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英雄血 > 第五十一章 组建雪耻营
  拉帮结伙、争权夺利,这些事在当下的抗战部队中很常见。习惯了权力的滋味,很多人都舍不得将其放弃。即便在刚被解救的情况下,依旧有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被徐三刀一个耳光抽醒的少校,无疑就是典型代表。先前在监狱,胡彪并未过多审查他们的身份。究其原因,也是胡彪觉得,他们被俘那刻起,一切都将从零开始。

  如果此刻营救他们出牢笼的不是胡彪,而是国军的某支队伍,或许他们的军官身份会被认可,甚至会被重新任命。可在胡彪面前,他们都是战俘。

  当过军官,那也只是当过军官的战俘。归纳到底,还是战俘!

  望着坐在会议室被解救的军官中,依旧有人表情不爽,胡彪却很淡定的道:“如果有人觉得我行事太过霸道,现在可以离开。我说过,我从不勉强任何人。

  但有一点,别把你们以前的派头用在我身上。对我而言,不服从指挥的人,再厉害老子也不稀罕。刚出牢笼便想着争权夺利,真不知道谁给你们的勇气!

  说的难听一点,此刻我把你们当军官看,你们便是军官。我不把你们当军官看,你们跟外面那些大头兵没什么区别。连自知之明都没有,那纯属就是一草包。

  最后我再问一遍,你们当中还有没有人想退出,大门开着,想退出现在就可以离开。等到了后方,你们可以去上告去抗议,看看上面那些官老爷,能把老子怎么着!”

  原本胡彪还想采取相对温和的手段,跟这些当过军官的战俘谈谈心。结果发现,这种招数似乎不管用。想尽快稳定军心,还是土匪作风来的更痛快些。

  反正从始至终,胡彪就没想过要这支战俘营的永久指挥权。胡彪要的,就是战俘跟着他的时候,他必须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谁敢搞小动作,那就滚蛋!

  话音落下,又有两名军官从会议室离开,看到这一幕胡彪也很平静的道:“三刀,包括那名少校在内,所有选择离开的人,统一先看管起来,吃的东西一律不许少。

  为了避免他们扇动闹事,暂时先让他们待在城卫所。真要不听话,用不着跟他们客气。对了,我让你去请的人,请过来了吗?”

  “来了!现在把他带过来吗?”

  “带过来吧!留在这里的,都是愿意跟我们打小鬼子的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

  “是,队长!”

  随着徐三刀转身离开,众军官也显得有些满头雾水。看到这一幕,胡彪却笑着道:“虽然我这个军人的身份,跟现在的诸位其实差不多。可我跟军统方面,有过几次合作。

  此番碰巧解救诸位,已经打乱我的行动计划,我不得不修改我的作战计划。为了确保接下来战斗中,咱们不至于撞进小鬼子的埋伏圈,我找来军统在此城的联络员。

  稍后作战过程中,由他负责跟军统以及上面联系。但接下来的仗怎么打,依旧还是我说了算。相应的,请军统帮忙,我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将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也会带人离开。还是那句话,我现在强调服从指挥,更多也是希望大家拧成一股绳,合力打小鬼子。心不齐,如何能打赢小鬼子呢?”

  听到胡彪说出的这些话,留下开会的军官们心头骇然之余,也很庆幸先前没离开。能随时找军统帮忙的人,岂是普通人呢?军统,那可是蒋校长最重视的情报机构。

  这也意味着,先前离开跟被打的少校,即便最后安全回到后方。关于他们的评价,只怕也不会太好。至于想告胡彪以下犯上,估计就更没可能了。

  看着众军官终于有些变色的眼神,胡彪也知道军统这张牌用好了,确实能震慑一些心怀不轨的军官。相比普通士兵,军官更怕被军统的人盯上。

  一旦被军统调查,往往不死都会脱层皮。连国军的将领,面对军统调查人员,尚且需要谨慎行事。他们这些普通的军官,又岂敢得罪军统呢?

  过了没一会,徐三刀领着一名身穿百姓服饰的年青人走出会议室,此人进屋后很快上前敬礼道:“军统驻句县联络站少尉情报员赵显,奉命前来报道!”

  听到这话的胡彪笑了笑道:“跟你们上级请示过了?他们同意我之前的提议?”

  “是的,胡队长!上级指示,让我跟随你部行动,由我负责电台联络!”

  两人当着众军官的对话,令不少军官心头再次大震。能让军统的谍报人员听命行事,足以说明胡彪在军统高层心中,想来也是挂了号的。得罪这种人,下场势必不会太妙!

  唯有听到这番话的胡彪一脸平静的道:“好!缴获的那部电台,就由你负责。需要人手的话,找三刀替你解决。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谢谢长官信任!电台已经检查过,能够正常使用,暂时没什么问题。”

  “好!这样,三刀,你去选几个枪法还有体力好点的兄弟,让他们负责保护电台跟赵少尉。职务的话,暂定为雪耻营少尉排长,赵少尉,不会嫌弃吧?”

  “长官客气了!卑职一定尽心用命!”

  “尽心即可!用命的事,还是我们来负责。你现在回去守着电台,收集一下句县周边小鬼子的动态。可以的话,我希望知道目前南京前线的战况!”

  “是,长官!”

  敬礼离开之后,重新落座的胡彪也很直接的道:“既然各位选择留下,为了便于接下来作战指挥,那我宣布相应的作战整编方案。各位放心,所有整编只是暂时。

  一旦抵达安全之地,我便会离开。至于上面如何安置诸位,那就不是我所能操心过问的事。总之一句话,我既然把大家救出来,我也会尽力把他们活着带出去。”

  有先前那名军统少尉情报员的例子在,那怕剩下军官中军衔最高的许明志,此刻也不敢小瞧胡彪。做为少校级参谋,许明志很清楚军统在战时的权限有多大。

  说的恐怖一点,分布在军中还有民间的军统情报员,便是那位蒋校长的耳目。一旦确认有军官准备投敌叛国,潜伏在军中的情报员,获得授权便能处决对方。

  相应的,沦陷区的一些情况,军统也最清楚不过。此番突围,若能得到军统方面的协助,成功机率还是很大的。当然,想要军统全力配合,那自然是痴心妄想。

  好在胡彪前番在沪上,与军统的交易,让军统获益良多。以至军统方面,也很想看看胡彪究竟来搞出什么大动静来。刚抵达后方,便解救这么多战俘。

  要是胡彪能带着这些战俘,在敌后搞出一些动静来,也能替前线苦战的部队减轻一些压力。到时论功行赏,军统方面也能分到其中最丰厚的一份!

  尽管对在场的军官不太熟悉,可胡彪还是很快道:“时间紧迫,我跟诸位相识的时间也短,也无法了解诸位究竟有何本事。为此,职务安排都是暂时的。

  为雪被小鬼子欺凌俘虏之耻,我决定组建雪耻营,由我暂时担任营长,负责雪耻营的作战指挥。全营整编为三个战斗连、一个后勤保障连及营属警卫排。

  由许明志少校担任副营长,田思立上尉担任一连长,孙伟上尉担任二连长,李志彬上尉担任三连长,赵兵中尉担任后勤保障连连长。记住,所有职务都是暂时任命。

  这也意味着,如果接下来你们无法胜任职务,我会重新换上其它人。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我不行,也可以罢免我这个营长。那样的话,我或许会很高兴。”

  被点名的众人,听到胡彪说出的话,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可用心想想,真把胡彪罢免了,胡彪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可接下来,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身处敌后,如果没胡彪顶在上面,军统真给他们下达命令,他们听还是不听呢?若是听从军统远程摇控指挥,他们这些战俘,最终能活到后方的又有多少呢?

  想明白这些道理,众人突然觉得,由胡彪担任这个战俘营的营长,或许才是最明智的决定。真换上他们当中任何一人,只怕被解救的战俘,未必会听从他们的命令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