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第一少 > 第二百零三章:佛
  现如今的东山县,只要不是懒汉,勤快些,出去帮工,赚钱,谁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庄子上倒是热闹起来了。”玄世璟感慨道。

  “恩,都是侯爷的功劳。”秦冰月在一侧说道:“越是热闹,对于东山县的百姓来说,日子就越好,对于咱们府上来说,赚的就越多。”

  “你看的倒透彻。”玄世璟笑了笑。

  “跟在侯爷身边儿,自然理解的透彻,若是吃力不讨好,侯爷也不会这么做这么多。”

  “吃力不讨好.......”玄世璟顿了顿:“也得看是什么事儿了......算了,走吧,先回家。”说罢,一扬马鞭,朝着侯府大宅去了。

  秦冰月赶忙跟上。

  回到宅子之中,玄世璟先去见了王氏。

  在东山县的府兵回到庄子上的时候,王氏就知道玄世璟在岷州与吐谷浑的人打仗没出什么差错,心也就放了下来,从岷州往长安走,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只是玄世璟回到庄子上,来到王氏面前的时候,王氏这才将心完全安了下来。

  到底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话一点儿不假,虽说得知平安的消息,但是始终不及亲眼见到人的这份安心。

  玄世璟在王氏的院子之中,如今小欢嫁了出去,小吉也跟着石虎走了,王氏身边儿是两个新提拔上来的丫鬟,倒是年轻俏丽,能够在王氏身边儿多待上几年。

  王氏虽说是大家小姐出身,但是经过那个年代与玄明德在军中厮混,身上早就没了那些官家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毛病,能用到丫鬟的地方也不多。

  “侯爷,您不在的时候,夫人可是整日礼佛,盼着侯爷能够平安呢。”王氏身边儿的小丫头说道。

  “娘亲什么时候也信佛了?”对于这个,玄世璟倒是有些好奇了。

  “信与不信没有那么重要,只是求个心安,给自己心里找个托付的地儿罢了。”王氏笑道。

  说来也是有意思,王氏是不信佛的,但是却是偶尔喜欢礼佛给自己的心里找个安慰。

  出家的和尚整日里念着我佛慈悲,当年中原大地遍地狼烟的时候,可没见到佛祖能够庇佑的了他的信徒。

  所以,王氏是不信佛的。

  如同李二陛下一样,他也不信佛,但是遇到什么大事需要乞求平安健康的时候,这才会下令建造佛寺。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临时抱佛脚了吧。

  “说起来,下月初,玄奘法师就要回长安呢。”王氏说道:“听说玄奘法师这一去,便是十六年,等到玄奘法师回来,长安城想来又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玄奘?”玄世璟诧异,想想也是,贞观三年玄奘出长安往西走的时候,自己还是个不能出门的娃娃呢,这一去十六年,当中有没有什么消息,也难怪会被自己忽略掉。

  对于玄奘,玄世璟说来也熟悉,唐三藏的原形嘛,白龙马,蹄儿朝西,驮着唐三藏和他仨徒弟。

  玄奘一回来,佛家在长安,气焰可就更高涨了......

  佛门不纳税,名下却又有着诸多的土地,说佛门是个清净的地方,却也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一点儿也没毛病。

  也罢,现在就让他们猖獗去吧,盛极必衰,物极必反,玄世璟现在没这必要去跟长安城的百姓唱反调,冒天下之大不韪。

  “佛们一道,在需要的时候给自己找个心理安慰就是了,没必要太看重,有没有下辈子还两说呢,就算有,下辈子也不记得上辈子吃过什么苦,没什么意义,都是糊弄百姓的。”玄世璟笑道:“最不信佛的,恐怕就是那帮佛门信徒了,像玄奘法师这样的,终究是少数。”

  “看来璟儿也不信呢。”王氏笑道。

  “娘,孩儿是信这里。”玄世璟指了指自己的心:“这里告诉我该信谁,孩儿信谁,这里告诉我该怎么作,孩儿就会怎么做。”

  王氏点点头:“不错,人生在世,跟随本心走,才是最正确的。”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么多年来,孩儿不管是过的如何,始终不曾忘记,自己的初心是什么。”说出此话的时候,玄世璟的目光、神态都是无比坚定的。

  “我儿能有这般觉悟,将来为娘就算是见了你爹,也能自豪的告诉他,玄家,无忧矣。”

  玄世璟的爹,玄明德,是个过的比较失败的舶来品。

  玄世璟回了长安,李二陛下问了太史局,将玄世璟与晋阳的大婚的日子定在了十一月中旬,从晋阳回宫开始,宫里头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年前礼部最大的任务,就是将晋阳公主的婚礼,办的漂漂亮亮的。

  只是当李二陛下将晋阳公主的嫁妆清单送到了礼部之后,礼部的官员却是一个个的都炸了毛,揣上折子就到宫中甘露殿去求见李二陛下去了。

  封地,食邑这些不合规矩也就罢了,财货陪送这么多也不计较,但是娘子关那些平阳公主旧部全都赐给晋阳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那些兵,都已经老了,朕答应过平阳,要给他们一个好归宿,如今将他们赏赐给兕子,便是最好的归宿。”甘露殿中,李二陛下对着礼部的官员说道:“若是别的事,都好商量,朕可以退步,但是在这上面,朕决定了,就不会再退步。”

  甘露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陛下......”

  “爱卿,廉颇老矣,更何况那些兵,守着娘子关守了大半辈子了......”李二陛下垂下眼眸说道:“那是他们的念想,但是现在,兕子会成为他们的希望。”

  不得不说,晋阳公主的脾气秉性虽说像极了长孙皇后,但是在一些方面上,却是与李二陛下一样,这样的相似出现在一个公主的身上,让人不得不想起来那位威名赫赫的“李三郎”,平阳昭公主。

  虽说是一支老兵队伍,但是朝廷,或者说是李二陛下,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们。

  这算是最后的恩典了。

  再往后,他们会更加被人遗忘的彻底。

  “是......”礼部的官员听到李二陛下这么说,也只能同意了李二陛下的说法。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