷冷的看着严初尘。

  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喂,阿豹,已经搞定了!”他抬腿踢了严初尘两脚,“这女人还真是不要脸,居然说是咱老大的女人,老大能看的上她?不要脸!”

  “话说,你小子就没真的对她见色起意?”那边传来阿豹调侃的声音,小马闻言一怔恶寒,“我就算是真的有那需求,也不会对这种女人好吧。我还是很挑食的!”

  没错,这个阿豹跟小马其实都是慕南深手底下的人,他们今儿过来就是为了合谋唱一出戏罢了,小马跟阿豹还没有猥琐下流到那种地步。

  刚刚小马把严初尘弄出来的时候,阿豹好像在对严婧施暴,但是其实也没有,只是做出来的假象罢了!

  小马看着地上已经昏过去的严初尘,又蹲下身子造成一种严初尘被侵犯的模样,打量了四周一眼,这才往回走。

  阿豹那边也把严婧给弄晕过去了,两人对视一眼,“那个女人你搞定了?”

  “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保证她以为自己已经失去清白了,那个地点距离公路不远,只要有人经过就一定会发现她,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带她回市区。不过老大那边有没有说这个女人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