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官路 > 第966章贤不避亲
  罗子坤为难地摸了摸头,“好是好呀,只是一时半刻我哪里去找那么多货车呀?”

  “货车黑石县有。这个问题,石县长会帮你的。”罗子良转身对石忠平说,“是不是呀,石县长?”

  “对对对,罗市长说得对,我们黑石县的群众呀,家里面有货车的不少。需要用车,发一下通知就行。”石忠平说。

  “今年这个情况,时间紧,所以得向当地的群众雇车,从长远计,你有时间的话,在市里注册一家贸易公司,与黑石县政府签订长期购销合同。这可是一个大买卖呀。”罗子良说。

  “数量是挺多。”罗子坤却有些兴致不高。

  “你可别小看蔬菜价格低,每斤赚得少,但是数量大嘛。头几年倒卖大米的,都发财了。而买卖一斤大米只不过才赚几分钱的差价。做生意要有一点经济头脑行不行?再说,蔬菜的运输,国家有优惠政策,有绿色通道,高速公路不收过路费。这样一算,从这里去滨海市,运输成本不算大,但是差价很可观呀。”罗子良解释道。

  “好,黑石县的蔬菜我负责了。”罗子坤简短地说。

  话音刚落,黑石县的领导们惊得目瞪口呆!

  罗子坤、二狗、小海三个人也就二十几岁,不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一看就是个街头小混混的样子。他们的到来,黑石县的领导们都不以为然。觉得让这样的人销售蔬菜,有点异想天开的意思。但碍于罗子良强大的威望,谁也不敢说什么。但三言两语就答应要负责,能不让人感到吃惊么?

  谁也不会觉得罗子坤在开玩笑,因为他是罗市长的兄弟,是罗市长亲自叫过来的。而这些黑石县的领导们,又都是罗市长曾经的手下,对罗市长的人品都很清楚。

  现在,会议室的人,大家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这对罗家兄弟。一个年纪轻轻就位居地级市长高位;一个轻轻松松就答应负责整个黑石县的蔬菜销售问题,这里面涉及到门路和资金的问题,一般的老板都望尘莫及呀。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只有两点要求,第一,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压价,得保证黑石县村民的根本利益;第二,不能打白条,装上车就付钱。”罗子良叮嘱道。

  “良哥放心吧,我会做得很公道的。”罗子坤保证说。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们先出去,等一会石县长他们会和你商谈具体合作问题。我们还要先开一下会。”罗子良说。

  “好的,良哥。”罗子坤带头二狗和小海出了会议室。

  等他们出去,罗子良扫了黑石县的领导们一眼,正色地说,“这个罗子坤,对滨海市比较熟悉,他出面的话,这些蔬菜的销路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商人就是商人,无利不起早。我倒是不担心他赚不到钱,而是怕你们被他蒙了。你们一定要擦亮眼睛,多了解行情,一句话,别让我们黑石县的群众吃亏。”

  “哈哈哈……”

  整个会议室里充满了笑声!

  “我说的真的。虽然他是我堂弟,但买卖归买卖,在这件事情上,我只牵线搭桥,不参与具体事项。说实话,我倒是担心你们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他一路开绿灯,到时就是陷我于不义,会给一些有心人以借口,说我罗子良循私枉法。”罗子良说。

  “罗市长请放心,我代表黑石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干部,都会为您证明的,绝不让一些小人说三道四的。至于说开绿灯的事情,不管是谁来黑石县做生意,我们都会开绿灯,我们都会全方位的服务,不会因人而异。”石忠平郑重地说。

  “石县长说得对,罗市长来解决我们蔬菜销售难的问题,广大干部群众都是清楚的。”农林局的赵天石说。

  散了会,吃了饭,罗子良就和秘书回了市里。

  娶了个富婆,在市区里就买了套房子,罗子良就不用去租房子住了。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窦文娟看到他回来,温柔地说,“下乡去了?”

  罗子良一边换鞋,一边说,“是呀,去了一趟黑石县。”

  “哦,听说黑石县的蔬菜瓜果很多,都售不出去,你干嘛不帮我介绍介绍,让我去卖呀。”窦文娟说。

  “你卖啥卖?又不是开夫妻店。我的工作涉及到的事情,你还是离远点吧,免得让人说闲话。”罗子良说。

  “哟哟哟,我们的罗大市长避嫌了,那怎么又让你堂弟去卖菜了?”窦文娟问。

  “啊,你跟踪我?还是在我身边安了眼线?”罗子良一怔。

  “不管是什么,我就是怕你遭到不明不白的冤枉。现在呀,想认认真真地做一点事情,都比较困难,不得不慎之又慎。社会的诚信道德,已经大不如前。就拿扶老太太的逻辑来说吧,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同理,你让你兄弟去帮黑石县卖菜,不赚钱能让他去做吗?”窦文娟说。

  “呵呵,你呀,就是草木皆兵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让罗子坤去黑石县做买卖,这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没有我强制压着,他还不乐意做呢。那家伙,看不上这点小钱。”罗子良说。

  “那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费心不讨好的事情?”窦文娟问。

  “为了黑石县的菜农。农民,自苦以来都是一个弱体群体。种不出东西来,就没吃没喝的;种出来了,价钱就会大幅度滑落。记得白居易的《卖炭翁》吗?……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还有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今年天照应,雨水调匀,小虫子也不来作梗,一亩田多收这么三五斗,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兆头。——我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度重演!”罗子良说。

  “但愿别人都能理解你为国为民的一番苦心吧。”窦文娟叹了口气。

  “理解最好,不理解也没关系,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罗子良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