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5188张龙周晴 > 1109 杀声四起
  我不是第一次被人当做棋子利用了。

  上一次是在徽省和江省的交界,某座荒山脚下,春少爷就利用我把南王等人引了过来,要不是我急中生智,打电话要挟春少爷,南王等人就麻烦了;再上一次是在徽省的庐州,老首长也是利用我才包围了南王,得亏南王提前就有准备,引爆了那架超大的直升机。

  这次也是一样,春少爷利用我救老乞丐的时机,再一次把南王引了出来。

  我被当做棋子也就算了,怎么每次被我连累的都是南王?

  因为南王是我父亲,并且总是对我有求必应,这就成了南王的软肋,几乎次次中招。

  我心中当然说不出的憋屈、无奈和愤怒。

  红花娘娘显然也被蒙在鼓里,并被春少爷特意甩在总部,这样她就没法捣乱了。红花娘娘同样是春少爷的软肋,只要她在,春少爷就有所掣肘,不能发挥所有实力。

  为了狙击南王,春少爷还真的用心良苦,不仅用老乞丐当诱饵,还用我和红花娘娘做诱饵,他知道南王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的江湖经验还算丰富,戏耍刘未未这种人一点问题没有,可在春少爷这样的老江湖面前就失去了优势,总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我坐在路边,怀里抱着老乞丐,咬牙切齿地看着春少爷,却又没有一点办法。

  春少爷愈发得意,挥舞着手里的长剑说道:“南王,你可真疼儿子啊,他都不是你亲儿子,你竟然还这么宠,为了他连老叫花子都肯来救,甚至不顾性命亲自涉足红花大楼?我服,真的服,待会儿送你上西天时,我会尽量保你一具全尸!”

  确实,要不是因为我,南王绝不可能来救老乞丐的。

  南王倒是气定神闲,一边抽烟,一边往自己的手上戴着精钢拳套,幽幽地说:“师弟,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就一定能杀死我呢?当初师父是最宠你,也教给了你最精妙的剑法,但我的拳脚功夫也不错啊,这么多年咱俩也没分出高下不是?”

  春少爷是剑神最宠爱的徒弟,教给他的东西也最多,但是南王发奋自强,也不比春少爷差。

  两人短时间内肯定分不出什么高下,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而已。

  但南王有些低估春少爷了,春少爷既然有心狙击他,怎么可能不多安排点人?

  果不其然,春少爷冷笑一声,淡淡地道:“我既然来狙击你,就不可能只有一个人来!”

  话音落下,四周果然响起许多的脚步声,噼里啪啦、纷至沓来,有从胡同里窜出来的,有从电线杆上跳下来的,还有从树后面走出来的,密密麻麻,至少一百多人,其中不乏天阶和地阶的杀手,他们各个都穿着杀手门的衣服,胸前刺着一把剑和一个“杀”字,迅速将这条马路围了起来。

  这个地方显然是春少爷早就谋划好了的,他已经计算到南王会从哪条路走!

  我甚至还看到了酒中仙,那家伙腰间系着个大葫芦,站在了春少爷的身后。

  原来酒中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我说他怎么那么爽快,红花娘娘让他走,他就走了!

  当时要是再谨慎点、再多疑点,就不会有现在这幕了吧?

  但是再说什么后悔的话都没有用了,南王就是被杀手门的众多高手给包围了,看上去没有一丁点的退路。南王之前被飞龙特种大队包围时,还能燃爆一架超大的直升机,这次怎么办呢,还能点燃什么,面包车都被砍成两半了。

  我心急如焚,我一条贱命,死了也就死了,连累南王真是罪无可赦!

  南王却依旧气定神闲,抬眼看看左右,淡然地说:“就这点人啊,我以为你会把整个杀手门都搬来呐。”

  南王看上去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疑惑,难道他又有后手?

  也不是没可能啊,每次南王看似陷入重围之时,总是能神奇地脱身而出,他和春少爷交锋这么多年,应该很了解春少爷的行事风格了,或许能猜到春少爷这手也说不定?

  可是他会怎么做呢?

  这么多杀手门的人,他要怎么力退群敌?

  不光是我疑惑,就连春少爷都匪夷所思地说:“南王,你他妈到底哪里来的底气?我能带这么多人来,够给你面子的了!否则的话,我和老酒鬼就够收拾你了!”

  酒中仙也大声喝道:“南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四周顿时喧哗起来,纷纷喊打喊杀,恨不得立刻将南王大卸八块。

  因为老乞丐,还有赵虎、韩晓彤的原因,我和酒中仙的关系还算可以。老乞丐之前还说遗愿,拜托酒中仙照顾我和程依依,酒中仙也答应了。但他是杀手门的,天然和隐杀组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能有机会杀死南王绝对不会错过!

  我更加着急了,怀抱着老乞丐,不断看着四周,心想怎么办、怎么办?

  南王却依旧很淡定,摇着头说:“不够,真的不够,你还是低估我了,这么点人肯定不足以干掉我。”

  春少爷哈哈大笑起来,不屑地说:“南王,你别故弄玄虚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来的,也不可能叫隐杀组的人帮你!你救的可是老叫花子,隐杀组对他有深仇大恨,怎么可能会帮着你?行了,别跟我装样了,老子现在就弄死你,让你跟老叫花子一起下地狱!”

  看来春少爷决定好了,南王得死,老乞丐也得死。

  倒是没说杀我,因为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么?

  南王仍旧摇头:“我不是装,我是真觉得你干不掉我,你带的人还是太少啦!不信你看。”

  南王一边说,一边“啪啪啪”地拍了拍手。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四周再次响起了许多脚步声,也是从小巷里、大树后、电线杆上出来的,当然和之前的人不是一个地方,否则不撞上了?他们噼里啪啦地奔出来,各自手握刀棍、杀气腾腾,也是至少百来人的样子,统一穿着隐杀组的衣服,胸前刺着一朵杜鹃和一个“隐”字。

  这些人迅速奔了上来,又将杀手门的人团团围在其中。

  隐杀组的人,我当然就更熟了,清楚地看到孟晚荣、邓阳等人,甚至还有小石头!

  但这还没有完,就听“呼啦啦”的风声响起,一个大光头竟然从天而降,从旁边的居民楼里跳了出来,“砰”的一声站在南王身后,手握双刀,可不就是罗子殇吗?!

  罗子殇面目狰狞,阴沉沉道:“春少爷,我倒看看,今晚是谁的死期?”

  这实在是太吃惊了。

  不光是我吃惊,春少爷、酒中仙等人都很吃惊,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各自目瞪口呆、眼神讶异。

  “春少爷,你玩什么把戏,难道我看不出来?”南王冷笑着,正好将最后一口烟抽完,并且顺手把烟头扔掉了,“老叫花子那么重要的囚犯,地牢那么重要的地方,就让张龙那么轻松就混进去,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一样耍么?”

  南王虽然是在嘲讽春少爷,可我的脸却红了。

  这个三岁小孩就是我啊,我还以为自己运气够好,才碰上了牤牛,还把我带进去,没想到一切都是春少爷的计谋……

  但是没有办法,我的江湖经验比起一般人来是强得多,可在他们这种老江湖面前仍和幼儿园的孩子一样。

  我是怎么耍刘未未的,春少爷就是怎么耍我的。

  既然猜到了春少爷的阴谋,南王当然将计就计,也提前布控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老家伙们真是玩得太溜了。

  究竟是谁棋高一着?

  可是为什么呢,南王是来救老乞丐的,罗子殇他们也同意吗?

  不光是我好奇这个问题,春少爷也一样好奇,大声冲着罗子殇说:“你他妈疯了吗,南王救的是老叫花子啊,你们也肯跟着他来?”

  罗子殇嘿嘿笑着说道:“南王救老叫花子,我们当然没有兴趣,但是杀你,可就有兴趣了。”

  罗子殇一边说,一边露出两排白牙,阴恻恻的、杀气腾腾。

  是啊,相比老叫花子,能够干掉春少爷的话,隐杀组的人当然愿意了,而且还是超级愿意,当然也就来了。

  既然南王猜到了春少爷的阴谋,干嘛不索性多带点人过来围攻?后来我才知道,一来因为事发突然,来不及组织那么多人,二来春少爷叫的都是杀手门的精英,隐杀组再叫其他人来也是炮灰而已,南王不想牺牲太多无辜的人,所以这已经是最优解了。

  听完南王和罗子殇的叙述,春少爷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他绞尽脑汁安排下的杀局,就被南王这么破了,当然怒火中烧。

  “杀、杀!”春少爷大吼着:“歼灭南王!”

  春少爷手持长剑,第一个朝着南王冲了上去,其他人也都一哄而上。

  南王这边当然也是一样,握紧双拳朝着春少爷迎上去。

  罗子殇手握双刀,酒中仙举起葫芦……

  杀声四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