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冰山男神,太惹火! > 第476章 一身病痛
  北宫爵僵直着背脊,忍了好久也还是忍不住,出声反驳:“您也说了,要父母之命,我相信如果父亲在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您这般勉强我,我……”

  “你给我住嘴!”北宫厉突然面色铁青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撑在书桌上怒气大盛的瞪着北宫爵。

  “你别给我提那个不孝子!当年就是因为他不计后果的硬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才会沦为今天这个结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纵容了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成全了他们口中口口声声的真爱,结果呢?

  结果我不止失去了我唯一的儿子,还害得我孙子自幼骨肉分离不说,还带着一身的病痛,没有过过一天正常人该过的生活!”

  说到这里时,北宫厉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死咬住牙关恶狠狠的盯着北宫爵说:“我这辈子绝不能再让你步你爸的后尘,你休想以同样的理由让我犯错!如果你不想你那个所谓的‘心仪之人’有任何意外的话,你最好乖乖配合我的安排,若不然,我会让她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最后一句,北宫厉一字一句说得清晰无比,像是魔音重重砸在北宫爵的心上。

  北宫厉看着他变了的脸色,再次开口:“你知道的,只要我有那份心,我就绝对能够说到做到,你现在虽然贵为大元帅,可毕竟我才是北宫家的家主!你觉得,你能够护着她一辈子都安然无恙吗?”

  北宫爵脸色发沉,竟是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他很清楚,北宫厉的确有这个实力,毕竟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都守在灵云的身边,但凡有一点儿疏漏,他都有可能彻彻底底的失去她,他不能赌……

  眉头深锁,沉默了很久,北宫爵才开口,却说:“就算我同意去见面,可爷爷,我还是不可能如你所愿的跟她结婚,毕竟,我无法靠近更无法触碰她,你总不能让祁家的孙女一嫁过来便守一辈子的活寡吧?”

  他的身体情况,北宫厉是再清楚不过的,除了灵云,北宫爵跟任何人都不能有肢体接触,平时就连容与和家族的那些医生要帮自己医治之前都得先打抗体药,就算是打了抗体药之后也都还要戴上医用手套和口罩、罩衣,严格抵触和他的血液直接接触。

  总不能让祁思悦嫁过来之后每天都打抗医药吧!

  北宫厉早就料想到了他会用这件事情作为借口,重新坐下后才说:“这个你放心,早在十几年前我就已经让容家人做了很多人体实验,几个月前终于做出了一种抗体,只要植入了身体就能不受你毒液的侵蚀,并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我已经跟祁家的老头子沟通过了,祁思悦答应植入这种抗体,所以你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

  北宫爵愣在了古椅上,他没有想到北宫厉竟然把事情做到了这个地步,这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他落网了!

  他抬眸看着北宫厉,讥讽出声:“爷爷还真是思虑周全啊!”

  北宫厉仿佛没听到他话语里的讥讽,只是沉着脸望着他说:“爵儿,不管你此刻心里是如何想我的,爷爷只是想要告诉你,爷爷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爷爷不会让你一辈子都活得和正常人不一样的。

  等年后,我会安排北宫家的人都植入那种抗体,以后你在家里,就不用再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吃饭用餐,也不用再时时刻刻都和别人保持距离。

  你可以如正常人一样和家里的每个人正常接触,你小时候不是很期望和兄弟们一起玩闹吗?以后你可以和他们一起打球、踢球,纵情玩闹,不用再怕任何人把你当作异类了。”

  说到最后,北宫厉的声音已经变得很沙哑了,就连眼眶也有些红了,他颤抖着举起手,将手掌轻轻靠近北宫爵的脸,却是凌空着像是在抚摸他一样。

  沙哑着嗓音继续说:“以后,爷爷也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触碰你了。不用再在你失落失意的时候都不敢摸摸你的脑袋以示安抚,更不用在你摔伤流血的时候只能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不敢上去搀扶了……”

  北宫厉的话让北宫爵越发的沉默了。

  他也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些事情,受伤跌倒、失意难过,每个正常孩子都需要安抚宽慰的时候,他都只能独自爬起来自舔伤口。

  那时候他多希望自己是个正常的孩子,难过了有人拍拍他的脑袋说着宽慰的话,跌倒了有人立马来搀扶帮自己处理伤口,可这些,他都没有体会过……

  后来,便再也不期盼了。

  因为他早已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的宽慰和搀扶了。

  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在意这些事情的不仅仅只是自己,原来北宫厉也曾在意过!

  他不是不想宽慰搀扶自己,只是他无法做到而已……

  可如今,他曾经期盼的那些都不再是他需要的了,这抗体晚到了这么多年,他其实,已经不需要了……

  虽然北宫厉的话让他有所触动,可他开始直接开口拒绝了:“不用了,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算他们都植入了抗体,我也不会再跟他们有所接触,何必多此一举。”

  北宫厉举在半空的手就这么僵住了。

  片刻之后,他收回了手,心中难受,突然不想再跟他多谈了,挥了挥手,说:“出去吧,这个时间该去祠堂守岁了,嘉宇他们应该都已经去了,你若晚到太久也不合规矩,去吧。”

  北宫爵起身,向北宫厉恭谨的鞠了一躬转身便走,才走了两步又被叫住:“把这盒血参拿着,流了那么多血,这段时间好生补一补,你的脸色实在是太过难看,走出去,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北宫家在苛待嫡孙。”

  北宫爵回身,拿起了那盒血参,再次转身离开。

  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北宫厉的声音再次从背后响起:“你想要心仪之人安然无恙,正月十五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表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