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月纪元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唐凌之名
  初秋。

  待星城很美。

  据说是前文明的枫树变异的——幻火树,会在这个季节绽放出惊人的美丽。

  而待星城遍种幻火树。

  初秋的清晨阳光,远远没有那么炙热,只需要一点点光芒,幻火树便会折射出一团团如同火焰一般的红芒。

  这些红芒随着幻火叶颜色深浅的不同,也会呈现出不同的深浅光芒,柔和又美丽,就像将黄昏的夕阳剪了下来,轻轻的放在了人间。

  满城的幻火香啊,这是幻火叶在这个季节会释放出的独特味道。

  如兰,似蜜,淡淡,却悠远。

  让人幸福的季节。

  “啦啦...啦啦啦...”彼岸很愉快,两只洁白的脚丫在空中晃荡着,口中依旧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她最爱黄昏的夕阳。

  而这个季节,从清晨开始,就可以整天看着的看着夕阳,让她沉沦,心中涌动着一股奇异的安宁。

  真是很愉快啊。

  彼岸伸出了手,青葱一般细白纤细的手指缝隙间,透出清晨的阳光,也透出悬空之域下幻火之芒。

  彼岸歪着头,就笑了,双眼如月牙儿般眯起,睫毛上还有清晨雾气凝结而成的水珠。

  她是真的开心。

  空堡前的空地,一群正在等待着晨训的少年,沉迷的看着空堡顶端边缘的那个身影。

  谁都知道,在有夕阳的黄昏,空堡就会出现一道风景线,那是彼岸女王凝视夕阳直到星夜漫天的身影。

  没有想到,这个代表着幸福的幻火季,从清晨就可以看见她的身影。

  哪怕这只是少年的奢望,遥不可及的梦幻,可谁舍得去错过?

  卫手中拿着一张报纸,咳嗽了一声,惊散了那群少年。

  真是不知所谓,大好的晨训时光,竟然忘乎所以的看着女王,难道不知道时间的宝贵吗?

  想到这里,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制服,还是那件深蓝色的制服,隐隐形成龙型图案的古华夏风盘扣。

  这代表着他的身份,贴身禁卫官。

  也代表着他能够堂而皇之的接近彼岸女王,为她送上必要的消息。

  彼岸沉溺在自己的快乐中,对卫的出现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

  卫只能沉默的站在一旁,他也习惯了如此,自己哪怕天天都见到她,但从来未真正在她的眼中。

  “女王,今天的报纸。在第三版上有龙少的消息,龙少在昨天已经到达了夕米城,估计只剩下不到五天,他就可以回到待星城。比预想的要快两天。”卫说完这句话后,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这样可能会无意中得罪龙少。

  龙少这样的赶行程,说不定是想要给女王惊喜呢?

  想到这里,卫忽然惶恐了起来,他单膝下跪,对着彼岸的背影略微有些紧张的说道:“龙少一定是日夜兼程,才能提前回到待星城。龙少的心里一定是挂念女王陛下,才会如此焦急,期待给女王惊喜。”

  “卫不敢不报龙少的消息。但也斗胆请女王陛下做不知情,以免龙少失落不能给到您惊喜。”

  说完,卫的汗水已经细细密密的布满了额头,就连后背也传来了一阵阵的热意。

  彼岸没有表示,只是轻轻的勾了勾手指,那份报纸就飘到了她的手中。

  她瞥了一眼报纸,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卫悄悄松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在这里多呆下去,免得惹恼了女王,于是在说了一句告退后,就悄悄的,静静的退出了屋顶。

  要提前回来么?彼岸伸手想要翻动报纸,但不知为何刚才那一瞥,看见的那张画像总是勾动着她的目光。

  她索性也不翻了,而是将报纸拿到了眼前。

  这是第一版,用巨大的标题写着‘龙军未亡?昔日首领唐风之子已确认身份。’

  太琐碎的新闻,彼岸并不关心。

  她的目光一直停留着那张文字报道配上的画像上。

  画像上是一个黑发少年,细碎的流海微微遮眉毛,干净的脸,清秀的五官,漆黑的眼眸,抿紧的嘴角。

  “为什么,他看起来有些悲伤?”彼岸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那张画像。

  自己的眼睛竟然也泛起了微微的泪意。

  对此,彼岸根本不在乎,也更不好奇,为何对画像上这个人的悲伤有着这样奇异的共鸣?

  她分明就对这个少年没有半丝熟悉的感觉,记忆中也不曾有他。

  可,就是难过啊。

  彼岸任由泪水从腮边滑过,她似乎看到了他孤单,他悲伤,他压抑。

  她的目光就是不能从这副画像上移开,她反复的念着他的名字:“唐凌...唐凌?”

  接着,她轻轻的开口:“收集今天所有的报纸。”

  卫此时正走到空堡的第二层,彼岸有些梦幻,软糯的声音清晰传入了他的耳中:“收集今天所有的报纸。”

  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没有那种不带人间烟火气的高洁,反而就像一个正常的女生,好听的轻柔的,让人心软心碎的声音。

  “莫非这才是彼岸真正的声音?龙少归来如此牵动她的心弦?”卫的心里又不可避免的涌现出一丝酸涩。

  没有办法,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女王对龙少感情日渐加深是意料之中,顺理成章的事情。

  **

  密根城。

  普里埃尔学院。

  每年9月1日,是传统的,新生入学的日子。

  但没人会选择这一天才来学校报道,提前一个月,半个月就前往学院的人大有人在。

  夏末秋初。

  接近9月的时光,普里埃尔学院已经彻底的热闹了起来,而今天显得特别的热闹。

  因为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几乎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密根城。

  ‘狂狮现身,龙军首领唐风确定留下遗孤?’

  ‘唐风遗孤逃出生天,世界格局是否因此改变?’

  ‘龙军再现,17号安全区昂斯家族覆灭之夜。’

  还能有比龙军再现,那个传奇男人唐风竟然还有儿子这样的事情更爆炸的新闻了吗?没有!

  只要20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不会忘记当初的龙军是怎样的席卷这个世界?那个传奇首领是如何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话。

  就算这个学院中有很多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出生的时候,早就已经过了龙军最辉煌的时期。

  但这里毕竟是一个安全城,几乎是整个世界的最高行政单位——城!人们都不是‘土包子’,所以不会像17号安全区的人们,知晓的龙军事迹并不算多。

  相反,这里长大的很多少年轻人是听着龙军的各种传说,以及唐风的冒险故事长大的。

  当然,这些故事或多或少都人为的添加了一些别样的色彩,偶尔会充满了恶意和贬义。

  不过,这并不影响唐风或者龙军的鼎鼎大名,人们也自有自己的看法。

  “唐凌?唐风的儿子叫唐凌?来自17号安全区?真是让人期待呢。”其中一个少年举着报纸,从学院的一处花园路过,张扬的说道。

  另外一个少年撇嘴,说道:“期待什么啊,我觉得他活不过一年,别忘了他...”

  两人对话的很激动,全然没有注意到在花园旁的长凳上,有一个略微迷茫,满腹心事的少年躺在那里。

  当其中一个少年说出他活不过一年这种话时,这个躺在长凳上的少年忽然一跃而起,一拳打在了这个少年的脸上,并且从另外一个少年手上抢过了报纸。

  “你是谁啊?你死定了。”被打的少年非常愤怒,另外一个抢夺报纸的少年也同样怒气冲天。

  两人不管不顾的拳头脚尖都朝着那个打人抢报纸的少年,招呼了过去。

  实力非常强大,已经累积了很久,起码五牛之力以上的力量。

  抢报纸的少年打不过,索性也就不打了,他任由这些拳头脚尖落在身上,手却在微微的颤抖,他如饥似渴的阅读着报纸上的消息。

  昂斯家族覆灭。

  唐凌逃出生天。

  “是吗?逃出来了吗?唐凌真的覆灭了整个昂斯家族?”昱的双手颤抖着,在这样挨揍时,嘴角竟也流露出了一丝微笑。

  **

  阿波罗雇佣兵训练营。

  一个身材强壮,胸口纹着太阳纹身的少年,被绑在了木柱子上。

  抬眼四望,营地外是一大片茫茫的沙漠,金黄色的黄沙反射着耀眼的阳光,看久了,人的眼睛会被刺激的流泪。

  太阳从不吝啬在这片沙漠洒下最热情的光芒,只是片刻,这个少年似乎就有些脱水了,干涸的嘴唇,泛起的死皮下,是一丝丝的血迹。

  “哟,奥斯顿,你现在服气了吗?”一个身穿着作战服的少年雇佣兵带着嘲讽的语气,慢慢走到了这个被绑在柱子上,叫做奥斯顿的少年身旁。

  “呸。”奥斯顿吐了一口唾沫,因为脱水的关系,他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但这蔑视的意思,却让嘲笑他的少年,拿过鞭子‘啪’的一声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强壮的身躯上,顿时又多了一条带着血迹的鞭痕。

  奥斯顿非但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反而张扬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输的是你,是你...报纸上已经写了,唐风的儿子逃了出来。”

  ‘啪’,鞭子声再次响起。

  “你不过就比我早入营半年,你输给了事实,恼羞成怒的和我决斗,事实就能改变吗?”

  “你等着,我会比你强,会揍的你妈都不认识你。我也会赢了决斗把你绑在这柱子上,一天一夜都不会放了你,在权限内,狠狠的抽你100鞭,到时候希望你这个狗日的还活着。”

  奥斯顿的言语刺激着那个雇佣兵少年,他的鞭子不停的落下,按照决斗胜利的权限,他可以抽奥斯顿70鞭。

  “这奥斯顿会死吧?”

  “说不好,才来训练营一星期以内的死亡记录,也并不是没有。”

  “他好像骂的很有活力的样子。死不了的吧?”

  围观的雇佣兵们在议论着,但并没有人为此觉得有任何不妥,这就是规矩,任何不合都可以决斗,决斗胜利者有惩罚权。

  比起这个,龙军的新闻实在太令人震撼,而唐风还有儿子这个新闻更加的爆炸。

  不是寻常的登场啊,几乎颠覆了一个安全区,而唐风的儿子,竟然覆灭了一个投靠了星辰议会的家族。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龙军有卷土重来的意志,唐风的儿子,那个叫做唐凌的家伙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世界又会发生什么令人期待的事情吗?

  是的,雇佣兵们从来都不怕乱局,甚至世界一片安宁祥和了,也就没有了他们存在的意义。

  阿波罗雇佣兵是系统训练出来的雇佣兵,他们有自己的骄傲,希望能参与到世界格局的变化之中。

  而不像那些在黑市之中,注册了资格,就能算雇佣兵的野路子,永远没有大的格局观。

  严格的说,那些家伙只能算赏金猎人和游猎人的结合。

  “你服气了吗?”此时,那个抽奥斯顿鞭子的少年有些累了,在炎炎的烈日下,一次性抽完了所有的鞭子,的确是一件消耗体力的事情。

  “服?呵呵呵...”奥斯顿显得有些奄奄一息,但他的眼中充满了嘲弄,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少年,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知道我的兄弟有多强大,我是要和他并肩作战的人,我会服气你?哪里来的垃圾?”

  “妈的!”那个少年没有办法了,因为他没有抽打的权力了,他恨恨的看着奥斯顿:“谁他么知道你的兄弟是谁?”

  “你不用知道,你没资格。”奥斯顿这句话声音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他抬头,烈日下,一只孤鹰飞过,就像唐凌。

  但是,那只孤鹰一定也有同伴在等着它的吧?就像唐凌!

  **

  爆炸性的新闻,以紫月时代独特的方式在传播着,只是三五天的时间,几乎已经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就算一个小小的安全村,也定然会有高层知道这个消息,也许就算一个成规模的流浪者团队,也收到了这个消息。

  唐凌这个名字,莫名的就被很多人在走神的时候,仰空星空的时候无意识的念了出来。

  唐凌,从默默无闻的一个聚居地小子,变为了世界所知的风云人物,只用了短短的三个多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