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为大都督 > 第567章 险之又险
  很快,庄院大门被人从外面“咯吱”一声推开了,清晰的响声在宁静黑夜里说不出的清晰,也让崔文卿和宁贞听得是明明白白。

  两人目询对视,正在斟酌下一步该当如何行动之时,一声大吼突然从正厅方向传来:“哑巴,你死到哪里去了?这么冷的天劳累整整一日,还不快把饭菜端上来?”

  闻言,崔文卿却是一笑,用胳膊撞了撞宁贞道:“喂,哑巴,叫你呢。”

  宁贞对他怒目而视,半响轻声道:“我们一起将饭菜端出去,成则成,不成则逃。”

  “好!”大事当前,崔文卿也收去了嬉皮笑脸的模样,神情变得专注而又认真,与宁贞一道端上羊肉汤,朝着大厅走去。

  大厅内灯烛煌煌,一片亮堂,二十来名黑衣武士正边解开风雪斗篷边抱怨这寒风凛冽的鬼天气,嗡嗡哄哄的声音不断响起。

  而在人群中央,王道平正站在原地与旁边的黑衣人商议着什么。

  他身穿六扇门鹰犬全套装束,一手叉腰,腰间挂着一把窄长的陌刀,脸膛上满是冷峻之色,哪里还是昔日对宁贞唯唯诺诺,重话都不敢说上一句的王道平。

  见到叛徒,宁贞面罩外的美目陡然腾升出了浓浓的怒火,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起来。

  崔文卿担心她暴露身份,连忙暗暗踢了她一脚以作提醒,示意她不要冲动。

  宁贞很快清醒,深深吐了一口浊气强迫自己清醒,一言不发的跟着崔文卿将羊肉汤端到了正厅当中。

  羊肉汤送至,顿时就将所有的黑衣人全都引来了。

  这些黑衣死士奔波劳累了一天,又累又冷又是饥饿,闻到羊肉汤的香味,自然而然全都围至。

  乘着这些黑衣人分碗盛汤的空隙,崔文卿和宁贞又是返回厨房抬来了两只烤羊,一并走入了厅中。

  这时候,黑衣死士们已是纷纷坐在地上喝起羊肉汤来,眼见烤羊入内,不少人起身抽出腰间短剑,干脆利落的剁肉断骨,其后将羊肉放在嘴中大嚼,一片猛士作风。

  崔文卿担心加了蒙汗药的烤羊肉味道太怪,会被这些人吃出端倪。

  然也不知是香料遮盖蒙汗药的味道太过彻底,还是因为死士们饿得太久使得味蕾过于麻木,竟没有一个人发现羊肉有问题,依旧是大吃不断。

  然而,王道平却一直没有吃肉喝汤,反倒是与站在那身边的黑衣人商议不断。

  崔文卿和宁贞默默无语的故作忙碌,耳朵自然在偷听王道平两人的对话。

  “还没有宁贞的消息么?”王道平皱着眉头询问。

  那黑衣人拱手言道:“舵主,我们已经找遍了周围三十里之地,依旧没有发现宁贞和崔文卿的尸体。”

  王道平冷哼一声道:“他两人不顾一切跳崖而去,以宁贞的手段,不应该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去,若是沿着河道没有他俩的尸体,那说不定已经逃之夭夭了。”

  “舵主?”宁贞在心内默默念叨着这个词汇,神情渐渐凝重了起来。

  那黑衣人叹息言道:“若是如此,只怕宁贞早就已经逃离此地,再这么找下去,咱们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逃离?”王道平念叨了一句,冷笑言道,“以我对宁贞的了解,此女心高气傲,独断专横,可不是会轻易认输之人,况且这次她在我手中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未弄清我身份之下,岂会轻易离去?而且若是就此离去,相信她也摆脱不了刺杀折昭的嫌疑,回到洛阳,只怕在陈宏那里也不好交代!”

  大凡朝廷文武百官,朝野庶民百姓,当面以及私下都不会直呼当朝天子的名讳,毕竟此乃犯大忌之举。

  如今听到王道平直呼天子名讳一点也不紧张,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再联想到自己的猜测,宁贞更是已经隐隐可肯定王道平真正的身份,顿觉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这时候,那黑衣人又道:“以舵主的意思,若是那宁贞没事,莫非还会回来找舵主报仇?”

  王道平肯定点头道:“不错,宁贞一定不会放过我,也许这个时候,她已经偷偷跟着我们,来到庄园前潜伏也说不定,准备杀咱们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此话,崔文卿当真是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暗自感叹这个王道平第六感居然这么的强,连他们的盘算也能够猜到。

  再看宁贞,黛眉也是微微蹙起,显得有一丝紧张,对着崔文卿眼神示意,暗示离开大厅。

  崔文卿醒悟,正要与宁贞一道出厅而去。

  不意这个时候王道平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他俩问道:“瘦子,哑巴,今天庄园外可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话音落点,崔文卿和宁贞同觉后背发凉,却不再敢向前走一步,只得老老实实的转过身去。

  崔文卿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拱手闷声闷气的言道:“启禀舵主,今日毫无异常。”

  好在厅内其他死士说话之声较大,加之王道平离得又远,到没有发现崔文卿的嗓音有点不对,点头言道:“好,明日你们小心一点,我会多留下几人陪你们一道看守庄园。”

  崔文卿点点头,见王道平没有其他吩咐,连忙拉着宁贞出去。

  刚到得厅外,崔文卿已是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拍胸口惊魂未定的言道:“卧槽,真是吓死大爷了,若是再多说上几句话,非得暴露不可。”

  宁贞深有同感,不过她却是不置可否,言道:“你可看见,王道平吃下抹有蒙汗药的烤羊肉?”

  崔文卿摇头道:“他一直在与他的属下说话,还没吃东西。”

  宁贞微微有些色变,言道:“蒙汗药的药效在盏茶之间便要发作,若他在这之前未吃东西,只怕会有些麻烦。”

  崔文卿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叹息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要怎么办才好?”

  宁贞自信满满的言道:“放心,王道平那厮远远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未曾吃下蒙汗药,我也有办法生擒他。”

  一听此话,崔文卿这才放下心来,笑道:“我不会武功,出力之事就劳烦姑娘你了。”

  宁贞白了他一眼,却没说话了。

  (本章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