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之开门我是警察 > 第三七六章 第四起案件
  又是一明媚的早晨,毛利大叔带着柯南走进了楼下的波洛咖啡厅。

  “欢迎光临毛利先生,好久不见!”槺捐鞑永玫拇蜃耪泻簟?n#  “是小梓啊,确实好久不见了。和往常一样,给我一份烩面,柯南一份儿童套餐。”自从上次槺捐鞯母绺缇砣胧奔渲螅笫寤故堑谝淮卫床濉?n#  “嗨!海鲜烩面一份,儿童套餐一份。”

  “上次你哥哥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吧?”毛利大叔问道。

  “嗯,托您的福已经结束了。”槺捐骺牡牡愕阃罚绺缦辞辶讼右桑挥斜日飧牡氖虑榱恕?n#  “结束了就好,咖啡厅里面坐着的都是目光锐利的警员让人感觉难受啊,果然那种事发生一次就够了。”原来大叔还对上次撞上埋伏监视的事情有点在意。

  “这个……”听到毛利大叔的话,槺捐鞯谋砬橛行┪⒚畹霓限巍?n#  “叔叔,好像现在还是有好多警察哦。”柯南拉了拉大叔的袖子提醒道。

  “什么?”大叔四处看了一下,果然又看到一群眼熟的警员。

  “您好毛利先生。”一名坐在大叔身边的警员趁着和毛利大叔对视的时候打了个招呼。

  “我记得你是……水间手下的警员吧?”毛利大叔问道。

  “是的,没想到毛利先生还能记得我,鄙姓加藤。”打招呼的人正是加藤熊信。

  “这件咖啡厅又怎么了吗?”毛利大叔四处看了看,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只是上次来埋伏监视的时候吃到的食物味道非常不错,所以我们来做回头客了而已。”加藤熊信笑嘻嘻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毛利大叔松了口气,突然坏笑起来:“既然如此,作为这里的常客,我的为你们推荐一道好吃的料理,那就是小梓小姐特制的美味三明治哦。”

  “毛利先生!”站在一边的槺捐髦雷约鹤龅娜髦问鞘裁此剑僮吧慕械健?n#  “不对啊?你们现在快到上班时间了吧?看你们的样子也不想值夜班回来的?”毛利大叔狐疑的问道。

  “咳……我们是外出寻找线索的。”加藤熊信有些尴尬的说,出外勤偷懒被发现了。

  “咦,那位趴着睡觉的是水间警官吗?”柯南突然又发现了他最近想的比小兰还频繁的人。

  “嘘!”加藤熊信突然对柯南比划一个噤声的手势。

  “怎么了?水间小子很累吗?”毛利大叔皱眉,怎么大清早就趴在餐厅睡懒觉。

  “警部他好像熬夜了,早上看到他的时候两个黑眼圈大的吓人。”加藤熊信说道。

  “不就是熬个夜吗?我们那时候为了办案经常三天两天睡不了一觉。”毛利大叔作为一个前辈表示现在的后背不行啊。

  “警部前一天也是后半夜才下班的。”加藤熊信想了想说道。

  “好像大前天也是。”坐在加藤熊信另一边的悠木研二说道。

  “再之前好像也是吧?解决小梓小姐的案件的那天晚上……”加藤熊信又接口说道。

  “好像小梓小姐的案子之前他就看起来休息不太好诶……”两个人跟说相声似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好吧,他是挺不容易的。”毛利大叔摇摇头,他之前说三天两天不睡觉也只是吹吹牛皮而已,其实很少遇到这种情况。

  “父亲撞飞……看医生……”突然这个时候水间月说起了梦话。

  “嗯?”毛利大叔对水间月的梦话有些在意,柯南也偷偷竖起了耳朵。

  “柯南!快走快走!”这个时候少年侦探团的其他成员跑了进来,今天柯南和他们约好一起去步美家玩。

  “嘘!”柯南制止了这几个吵闹的小鬼,指了指还在睡觉的水间月,别把他吵醒了。

  “妈呀!是水间警官!”结果他们看到水间月之后反应有些太大,惨叫一声之后转身就跑,元太特别义气的一把抓住柯南然后就和大家一起往外跑,等到柯南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过马路了。

  ‘我还……没吃饭啊。’被元太拖着走的柯南残念中。

  “这帮小鬼,真是的。”毛利大叔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皱眉听水间月的梦话,刚才的两个词让他有点在意。

  “哭……包牌惩罚……听牌……心慌……”水间月没有让他失望,还在持续说着梦话。

  “啪!”突然,毛利大叔一巴掌拍在水间月的桌子上。

  “啊!什么!”水间月一下子被吓醒了,抬头看见毛利大叔怒火冲冲的脸,甚至比松本管理官还有恐怖一分。

  “有事吗?毛利先生?”因为波洛就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所以水间月对于看到毛利大叔并没有奇怪,不如说他会出现在这里就是想观察一下柯南接下来会不会还遇到什么事情。

  “我说你小子,昨天晚上是不是通宵打麻将啦!”毛利大叔怒吼道,口水喷了水间月一脸。

  “麻……麻将?”水间月迷茫的睁着一双黑圆圈,昨天晚上他被美和子拉出去不停的走街串巷,就为了找到三个被害人每个周六为什么出门,或者说三个人出门的目的地。

  “对啊!你昨天晚上熬夜打麻将了吧!说梦话还说着什么庄家跳胡、一向听吧?还有包牌、听牌!你是不是做梦都在打麻将?”

  “父亲撞飞?看医生?”水间月茫然的重复道。

  日语中父亲和庄家音近,跳胡和撞飞音近,一向听也和看医生差不多,导致水间月和毛利大叔两个人说着不同的话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

  “对啊!不是我说你啊,最近已经摊上很棘手的案件了不是吗?昨天晚上那个人好像并不是你们要找的犯人,我记得昨天晚上管理官说过这个案子追诉期快要过去了吧?你怎么还敢浪费精力去打麻将?你这是玩物丧志你知道吗?”某个麻友遍布天下的大叔毫不吝惜口水的喷了水间月一脸。

  “慢……慢着!”水间月打断毛利大叔的话:“您刚才说的那些都麻将术语?”

  “诶?你不知道?”毛利大叔愣住了,是他误会了水间月还是水间月在为自己开脱找的理由?

  “那包牌惩罚和听牌是什么意思?”水间月双眼放光的问道。

  毛利大叔看水间月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好为人师的解释道:“包牌惩罚就是还没轮到你听牌的时候你胡牌,就要赔给另外三家……”

  “麻将是不是有东西南北的区分!”不等毛利大叔解释完,水间月又问道:“方向是不是顺时针的?”

  “牌有东西南北四中牌,如果是有顺序的话指的应该是第一轮由坐在东边的人坐庄,出牌顺序是顺时针的,然后赢的……”

  “爱哭鬼在麻将里有什么特别含义?”

  “爱哭鬼?应该是指经常听哭牌的人吧?你知道哭……”

  “谢啦!”没等毛利大叔说完,水间月就站了起来,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准备出发了!”水间月突然又跑了回来,对着还在发傻的警员们叫到。

  三个死者都打麻将!多亏了毛利大叔,不然他们想要知道这些麻将术语可能要等到他们退休了之后开始打麻将才行,还得到时候能想的起来这起案子的这些细节才行,而那个时候这个案子的追诉期早就过了。

  显而易见,三个被害人在生前每周六晚上出门就是聚在一起打麻将,而凶手就是坐在麻将桌上北方的那个人!

  回到警车上,水间月掏出了地图打开,凭着记忆把三个人的住处标注出来。

  接下来只要找到位置大致处于三个人住处中间的麻将馆……水间月愣住了,地图上没有标注麻将馆啊!

  咖啡厅里面,毛利大叔咂摸明白味了,原来自己无意之间给水间月提供了破案的重要情报啊。

  “不行,得找机会管那小子讨人情。”毛利大叔嘿嘿笑着,自言自语说道。

  “毛利先生!”刚刚还被念叨的水间月笑靥如花的又走了回来,手里还捧着一份地图:“毛利先生~打听一点事可以吗?”

  ……

  过了二十分钟,获得了一份‘全市所有较好的麻将馆的分布位置’的标注地图的水间月心满意足的从咖啡厅里面走出来。

  电话又响了,水间月有点害怕。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柯南。

  “喂?柯南,谁死了?”水间月直接问道。

  “额……”柯南被噎住了,顺了口气急急忙忙的说道:“死者是犯罪心理学家平栋堂次!凶手是二十年前的犯人!”

  “我靠!”水间月大叫一声:“地点!快!”

  ……

  十分钟后,案发现场。

  “警部,交通科好像有意见了。”悠木研二放下手机,对水间月说道。

  “又不是没拉警铃,还是抓犯人比较重要吧……叫还没有赶上来的人不用上来,给我直接包围整个小区。”水间月漠然的说道。

  “嗨。”悠木研二点点头。

  “可是在市区飚出郊外的速度太危险了吧。”加藤熊信小声念叨着,估计现在剩下的警员还在半路上呢。

  法医森也宏光面色惨白的站在原地,晃了一下才抬脚走向尸体开始他的验尸工作,他有些不太习惯过高的车速。

  而毫无自觉的水间月还觉得自己出门拉上法医的决定很英明,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了瑟瑟发抖的少年侦探团。

  “第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因为熬夜和睡眠不足的原因,水间月的脸色有些白,俯视孩子们的面孔落在孩子们眼里有些恐怖。

  “步……步美就住在这里,我们来步美家玩、柯南突然就跑了过来说有人死了。”身为少年侦探团团长的艾薇娅站出来说道,随便把锅丢给柯南。

  “好,你们回到步美家等着,柯南留下给我解答一些问题。”水间月摆摆手叫他们滚蛋。

  “灰原也看到那个人了!”柯南当机立断把灰原哀也扯下水。

  “那就他们两个留下,你们快走快走。”水间月从善如流然后继续撵人。

  “我和小哀一起出的门,要是小哀看到了凶手的话我也应该看到了!”步美突然站出来说道。

  然而对待这些真小鬼水间月就没有对待假小鬼那么信赖了,眼睛一瞪……

  “我们这就走!”

  “现在的孩子们跑的都这么快吗?你们班的运动会成绩挺可观的吧?”水间月看着孩子们一溜烟的背影问道。

  “呵呵……”柯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看灰原哀,果然灰原哀也阴沉着脸不说话。

  “灰原……桑的感冒已经好了吗?就被你们拉出来玩?”斟酌了一下对灰原哀的称呼,水间月问道。

  柯南刚要灰原哀回答,灰原哀就用清冷的语气说道:“不劳警官费心,我的病不是那么严重,吃过药很快就好了。”

  柯南也在一旁插口道:“医生说了,灰原就是最近太过劳累了,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太过劳累?”水间月挑挑眉:“还在研究吗?解药还是……毒药。”因为最近太忙而且似乎在被组织的人关注,所以水间月很久没有去直村朗的实验室看看研究进展了。

  “现在我在研究解药,不过那二位还是对atpx本身的性能更有兴趣一些。”灰原哀的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感觉。

  水间月有些奇怪,大家也是熟人了,虽然关系不算友好,怎么她就好像在对陌生人说话一样冷漠。

  站在一边的柯南倒是清楚,灰原哀在水间月身上组织气息的压迫之下,能做到现在的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往常她遇到组织的气息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对了,水间警官,那天茱蒂老师和新出医生走了之后……呜!……”柯南开口说话想要转移话题,结果被水间月堵住了嘴。

  “如果是和那个组织有关的事情的话,就不必告诉我了,我说过我不打算再管了。”水间月笑眯眯的说道。

  “……”灰原哀突然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水间月。

  不是因为水间月说自己不管组织的事情,而是因为水间月刚才对着柯南笑眯眯说话的一瞬间,身上组织的气息更加的浓厚了。

  不对,不是气息真的变了,而是那个虚伪假笑的表情,给了灰原哀很熟悉的感觉,她在组织里面经常见到的笑容。

  求一下推荐票什么的,数据感觉有些难看了,哭唧唧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