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狂魔 > 第七十一章张逸文
  第七十一章张逸文

  “没想到啊,原以为这次藏书阁执事非楚师姐莫属,却没想到现在又杀出了一个张逸文。”

  “这张逸文是谁?为何从未听闻过?”

  “听闻是玄字脉的一位精英弟子,寻常行事低调,却不想这次冒了出来。”

  “楚师姐好不容易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记下了三千篇,这下好了,这张逸文冒出来,一篇不多,一篇不少,只记下了三千零一篇,正好力压楚师姐啊。”

  “我看这张逸文其心可诛,是想拿楚师姐来扬名宗内,哼。”

  “就算过了第一重有什么用?等那张逸文过了第二重再说吧。”

  当秦宇来到藏书阁时,早已是人山人海,诸多年轻弟子各个义愤填膺的为楚月婵抱打不平。

  秦宇挤入人群中,看向那块石碑,发现石碑底部楚月婵不在是漂浮的,而是印在了石碑之上,虽然是最后一个,而在她上面则是“张逸文”。

  对于这,秦宇倒没觉得什么,是巧合也说不定,当然,若是有意如此,那这张逸文是在以楚月婵为垫脚石了。

  就在秦宇沉吟时。

  楚月婵从那道门里走出,和九个月前相比,楚月婵此时倒显疲惫,脸色也没有往常那般红润,似乎是第二重让她费劲了心思。

  “楚师姐,你的天赋毋庸置疑,但这执事之位,我势在必得。”这时,站在人群前方的一名黑衣青年突然开口道。

  众人皆是愤怒的看向这青年,有人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起来:“离执事确定之日还有一个月呢,就算你能过了第二重又如何?说不定,一个月内里也有人能超过你呢。”

  “当真狂妄,莫非万重战宗就你张逸文有资格成为执事吗?大多数是看不上藏书阁的执事,所以才没来参加罢了。”

  “我说了这张逸文其心可诛!”

  喝斥声、怒喝声顿时炸开了锅,秦宇站在人群后方,透过人缝隐约看清了这青年的模样。

  这是名约莫二十余岁的青年,修为乃天淬第一境,其容貌俊俏却透着一份阴冷味道,目光乌黑而深邃,盯着楚月婵的目光闪烁着炙热,但被他极力压制。

  楚月婵水灵灵的双眼凝视着青年,纤手捋了捋腮帮的青丝,莺声清脆而坚定的道:“执事自然是有能者居之,能力越大对宗内自然有益,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再尝试的。”

  这名为张逸文的青年淡然一笑,道:“楚师姐,第二重是在完本古籍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篇灵诀,这个并非是尝试多次就能完成的。”

  楚月婵看了眼张逸文,并没有说话,抬脚离开,人群自动为楚月婵让开了一条路。

  “楚师姐,你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今日,我张逸文便有把握能通过第二重。”说着,张逸文便走入了那道门。

  楚月婵步伐微蹲,柳眉微蹙,迟疑片刻,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原地,转过身看向那道门,似乎也想看看这张逸文能否通过第二重考核。

  “楚师姐,好久不见。”就在楚月婵等待时,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微微侧头,却看到秦宇正站在身边,她目光微亮,道:“秦师弟,是你?”,话语一顿,楚月婵目光黯然,语气中带着歉意道:“秦师弟,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在秦宇被选入丹童时,楚月婵就打听到了,她也去求过她师尊去将秦宇带出来,但烈敖的地位格外特殊,除了宗主谁也无法拿他怎样。

  秦宇一怔。

  “烈长老是天字脉的长老,脾气格外古怪。”楚月婵真诚的说道,但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宇打断。

  “楚师姐,那老……烈长老脾气确实古怪,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楚师姐有这心已经让我很感动了。”秦宇淡然笑道,那老东西都能悟出天地规则,地位在万重战宗绝对极高,楚月婵能左右他才怪了。

  楚月婵看着秦宇,微微点头。

  秦宇嘴角微掀,露出了一份笑意,和楚月婵交流很轻松,不像面对紫熏儿时时刻警惕,仔细揣摩她一字一句。

  “这不是那将死之人吗?竟然还没死?”

  “我听闻他被选去当天字脉烈长老的丹童,竟然还能活着?”

  “此人倒是三番两次接近楚师姐,莫非,凭他这将死之人也想吃天鹅肉不成?”

  四周弟子盯着秦宇,毫不掩饰的讥讽着,冷笑着,但谁也没敢将秦宇推开,一个是楚月婵说了要护秦宇三年,当然,他们并不想成为第二个赵镇远,当初,秦宇一定要和赵镇远决斗之事,众人还记忆深刻。

  秦宇对这些嘲笑声,置若罔闻,看向楚月婵道:“楚师姐很在意这执事之位?”

  楚月婵摇了摇头,道:“我一心向道,倒并非是一定要成为藏书阁的执事,来参加执事考核,只是为了能在藏书阁里翻阅更多的书籍,不断的提升修为。”

  秦宇点了点头,正欲说什么,却又听到楚月婵道:“秦师弟,若不介意可去天字脉呆两年时间,只要过了三年,那个诅咒应该也就破了。”

  秦宇苦笑,还是认为自己会死啊?不过,她的心意让秦宇感动,随后,秦宇笑道:“楚师姐,我一定会活很久的,再说,我还想听楚师姐告诉我那画卷的事呢。”

  楚月婵绝美的脸颊微红,轻咬着嘴唇,重重点头。

  “对了,楚师姐,那烈长老是天字脉的长老吗?”秦宇问道。

  “嗯,是天字脉的长老,而且辈分极高,是宗主的师弟。但脾气很古怪,独来独往的。”楚月婵回答。

  “那楚师姐听过皇霆吗?”秦宇又试探问道。

  “皇霆?你是从烈长老那里听到的吧?皇霆长老是地字脉的大长老,听说和烈长老一起拜入宗内,但两人似乎从小就结怨,这么多年来,两人已是水火不容,听说,烈长老跑去炼丹,就是为了击败皇长老。”楚月婵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听闻皇霆长老不过是叩道境,他怎么能打赢道境的烈长老?”秦宇惊诧道。

  “你或许不知道,皇霆长老非常厉害,如果不是他一直在跟烈长老较劲,他都能做天字脉的大长老,而且,我听我师尊说,一般道境强者,皇长老都不放在眼里的。”楚月婵压低声音道。

  秦宇听的一愣一愣的,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叩道境能战胜道境强者,这可不是熊踏天以罡气境的修为能和童云飞一战的区别了,这简直可用天差地别来形容,这是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啊!

  就算叩道境巅峰,但他终归到底还是灵境,还没有叩开道门,没有真正掌握道的力量,和道境相比,差距可不一丝半点。

  换而言之,十个普通的罡气境修士正常来说能和天淬境修士一战,但百个叩道境都难以战胜道境强者,否则,也不会用道境强者来衡量一个势力的强弱了。

  而那为老不尊的师尊竟能以叩道境战胜道境的烈长老?而且,烈长老可是掌握了规则的存在啊,难道,师尊那家伙也掌握了规则?就算掌握了也不可能如此变态才对。

  除非……那家伙有顶级仙器,或者自身强悍到了灵境的极点,否则,根本不可能会是道境强者的对手。

  “这么强悍,竟连个见面礼都没,给了个令牌还没一点贡献?”秦宇心里无奈苦笑,也不知道拜了皇霆为师尊是幸运还是不幸。

  就在秦宇震惊之时,那张逸文从大门中走出,他喜上眉梢,神情傲然的扫过诸多弟子,目光最后落在了楚月婵身上,眼中拂过一抹炙热,他郎朗道:“不负众望,张某侥幸通过了第二重考核。”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听闻第二重是要创造灵诀,凭你能创造?”

  “这是痴人说梦吗?凭这张逸文何德何能通过第二重考核?”

  藏书阁前顿时炸开了锅。

  楚月婵则神色坦然,道:“恭喜张师弟,夺得藏书阁执事之位。”

  “楚师姐,还有一个月呢,谁就能保证这一个月里没人能超过这张逸文?”有弟子抱打不平的道。

  楚月婵淡然一笑,或许有人会比张逸文记忆、悟性更强,但这都过去了一年了,若对执事有兴趣的话,恐怕早就来参加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所以,几乎可确定这张逸文将成为执事。

  “楚师姐,其实这都是有敲门的,若楚师姐有时间,我可以将窍门告诉楚师姐。”张逸文缓慢走了过来,双目灼灼的盯着楚月婵。

  楚月婵摇了摇头,一口回绝道:“术有专攻,或许,这并非是我擅长的,不过,这样也好,我能更专心修炼了。”

  张逸文眼中拂过一抹失望,但他并不甘心的道:“这执事之位,张某其实并不是很看重,若楚师姐对执事之位有兴趣,张某可放弃。”

  “这位师兄,时间都还没到,你就能确定,你就会是藏书阁的执事?”秦宇实在看不下去了,不仅淡然说道。

  张逸文猛的盯着秦宇,目光逼人道:“你是?”

  “呵呵,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