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再次离开
  呵,不过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打算罢了。

  “就算我不去调查霍霆锡,相信你,那我又凭什么要跟你合作?谁能保证你不是第二个霍霆锡?”

  “我儿子在霍霆锡的手里,很快我的女人也要过去。我不可能拿他们的命去赌,更不可能对你耍什么花招。我跟你合作,我儿子,我女人都是送在你手里的把柄,不是吗?”

  江景琛不紧不慢的说着,没有因为林菀情几次三番的嘲讽和轻蔑而动怒。

  林菀情依旧不怎么信任他,眼神中的戒备丝毫都没有减少。江钺在一旁看着,不禁心疼。

  要经历过多少失望和欺骗,多么深刻的痛苦,才能够对人戒备到如此程度。衣衣的过去,那些他调查到的经历,难道都只是表面而已吗?

  苏决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发誓以后要好好的对衣衣,让她从过去的痛苦中走出来。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管是你还是安沐微,都明知道有多危险还要义无反顾的前往?为了彼此,真的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林菀情一脸不解的看着江景琛,她没办法理解这两个人的想法,也不明白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他们做到那种地步。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

  林菀情脸上的茫然让苏决心疼不已,他忍不住想要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用尽力气去安慰她。

  告诉她,他也可以做到。

  到底还是忍住了。

  苏决压抑着自己,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专心致志的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正事上。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有些人重要过你自己。你可以为她们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去,在所不惜。”

  江景琛眯起眼,语气里带着醉人的温柔。

  林菀情看着他,想他这会儿应该是想到了安沐微才会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

  让一个杀神一般的男人露出令人诧异的温柔,这两人,很恩爱吧。

  林菀情看着,忽然有些羡慕。

  “好,我答应。江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并不会为难你。只不过,你既然是霍霆锡派来监视沐微的,最好还是站在我的立场比较好。我不需要你太冒险,只要保证沐微回去之后不会被霍霆锡怀疑。你要做什么,我可以帮你。”

  江景琛很干脆的提出条件,林菀情也同样想也不想的干脆答应。

  在她看来,自己的这条命就算豁出去也在所不惜。

  因为早在七岁的时候她就应该死去,却因为霍霆锡的计谋,她活到现在。

  失去了一切价值观,性命对于她来说早就不重要了。

  她茫然,脆弱,却从未在外人面前流露出分毫。

  因为她坚信,只有自己才能做自己的靠山。而外人,无论是谁都不可信。

  两人达成共识。

  江景琛很满意,扫了一眼一直坐在一旁紧绷着一言不发的苏决,决定回卧室去。

  这两个人应该需要好好地聊聊。

  江景琛离开,客厅里再次剩下两人。

  苏决看向林菀情,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姣美的侧脸。冷若冰霜,就连那双翦水秋瞳里也漠然一片。她就像毫无生气的冰山,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势。

  外界的一切都被她隔绝,她所相信的,就只有自己。

  “衣衣。”

  “我说过,我不叫衣衣。”

  林菀情皱眉,她开始厌恶听到苏决用那样的称呼叫自己。tqR1

  过去的记忆她全部都没有,所谓的衣衣不过是岁月长河中掩埋的沙子。

  跟她无关,她也不想再听到。

  苏决从善如流,改了口:“莞情,你会保护好自己的,对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不要叫我莞情,我跟你没有那么熟悉。”

  林菀情冷着脸,毫不留情的拉开彼此的距离。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莞情,好好活着,我等你回来。”

  苏决当做没看到她的淡漠和疏远,依旧用夹杂着情深和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她讨厌这种感觉。

  明明她现在是林菀情,不管苏决承不承认,坐在他面前的都只是林菀情而并非衣衣。

  可他那样的眼神,那种姿态,明明是对着衣衣才有的。

  就算是同一个人,她也不喜欢当做影子。

  尤其是当做苏决怀念的影子。

  她痛恨那种感觉,所以对苏决的情绪当然说不上好。

  她不回答,当做没听到,无视他哀求一样的眼神,起身离开。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像是砸在苏决的心上,很疼。

  他怅然若失的盯着紧闭的房门,眼底的痛苦加剧。

  到底要怎么做,此能让衣衣相信自己,对自己卸下心房呢?

  客厅里的苦闷如何,没有人知道。

  江景琛回到卧室,看着床上熟睡中的人,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得柔和。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躺进去。避开安沐微腹部的伤口,从身后搂着她。

  用力的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然后闭上眼睛。

  这是他这么多天以来,睡的最安稳的一觉。

  醒过来时安沐微也已经醒了,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满意吗?”

  刚睡醒的声音本来就有些沙哑,带着性感,加上江景琛刻意压低的语调以及暧昧的神色,顿时显得旖旎无比。

  安沐微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人的脸皮会不会太厚了点。

  “还行,一般。”

  “口是心非。”

  看着江景琛那种‘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一般的眼神,安沐微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一觉醒来江景琛整个人的气场都不对了,是她的起床方式有问题吗?

  “醒了就起来吧,我肚子饿了。”

  “等我。”

  一听到安沐微说肚子饿,江景琛立刻收起嬉皮笑脸,变得严肃。

  他动作利落的起身,走到浴室洗漱一番很快又出来。

  苏决尽职尽责的买了晚餐回来,其中一份是专门给安沐微吃的。

  江景琛出去的时候恰好买回来,还是热的。他干脆直接拿回卧室,安沐微看到不由挑眉。

  “速度真快。”

  又看了眼表,发现竟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她这一觉睡的可真够长的。

  睡了一天,怪不得肚子饿。

  江景琛拿来简易小桌子,放在床上,把拿过来的食盒全部打开。

  “来宝贝,起来了。”

  江景琛笑着上前,扶着安沐微的双肩让她靠坐在床上。

  他转身拿过勺子,作势要去喂饭。安沐微翻了个白眼,朝着他晃了晃自己的双手:“我没事的两只手都没事,可以自己吃。”

  “不行,我要喂。”

  不是我想,而是我喂。

  霸道又不容拒绝。

  安沐微又翻了个白眼,见江景琛坚持也就不再推脱。

  “喂就喂,你饿死了我可不负责。”

  “宝贝吃完我再吃。”

  江景琛被关心了,心情大好。拿过勺子,一勺一勺专心的喂饭。

  还是一些容易消化吸收的食物,很好喂,吃的也很快。

  江景琛还没尽兴竟然就没了,所以大少爷有些不开心。

  “行了,快去吃饭吧。你们差不多也要离开了,这个地方霍霆锡知道。虽然打消了他的怀疑,但是那种奸诈卑劣的人,难保不会偷偷派人监视着。”

  “不会,我让人注意着周边的环境。”

  江景琛摇头,一点都不担心。

  虽然知道他有所准备,但安沐微还是不放心。

  她可是受了两回罪,如果再没有改善一点处境的话,那她就要郁闷死了。

  “那也要回去。”

  “好吧。”

  江景琛叹了口气,他不想走,不想跟安沐微分开。可眼前的局势却容不得他再天天惦记着这些儿女情长,他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安沐微,他们都不是婆婆妈妈拖拖拉拉的人。

  既然都有各自的目标,也有决心,那就不会动摇更不会耽误。

  看着安沐微重新躺好,江景琛依依不舍的不断亲吻着她的眉眼,她的红唇,她的脸颊。

  “照顾好自己,我要你跟宝贝一根头发都不少的回来。听到了吗?”

  “好。”

  安沐微笑着点头,江景琛又不舍的又狠狠厮磨着她的唇。直到柔嫩的双唇充血显得红肿,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

  江景琛出去的时候没有关卧室的门,安沐微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对自己道别。

  “咔嚓。”

  大门开了,又关上。属于江景琛的气息远离,安沐微知道,他走了。

  这一次,是真的暂时不会见面。

  他跟她都会为了各自的目标努力,至于能不能成功,成功之后又能不能安然无恙,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不希望对方受到丝毫的伤害。

  因为对方受伤,对方疼了,他们会比对方疼百倍千倍。

  安沐微闭上眼,唇角带着温柔的浅笑。

  江景琛,我相信你,所以我们会把儿子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霍霆锡的命令是在第二天到达的,直接安排了直升机过来,带安沐微和林菀情回去。

  两人都猜到了那个人的打算,所以并不觉得突兀。

  乖乖的收拾好东西,跟着来接她们的人离开。

  飞机上配的有药,全都是黑市里最先进的。

  安沐微扫了一眼,暗道霍霆锡倒是大方。

  他给的药,不用白不用。伤口慢一天好,她就多受一天罪。

  霍霆锡的药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S市,安沐微在心底默念一声:再见,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