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祸害 > 第686章 有份量的礼物
  沈六爷听到这话,先是望了一眼翻译,然后才郑重地介绍道:“这位是广东市舶司提举林大人的亲妹妹,其身穿的麒麟服由皇上亲赐,本次是代表林大人而来!”

  咦?

  暹罗国王一直觉得虎妞身上穿的衣服很好看,这时得知竟然是由大明皇上的赐服,不由得又多瞧了两眼,这才知晓对方的身份很不凡。

  一个大臣疑惑地询问道:“这广东市舶司提举是什么官呢?很大吗?”

  沈六爷闻言,微微一笑地拱手道:“我大明重新开海,现在的广东市舶司提举是由皇上亲点的林文魁担任,是我大明开海派的领袖!”

  这“开海派领袖”自然是名副其实,但似乎这样说,又不能挑他毛病。何况,暹罗这边哪会知晓大明的情况,自然是任凭沈六爷进行忽视。

  唏!

  暹罗国王等人听到这番说词,果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听着来头好像很大的样子。

  暹罗公主亦是关注着他们,这时用生硬的汉语疑惑地询问道:“文魁?这不是神仙吗?”

  沈六爷心里暗喜,显得很自豪地回答道:“公主真是博学多才!这文魁星君确实是我大明所供奉的神灵,但我大明建国近两百载,仅有林文魁一人参加科举连中六元,故而被当今圣上亲点为‘大明文魁’,更是委派林大人到广东亲自主持开海事宜,现身兼雷州知府和海北兵备道两个重要职务!”

  咕……

  暹罗国王等人又是暗暗心惊,虽然有些名称还不是很了解,但敢情这位广东市舶司提举确实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沈六爷看到气氛不错,话锋一转又指着虎妞道:“林大人对这次开海很是重视,故而委派虎妞代表他来拜见国君,以期能建下深厚的友谊。”

  虎妞很是配合地站起来,先是朝着招了招手,然后对着暹罗国王指着被抬上来的东西道:“暹罗国王,这是我哥送你的礼物!”

  暹罗国王对这拨使团已经真正重视起来,毕竟对方的来历似乎不小。何况,他们暹罗现在正面临着缅甸的压力,纵使寻不得外力的支持,那亦不能跟其他势力交恶。

  当一件件物品呈送到眼前之眼,先是拿起了林晧然赠送的字画,然后拿起一件古怪黄金的饰品疑惑地问道:“这是何物?”

  “这是黄金短铳,我给你演示一下!”

  虎妞上前,便是拿起了那把锃亮的黄金短铳。

  咦?

  暹罗国王等人更多是疑惑和好奇,纷纷打量着那支黄金短铳。

  他们倒是见过了不少火铳,但无一不是带着一根火绳,都需要点燃方可便用,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却没有这个模样的火铳。

  虎妞拿着那支黄金短铳,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四处搜寻了一番,然后指着摆在旁边的厚重的花瓶,直接让两个人抬到中间处。

  这是……

  暹罗国王等人都极是疑惑,甚至有人想要提醒虎妞,她应该先点燃绳子才行。

  砰!

  就在有人刚要准备提醒虎妞的时候,却见虎妞单手持着短铳,连耳朵都懒得伸手去捂,然后果断地扣下了扳机。黄金短铳的药池发生激烈的燃烧,一颗铅弹夹带着火焰,从铳口喷出。

  啊……

  大家听到突如其来的铳响,心里当即一惊,甚至有人跌倒在地。

  哐……

  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那伫立在中央的高大花瓶,足足有手指般厚,但却突然迸裂开来,碎片纷纷地落在了地面上。

  “保护国王!”

  听到这个动静,卫士长当即大声地说道。

  很多大臣纷纷爬在地上,同时震惊地望着这一幕,更是害怕地望着虎妞手中的短铳。

  一个小丫头就有如此的杀伤力,亦是所有大明人都拥有一支黄金短铳,那他们小小的暹罗国如何能抵抗住大明,如何敢于跟大明交恶呢?

  虎妞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双手捧着黄金短铳对着暹罗国王认真地说道:“这是我哥赠予国王的黄金短铳,还请国王能够喜欢!”

  暹罗国王害怕地望着眼前的黄金短铳,亦是平复着心情,这才伸手接过这神奇的利器,由衷地说道:“我很喜欢!如此厚礼,多谢你哥哥了!”

  经过这一个大动静,反倒让这个晚宴变得更加的和谐,大家喝到深夜才离开。

  或许是因为两国的交情,或许是因为暹罗是大明的属国,或许是他们见识到了大明的强大,又或许那一份珍贵的礼物。

  第三天早晨,联合舰队足足载着十万石大米及一大批货物,浩浩荡荡地踏上了回程。

  在联合舰队返航的途中,虽然遇到了几个不开眼的海盗团伙,但仅是出动了一般三桅炮船,便将他们全部给收拾掉了。

  当联合舰队出现在雷州湾的时候,这一次不算太远的航行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更重要是终于打通了“雷州-暹罗”的航线。

  这一个影响是深远的,且有着极重要的意义。

  这十万石暹罗米大多是计划性采购,纷纷进入了官府的常平仓,或者是经由联合米行等销售渠道投放到市场之中。

  亦是如此,各个官府的压力大大地得到了缓解,不用时刻担心新一轮灾情的到来,从而乌纱帽不保。

  随着一大批廉价的暹罗米投放市场后,各地的米市迅速地暴跌,直接跌到了七钱一石。

  这个举动无疑是损害到了一些广东乡绅的利益,但林晧然很巧妙地联手了广东最有实力的商贾以及沿海的官府,致使他所承受的压力并不大。

  囤米谋利,这固然有着可观的收益,但却是涸泽而渔,且毫无道德可言。当那些乡绅想要攻击林晧然的时候,得到的更多是反击,反倒是更多人愿意为林晧然唱名。

  更令那些囤米者感到丧气的是,金秋十月已然悄然来临,随着月中的一批新米上市,广东大米价格又出现了一轮下跌行情。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在米市不断下跌的时候,一些精明的商人却看到了商机。他们开始将广东米往内地进行输送,从而赚取丰厚的利润。

  广东不仅不再需要湖广米,反倒是朝着其他地区进行输送。像廉州地区,他们就已经借着盐道,直接朝着广西、贵州等地区进行输送。

  一时之间,广东显得更加的繁华,隐隐有摆脱农耕的迹象。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