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风烟路 > 第671章 七星复现
  第671章七星复现

  八月的石泉熙熙攘攘,县内甚至邻县官军都蜂拥而出,剑矛棍棒,戈戟刀枪,人来马往,将饶凤关周边都围了个严严实实,却雷声大雨点小,不敢深入细致地搜查,显然是投鼠忌器加胆小怕事。天网恢恢,到底稀疏。

  最早一次,王大节就领着一大群兴州军,到上次交涉的地点探看了一番,结局却是刻舟求剑。殊不知做绑匪的第一要诀,就是必须要跑得快。王大节一见北斗七星不在原地了,倒也长吁了一口气——敌人就像情人一样,既想看见,又怕见到,若是见到了又怎样?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见不到面倒是正好,省得撞见那些个青面獠牙的金人,人虽少,犯的事倒不小!

  王大节带着纠结的心情,走到饶凤关上面正在赏看天下的一对男女身后,用敬畏的语气对他二人说道:“林大侠,林夫人,四处都找过了,还是没有吴都统的踪影,和那几个金人新的藏身之处……”

  “有劳王副都统。今日暂且到此为止罢。”林阡转过身来,不怒而威。王大节求之不得,说了两句无关紧要的话就下去了。

  “林大侠,北斗七星再不放人,可就真是不玩吴曦、而是要和我们玩捉迷藏了。”林夫人笑着说,娇俏可人。

  却看王大节刚下去,洛知焉便就上了来——这次随林阡夫妇一起驰赴石泉县的,大约都是些官军将领,义军主力皆留在了短刀谷内,只有几位精通剑术的高手随行,包括宋恒、杨宋贤,和赶到会师的金陵、风鸣涧。

  阵容与川东之战时期相似,很显然林阡未雨绸缪,哪怕没有落远空通风报信,也一早就把对付北斗七星看家本领的“以七化七”抓握手心。可惜莫非已经来不及调度,而叶文暄几个月前便与冷飘零离开了宋土,再一个洛轻衣,竟也在北斗七星赴宋之前那么巧离谷出游……

  诚然,谁都没料到这么快北斗七星会跟吴曦之间有交集,为补莫非、叶文暄和洛轻衣的缺漏,林阡所以将洛知焉、程宇釜、陈静也一并都带在身边,如此才勉强凑齐了七把强剑。

  然则,虽也一样是用剑高手,此三人却不如彼三人有对战经验,实力比彼三人也有高有低;再者,时隔了将近一年,北斗七星的阵法势必没有退步。所以范遇陈旭都说,最好尽量启用上回的人马。故而林阡一早就让洛知焉派人各地寻找洛轻衣的踪影。可惜,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头绪,看到洛知焉又摇头苦恼说了些话,林阡不免陷入了沉思而忘记回答吟儿。

  “北斗七星上次在石之迷宫被吓怕了,不会那么肆无忌惮,敢再次用人质来挑战吧?”吟儿问,她觉得,北斗七星用人质另有用意,主动挑战的可能性很小。

  “这回北斗七星的后面有高人指点,不可能再被我的‘虚而实之’吓跑,所以只要他们敢挑战,就一定会打到最后一刻不退缩,况且贪狼那些人不会忘却了旧耻,用人质挑战的可能性不仅有,而且不小得很。”林阡摇头,“我不会教他们阴谋得逞,所以不希望备战存在疏漏。”

  “你啊你,又庸人自扰了!他们要雪耻也不会在这时候,总共就只有七个人,安排都安排不过来!”她笑了一声,向来轻狂,“何况,他们也未必知道我们缺剑。”

  “说是如此说,可别人家兵临城下的时候你才想着调兵遣将。”他语带苛责,直拍她的头顶,“你这谏言,颇像个奸佞,竟似要误了我。”

  吟儿一笑,贫嘴起来:“偏生误了你,输的也是别人!”

  确然,吟儿有轻狂的资本。

  在这一刻,看起来北斗七星并不知己知彼,只是——盟军一样也不知己知彼,不知道洛轻衣的意外,导致林阡已经被北斗七星赢在了起点,再怎样未雨绸缪,都一定为时已晚;

  在这一刻,看起来北斗七星确实只有七个人安排都安排不过来,然而——盟军谁都也没想到,慕二会帮北斗七星打点安排,哪怕连对方到底要做什么都一知半解,慕二都无条件帮忙,只为打败林阡……

  不出三日,北斗七星俨然以人质为由,迫林阡去石泉县东郊一比高下。风鸣涧、金陵、杨宋贤、宋恒、洛知焉、程宇釜、陈静七人赴战,以解吴曦等人之危急。一看对面有魔军百人,诸将立刻便明白了此战属性如何:原是川东和黔西两个势力的联手复仇、雪耻!

  当此时,性格迥异的北斗七星,脸上神色竟罕有的统一——“得偿所愿”,无需言辞铺垫,火yao味直接扑鼻。宣战过后,立马启衅!不消半刻,阵型便已完善,进入状态多快,就意味着卧薪尝胆多久!

  时隔一年,北斗七星经过休整与修炼,实力果然大幅提高、今非昔比——又或是盟军这七人初次合作生疏,再加上洛知焉、陈静之剑似是与阵法不容,竟在不出几招后就落了下风……

  北斗七星阵法,既按八卦方位而设,又合七星变幻,威力浑然天成。那被寄寓着控弦庄最后希望的七个人,依次占了乾位、坤位、坎位、震位、离位、兑位、巽位,留出艮位让人进出,合作到了堪称声息互通、心有灵犀之境,分进合击,一片精芒。

  吟儿远远旁观,叹从前当局者迷,跳出来看,从前当真是小觑了他们!这七人总力,远高过他们实力的纯粹相加,而且时间一长,还不停地翻倍地涨!

  盟军以七化七的战术,本来就是竭尽全力破坏他们的相互呼应,本就不是迎刃而解之法,如今,战力的此消彼长,教盟军众高手都吃尽了苦头,半个时辰之后,竟都受困阵中。吟儿看宋贤和陵儿均在险急,暗叫不好,转头看阡,他异常冷静地仍然旁观,没有号施令,而似是在沉浸于北斗七星阵中,若有所思……

  偏就在这时,慕二把他俘虏的洛轻衣押到了阵前,冲着抗金联盟的兵马得意示威,群雄全是一惊,方知北斗七星为何这么巧难,原是天助金人害得洛轻衣失陷……继而众人都是一颤:完了!这雪上加霜的一幕呈现眼前,洛知焉实力自然要大打折扣!本来就占劣势的盟军七剑,如何承受得了这致命一击?!

  林阡正苦思着破敌之策,却觉得袖子一紧原是被吟儿挽住,缓过神来吟儿的力气却忽然松开,面露喜悦轻松之色。

  林阡一怔,循着她所指方向看去——洛知焉果然又惊又怒,却不曾大打折扣,而是狂吼一声实力倍增,直对着巨门一顿狂轰滥炸,倒是挥了当日在祝家肆虐的威力,惊得北斗七星陡然就合作失误、阵型有损,趁此机会,盟军七剑一举后撤,才终于侥幸从那阵中退出。

  不管多大的战争,胜负真只赖一个回合。

  是以这第一场交锋,北斗七星杀人预谋终未得逞,却不管如何,都是雪了川东之耻,亦满足了以人质换名誉的渴求,盟军七剑犹觉吃力,洛知焉战力最受消磨。

  吴曦的价值,可算是成功了一半,接下来的另一半,还待时间酝酿,但一定隔不了几日了……

  自然地,在看见洛轻衣气息奄奄被绑缚在慕二战马上的那一刻,无论谁人,心中都是重重一击。筹谋以七化七的各位军师们,最是心急,做父亲的洛知焉,最是心疼。

  “怎么这么巧,偏就落到了那帮金人手上!”洛知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大女儿和二女儿都死了,小女儿又遭遇了郭杲那个事态,现在最不用他操心的三女儿,竟也被金人寻到了抓去!?

  “轻衣姐姐她向来不爱关心世事,自然不是自己找过去的,而显然是那帮金人处心积虑,为了破坏我们的防御一早就盯上了她!”吟儿忿忿道,也不免自责,当日真不该乱点鸳鸯谱害她出走。

  “洛前辈放心,我定将轻衣救回来。”林阡站在洛知焉床榻前,对他如是承诺。

  林美材站在窗边,一直沉默看着林阡。自黔滇之交战役过后,她因为身负重伤的关系,一路都随军北上、跟在林阡的身旁,魔门内的大小事务,则一概交由诸葛、慧如打理了。

  “然则这次……是两方顽敌合作……轻衣恐怕,凶多吉少。”洛知焉叹气摇头。

  这时青龙急匆匆跑到林美材身旁,林美材当即俯下身来,听他耳语了几句,面色凝重,一直点头,不刻就转身离去了,没跟一个人打招呼。

  林阡转过头,似是觉察出了窗口这一纵即逝的黑色身影,当下让吟儿回屋、自己则跟了上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