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 第366章 听着
  姚大书记直接就在组织考察工作上面做文章,提出今后的干部队伍建设方面一定要狠抓,干部素质必须要提高……

  一通带着批评性质的话说出来,邹怀义半个响屁都不敢放,唯唯诺诺只知道点头称是,还自我批评了几句。他这个组织部长在外面看来权力很大,对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要让他跟书记呲牙,再借他一百个胆子都不行。

  姚雷到了安青的时间其实不长,但也绝对算不上很短。

  邹怀义身为县委组织部长,自感有些份量,想等着书记大人多给些好处,再投靠的,却不料书记最近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大动作,而且看上去,也没有在人事上动念头的意思,他猜不透雷姚的想法,便决定再等等看。

  谁料,今天书记把他叫去就是一通批评,他就有些心慌了,姚老板不是对自己有意见了吧?

  邹怀义有胆子想多要点好处,却是不愿被姚雷记恨的,他压根就不敢和姚雷对抗——毕竟姚雷不仅仅只是县委书记,还戴着一帽市委常委的帽子呢。

  这个,比前任县委书记顾亚州可有份量多了。

  所以,这一次谈话,邹怀义就向姚雷表了忠心。

  姚雷没有说会给邹怀义什么好处,只是暗示了一下,动葛盛呢,这个是县政府的意思。

  政府那边的意思,指的肯定就是县长姜慈了,而县长姜慈为什么会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邹怀义想了解这么点事情,太容易不过了,于是乎,他打电话给张文定,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张文定不追究了,那这事儿也就会不了了之了。

  为此,他甚至都准备好了给张文定一些好处,谁叫家里那女人的一张嘴实在是太厉害了呢?为了耳根子清净,只得如此了。

  可是张文定居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这让他很不爽。恨张文定的同时,对姜慈的新仇旧恨也都一起涌了上来。

  这个结果,是姜慈怎么也想不到的。

  姜大县长只想着在县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之间挑起点不愉快,却不料组织部长居然会那么软脚虾,直接被书记头上那顶市委常委的帽子压得兴不起一点反抗,干脆投进了书记的怀抱。

  若是姜慈知道了这里面的因果,恐怕会郁闷得吐血。

  姜大县长只想着人是自私的,只想着县委书记是新来的,却没想到别的县委常委们没有他姜大县长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就算是对姚雷不喜,却也不愿和姚雷硬碰硬。

  姚雷是副厅级,姜慈是正处,而别的县委常委们,可都是副处呢,没一个高配了正处的。并且,他还是政府一把手,很多时候做事,名正言顺啊,更何况,他姜慈和姚雷虽然级别有差距,但一样是相同的——都是省管干部!

  这种情况下,他姜慈比别人自然有底气,可别人就算有一肚气怨气,也只能没脾气。

  ……

  市旅游局的人也算是掐着时间来的,车到安青县政府的时候,离下班只有十分钟了。

  张文定早早地接到电话,和办公室主任文钟站在政府门口相迎,一同相迎的,还有分管旅游、宗教工作的副县长胡胜男。

  胡胜男县政府里唯一的女县长,四十三岁,不是县委常委,分管的是些不重要的工作,左右无事,旅游局来的局领导中,也有位女同志,所以她也就下来相迎了。

  当然了,她不下来相迎,也是可以的。毕竟来的只是市旅游局的领导,又不是分管旅游的副市长!

  只是,她要下来相迎,别人也不会说她什么,张文定只会对她感激。

  姜慈和别的副县长,那就不可能站在这儿相迎了。至于吃饭的时候嘛,姜慈是肯定会去的,副县长会有几位到场,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能够有姜慈到场,那就是最好的说明了,别的副县长,去了更好,不去也无所谓。

  一个魏本雄,一个胡胜男,再加上他张文定,也有三个副县长,一正三副,陪着旅游局的几位副处,够了。

  嗯,还有个县委常委会来呢——邓经纬下村回来的时候带了几只水鸭子,原本是准备晚上和张文定一起喝酒的,可听到张文定说旅游局的人今天要过来,他就很痛快地表示,那他也要凑凑热闹。

  市旅游局并没有全局的人都过来,但除了在京城治病的田金贵,以及出差了的几个人,别的,都过来了。好在市旅游局以前小得可怜,由于没有设旅游质监所,所以全局上下加起来,也不到四十人,几桌就摆得下了。

  这种程度的接待,在县政府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现在的旅游局红火起来了,但编制却没增加。

  在酒桌上,张程强戴金花等人对安青县政府的热情表达了谢意,又对张文定的工作能力颇为推崇,这和谐的一幕,任谁也看不出来,当初在旅游局的时候,张程强和张文定那可真是势同水火来着。

  姜慈同样对张文定的到来表达了欣喜之情,并且相信有了张文定同志的加入,安青县政府的工作会更有活力……

  一餐酒吃了近三个小时,之后人便散去,旅游局有不少人在安青县也是有朋友的,各自呼朋唤友,搞起了别的节目。而张文定则是邀请旅游局局领导们去唱歌,作陪的还有邓经纬、魏本雄和胡胜男。

  毕竟一起来了那么多人,张文定只能一起招呼,不可能只拉着戴金花谈事情,所以,唱歌这种活动是非常合适的。

  这次相聚,还是很快乐的。只是,张文定还有些小遗憾,那就是白珊珊没来。

  戴金花说白珊珊出差了,张文定自然不会怀疑,也不会给白珊珊打电话,毕竟他是领导,就算是要打电话,也是白珊珊打过来才对。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不用上班,倒是可以玩得晚一些。

  张文定原本是打算去省城陪徐莹过周末的,但今天旅游局来了人,周一的时候还有一场同学聚会,也只能推到下周末去省城了。

  第二天张文定没睡早床,醒来后发现手机上有一条白珊珊的微信:局长,没去看您,对不起。

  这个微信,张文定看了觉得有点奇怪,随手就回了个电话过去,白珊珊却关机了,呼叫转到了移动秘书。

  他没在意,也没回微信,打了趟拳便赶到安青宾馆,陪着旅游局一帮子人吃早餐,又作了挽留,但张程强等人自然不可能在这儿多玩。送他们一行人走后,张文定想了想,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送自己回市里了。

  在安青才弄出了个大事情,周六周日还是回市里呆着清静些。

  更何况,他也要对木槿花表示一下感谢,还要把这几天的事情好好想想,向舅舅求求经。

  木槿花没有答应张文定的拜访请求,却又在电话里对张文定颇多勉励,还问了些张文定在安青的情况,一个电话通了近二十分钟,也算是很给张文定面子了,打消了张文定心里刚刚生出的是不是在领导面前失宠了的疑惑。

  严红军对张文定的到来是很喜欢的,两舅甥喝着小酒聊着工作。

  在舅舅面前,张文定没什么可隐瞒的,把目前在安青县遇的困难都摆了出来,也说了自己上任第一刀就莫名其妙砍到了县委组织部长屁股上的郁闷。

  “你还真是会挑对象啊。”严红军对张文定的惹事能力也只能摇头了,“这个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别有什么顾忌,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占住大道理,谁能拿你怎么着?哼,在政府工方作方面,木部长没法给你什么帮助,但她也不会看着你受欺负。不过,一切都要你自己努力,干出成绩来了,木部长脸上也有光啊。”

  张文定点点头,觉得是这个道理。自己要常给木部长汇报工作,但既然已经当了副县长,要是没干出点成绩,恐怕也是没脸面见木部长的。

  周一刚上班,县委就召开了常委会,而县政府这边,张文定的办公室里就有人过来汇报工作了。

  汇报工作的人是县农业局局长梅林,外面还有几个人在等着。

  县委常委会上的决议还没下来,但县政府这边周五可就统一了意见的,民政局长被免职几乎已成定局,张文定分管的口子,各局办负责人就心慌了。

  梅林看上去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很有几分刚毅的帅气,一身西装,丝毫不见啤酒肚,身形颇为可观,看上去应该是个经常搞体育锻炼的人。

  作过自我介绍后,梅林就把安青县的农业基本情况对张文定作了个汇报。

  汇报中,数握一个一个从梅林的嘴里报出来,丝毫都不见停顿,也没翻开手中的文件看,一副对全县农业方面的工作都了然于胸的样子。

  张文定看着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男人,任由他口若悬河地汇报着,没有中途打断的意思。

  面前这个口才不错的家伙是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夫,长得倒也算是一表人才,就是不知道他汇报的这些东西,有几分可信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