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妻为大都督 > 第650章 母子相争(上)
  谢太后并没有注意到谢君豪的感叹,她沉声言道:“这次折昭回京倒还低调,然这个崔文卿却颇显张扬跋扈,也不知道是否是得到了折昭的授意?如此一来,倒是有些麻烦,老身知道你对亡妻一直念念不忘,故而也特别善待你的妻舅高仕雨,弘儿那里,老身会找他谈一谈,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谢君豪一听,登时大喜,言道:“若能如此那自然最好,不过臣弟担心……官家他不会同意啊!”

  听到此话,谢太后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然的笑意:“亲政不过几年,翅膀应该还长不硬吧?他会同意的。”说罢,对着侍立的内侍道,“速速前去亿岁殿,请官家前来一趟,就说老身有事与他商量。”

  内侍急忙颔首,转身脚步匆匆的去了。

  此际亿岁殿内,陈宏正在听包拯关于案情的禀告。

  包拯为人为事向来直来直去,也不绕弯子,直接说出了心内的想法:“官家,老臣陪同崔文卿一道前去谢府搜查,从后院柴房内搜出了太学生高能,在发现高能之时,他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几乎只有一口气在,而绑架行凶者高仕雨也被我们当场抓获,目前押往洛阳府大牢看守。”

  陈宏面色沉重的点点头,轻叹道:“看来崔文卿的确所言非虚啊,若非被人逼到绝境,他岂会使用鸣响登闻鼓这样直接的方式?包卿家,朕向问你一句话。”

  “官家请说。”包拯连忙躬身。

  陈宏略微有些犹豫,字斟句酌的开口道:“你说,谢君豪究竟知道这件事么?绑人是否是经过他的授意?”

  这一句话可谓非常不好回答,饶是包拯,一时之间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个不好说不定就会开罪权势滔天的谢君豪。

  斟酌半响,他还是秉持着昔日担任殿中御史时那种直言不讳的风范,正容言道:“官家,老臣以为谢相公应该知晓此事。”

  “哦,何以见得?”

  “谢相公若不知晓,高仕雨怎能这么大的胆子绑架太学生?诚如崔文卿今日在殿上所言,若谢君豪不知晓,高仕雨又如何请得动军卒绑人?”

  陈宏脸色渐渐有了些许凝重,言道:“那包大人觉得,此案当如何办理为好?”

  包拯素来正直无私,公正严明,想也不想就开口道:“自然是秉公办理,不徇私情。”

  陈宏苦笑了一下:“然则太后那里可不好办,谢君豪可是太后的心头肉啊!倘若秉公办理,你要朕如何是好?”

  包拯正容道:“那就看官家你是看重亲情,还是看重法度了。”

  一席话落点,陈宏愣怔半响,方才发出了一声沉沉叹息。

  正在此刻,一名小黄门走入亿岁殿,对着陈宏尖声禀告道:“官家,太后请官家你到丽景殿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陈宏根本不用思忖,已是知道谢太后找他所为何事,对着包拯苦笑道:“看吧,来了。”

  包拯笑道:“官家至孝,对于老太后的意见相信也不能置若罔闻,此番前去必定会有一番麻烦。”

  陈宏点头道:“不管如何,这事不能这么算了,那个高仕雨一定要重罚,包大人,你且先回去收录供词证人,若有什么变数,朕再令人传旨知会你。”

  “诺。”包拯应的一声,转身而去。

  离开亿岁殿,陈宏脚步急促的走向了丽景殿所在的方向,心内却满是沉重之意。

  从小到大,谢太后都不喜欢自己这位长子,而偏爱幼子陈轩。

  加之年少之时他老实木讷,性格沉稳,而陈轩则聪明伶俐,气度张扬,使得许多人都觉得陈轩比他更适合继承皇位。

  然十多年前的梁河惨败,使得太宗皇帝郁郁而终,当时为求政权稳固,减少波澜,谢太后无奈之下只能打消了废长立幼之心,故而他才能顺利登基,继承皇位。

  即便如此,太后对他也是暗含不满,心中所喜欢的也是陈轩以及谢君豪两人,倘若此案他坚持要秉公办理,无异于会开罪谢君豪,甚至是谢君豪背后的太后。

  故而对于形势本就非常严峻的陈宏来说,无异于是非常难办之举。

  心念闪烁间,丽景殿已到,门口的老内侍拉长声调亢声宣呼道:“官家驾到……”

  不容多想,陈宏迈步跨过殿门,走入了殿内,立即就看见谢太后正在宫娥的陪伴下,端坐在贵妃榻上插花。

  “弘儿来了么?”谢太后淡淡一句,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过头来,脸上挂满了看似慈祥的笑容。

  陈宏连忙作礼道:“皇儿向母后请安,母后万寿无疆。”

  “好了,就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谢太后在宫娥的相扶下站起身来,“只要平日里能够少一些烦心事,容我这个老太婆能多活一些岁月,我也就满足了。”

  陈宏暗叹一声来了,快步上前亲自扶住了谢太后,挥手示意宫娥退下之后,这才满脸笑意的言道:“母后何出此言?莫非有什么烦心事不成?”

  谢太后叹息一声,言道:“弘儿,一直以来,老身就你和轩儿两个孩子,好在上天怜悯,才得以与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君豪相聚,君豪虽是我弟,然年龄却和你们差不都大小,故而我也一直把他当作孩子看待,他虽是你们的舅舅,然关系却堪比兄弟,老身希望你们三人能够一直将关系维持下去,齐心协力,共同开创我大齐盛世。”

  陈宏点头道:“母亲所言孩儿岂能不知?朕明白的。”

  “你明白?”谢太后口气顿变,望着陈宏冷笑道,“若是你明白,为何今日那些太学生状告君豪的时候,你却偏袒太学生令包拯彻查此案?若是你明白,你又为何当殿令人搜查君豪的府邸?你这么做,实在令君豪大是难堪,老身大为寒心啊!”

  陈宏正色言道:“母后,为君之道首在坚持国之律法,律法不立而万事不清,朝臣也会变得无法适从,今日在大殿之上,朕也是秉公办理,公平处置而已,岂有不妥之处?”

  “公平办理不假,然君豪毕竟乃是你的舅舅,今日你在大殿上丝毫没有给他留下半分颜面,今后他又要如何面对群臣?”

  “母后,朕已经说得很清楚,若是他没有做过绑架太学生之事,朕自会重重惩罚诬告他的崔文卿,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谢君豪也是深有嫌疑,况且刚才包拯率领衙役,的确从他府中找到了失踪的太学生高能,这一点说起来,谢君豪实在难辞其咎!”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