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毒妃嫁到 > 第225章 唯一的亲人(三更)
  “此时太后还在休息,等到了清晨再向太后请安吧。太后在本王去邕州之前还念叨着你怎么不去看他呢。”司徒炎边走忽然想到什么一般边跟着秦晚歌说道。

  秦晚歌听了司徒炎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有几分的不自在。

  这些时日,她都没有出宫来看太后,原因无他,而是不知道怎么面对。

  提起前尘往事,不过徒增伤感罢了。在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她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很好的抗的住。

  若是有一个人,带着怜惜之意,她怕自己会软弱的坚持不下去。

  在秦晚歌胡思乱想的时候,到了西南边上的厢房。

  打开房门,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一个穿着浅蓝色的男子撑着下巴,手中拿着扇子,看起来很困的样子,但是还是十分尽责的看着炉子里面的火。

  听见了推门声,那男子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子,看了秦晚歌和司徒炎一眼,说道:“你可算回来了,这位美人是谁?”

  那男子听说话的语气和司徒炎十分的熟稔,不像是司徒炎的属下,倒像是朋友一般。

  “这位是南疆长公主安灵素,这位是木清木神医。”司徒炎简单的为两个人介绍说道,“卫儿病情怎么样?”

  卫儿……秦晚歌心中一突,应该不会是她想的那般吧……

  “昨天晚上发了一夜的烧,毒素发作折腾了一晚上,刚刚才睡着。”木清依旧懒懒的。

  接着便用一双桃花眼打量着秦晚歌说道:“原来这位便是南疆的长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啊。”眼中带着几分饶有兴趣的意思。

  秦晚歌看着木清正在熬药呢,从药散发出来的味道秦晚歌分辨出了几味药材“白茅根、七里香,这都是解毒的药材,而且药性过于凶猛,就算是成人的身子都受不住,怎么给一个孩子开这样的药材呢?”

  听了秦晚歌的话,原本木清没有什么精神的眼睛亮了亮说道:“看起来是行家啊,莫非长公主也精通药理?”

  “本宫出生南疆,精通用毒和用蛊之法,自古毒、药一家,对于药理也略微精通一点。”秦晚歌十分谦虚的说道。

  木清看了看秦晚歌,又看了一下司徒炎,便明白了:“你带她过来是给卫儿看病的?”

  语气淡淡的,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秦晚歌刚才听司徒炎叫木清为神医,想必医术极高,但凡是高人,性格自然也要比一般人高傲一些。

  这个叫做卫儿的病情一向是木清负责,司徒炎让自己过来似乎有些不太妥当,也难怪人家不高兴了。

  秦晚歌还想着解释一下什么呢,却见那木清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说道:“我被司徒炎那家伙骗过来治了卫儿四年了,司徒炎那家伙都被我治好了,卫儿的病我都没有治好,再治不好不就要砸了我木神医的招牌了。如今你来了正好,你善于用毒,说不定咱们一起研究一下不用常规的方法,换种法子能将卫儿身上的毒素彻底的清除了,那么本神医的招牌可就保住了,哈哈。”木清笑着说道。

  刚才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荡然无存,秦晚歌的嘴角抽了抽。

  司徒炎似乎早就习惯了木清这般脱线的死路,也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说道:“你小声点,别将卫儿给吵醒了。”

  “木大叔,是司徒叔叔回来了么?”听见一个小小的声音说道,有些软糯,听起来不大。

  司徒炎瞪了木清一眼,此时便看见一双小手将帐子掀开,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孩子从帐子里面探出了头。

  小孩子虽然只有六七岁,但是生的很好,如同画里的人儿一般,因为常年的病痛,脸上带着不健康的白色。

  看见那童颜的那一瞬间,秦晚歌忽然觉得呼吸都停止了。

  这眼前的人……分明是缩小版的哥哥的模样,只是少了几分冷硬,多了几分柔弱……她记忆里那个软软的,叫着自己姑姑的孩子啊……

  可是,怎么可能啊。他也叫卫儿,年岁上也对的上,若是卫儿还活着的话,应该也是这么大了。

  司徒炎被卫儿吸引去了注意力,神情柔和了许多,说道:“吵醒你了吧,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亏得他一心关注卫儿,没有察觉到秦晚歌的失态。

  倒是一边的木清说道:“长公主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啊……”

  秦晚歌勉强的笑了笑,眼中的骇然没有收去,顾不得会引起别人的怀疑,问道:“这个孩子……是谁?”

  见秦晚歌看着那个孩子惊骇的样子,木清恍然大悟说道:“这个孩子是司徒炎旧友的孩子,不是他的私生子,你可别误会。”显然是想歪了。

  听了木清的话,司徒炎的脸色黑了黑:“你不说话没人给你当哑巴。卫儿既然醒了,还不将熬好的药喂给卫儿吃下。”

  木清漫不经心地将熬好的药端给了卫儿,哄着说道:“乖孩子将药给喝了,一点都不苦的,等药喝了之后木叔叔给你蜜饯吃……”

  秦晚歌发现,木清也有话唠的潜质,刚刚道骨仙风的样子,都是骗人的。

  而卫儿却嫌弃的看了木清一眼,接过了木清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显然一点都不怕苦,还嫌弃木清啰嗦的样子。

  被卫儿嫌弃的看了一眼,木清十分委屈的拿着药碗到墙角去画圈圈去了,“死小孩一点都不可爱,不应该是打死不要喝药,缠着叔叔要蜜饯么?”

  司徒炎无视抽风的木清,对秦晚歌说道:“卫儿年幼时中了柳心散这种慢性毒药,这些年木清一直勉强将毒性压制着,但是一直找不到解毒的方法,不知道长公主可有办法解毒么?”

  “柳心散?”秦晚歌眉头皱了皱,思索到了之前在母亲留下的书上看到这味毒药。

  “柳心散是一类慢性毒药,吃下之后不会立即的要了别人的命,但是中了毒之后常年会受到此类病毒的折磨,导致身体衰弱而死,究竟是谁,竟然会对一个孩子下这般的狠手。这个孩子中了柳心散多久了?”

  “四年了。”司徒炎低声说道。

  秦晚歌倒抽了一口凉气,急忙搭上了卫儿的脉搏。

  微凉的手指搭在自己手上,卫儿不是一般的孩子那般的腼腆,只是用着淡漠的眼光看着秦晚歌。但是淡漠的眼光底下,带了几分的好奇之意,显然是在好奇这个陌生女子的身份。

  搭上了脉搏之后,秦晚歌沉吟了一会儿,将卫儿的手塞到了被子里面,动作十分的柔和,笑着对卫儿说道:“你先睡一会儿,我与你司徒叔叔有话要说。”

  卫儿并不排斥她,反而觉得她莫名亲切,小脑袋还点了点。

  司徒炎和木清都觉得意外,却又惊喜不已。

  从来还没谁能让这个小家伙一见面就放下戒心的。

  他们都看着秦晚歌,秦晚歌却笑的坦然,大有“说不定小家伙喜欢我呢。”的意思。

  司徒炎看着他没说话,秦晚歌示意司徒炎借一步说话,两个人便到了门外。

  关上门,确定屋子里的卫儿听不见他们的谈话后,秦晚歌才看着司徒炎说道:“你能告诉我,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和他是如何中的柳心散么?”

  看着秦晚歌一脸凝重和急切的样子,司徒炎忍不住疑惑道,“你为何格外的在意这个孩子的身份?”

  秦晚歌掩饰去了眼中的骇然,脸上的表情让人不出破绽来,平静的说道:“因为柳心散是南疆皇室秘籍《毒经》中记载的毒药,据传是南疆皇室不传之秘。我想知道,这么小的孩子究竟是因为什么会中了这毒药,他与我们南疆皇室,又没有什么样关系?”

  秦晚歌这么解释,司徒炎倒是也没有怀疑,说道:“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我不说,你大概也猜不到。他和你们南疆皇室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是……”司徒炎营造的神秘感太好,吊足了胃口,秦晚歌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他是秦家的遗孤。先皇后秦晚歌的兄长之独子,秦卫。”

  真的是卫儿!

  秦晚歌心中一惊,捏着拳头让自己平静下来,三寸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到了肉里面,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得不故作平静的说道——

  “秦家的遗孤?秦家当年不是满门抄斩的,怎么还留下了孩子?”

  “当年秦家出事的时候,本王被司徒睿陷害。用尽了法子也只能偷梁换柱之法救下了这个孩子……可是在秦家问斩之前,所有秦家人都被喂下了柳心散这种慢性的毒药,当时这个孩子才三岁,他们也下了手。”司徒炎如今提起旧事,除了愤恨,还有悲凉。

  听了司徒炎的话,秦晚歌眸子里一片冰冷。

  柳心散这种毒药十分稀有且残忍,能折磨得人痛不欲生,却不会让人立即毙命,是日复一日的折磨,随时游走在死亡边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当年父母兄长嫂子他们在临死前都经历了些什么,她一无所知。但被喂了这种毒药,他们所经历的折磨,远非她能够想象到的。

  司徒睿,徐秋水,你们可真是好手段啊,人都要死了都不愿意高抬贵手给一个痛快,你们须得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加诸在我们秦家身上的,我会一一的讨要回来,让你们加倍的奉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