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2064章 她有何错
  “阿婶,你去买东西啊?”

  “恩,”阿朵娘也是细若蚊声,她不由的也是抓紧了被子,腿是不冷了,可是这手却是在出着冷汗。

  阿美向着沈清辞挤了一下眼睛,“今天我和阿哥要去洒楼那里帮忙,所以回来的晚。”

  阿朵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她可以和阿朵娘多买些东西,到时都可以放在阿美家的牛车里面,等到了无人这时,他们再是给她们扛回来,不然的就靠着她们两个女人,哪怕再是累成了狗,也都不可能将这些东西给扛到了山上去,更何况定然的还有的那些米粮之类。

  “就她们这身份,还能买东西,不会是想卖了自己的吧?”

  不知道是谁嗤的笑出了声,就像阿朵母女去外面买个东西,是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这穷的都是没房子住,有这一顿没有下一顿,这不是卖儿卖女的,这是卖什么,卖自己吗?

  阿美想要回嘴,结果沈清辞却是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对她摇头,有没有银子不是别人说的是她们身上揣着的。

  阿美憋的十分难受,也是替阿朵母女报不平。

  沈清辞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这动作不难明白吧?

  姐有银子啊,姐的银子在这里,这叫闷声发大财,你只有逢年过年,才能穿上新衣服,就算出让,也时卖东西的。

  可是人家呢,这住着山洞怎么样,饱一顿,饥一到的又如何?

  人家可是怀揣着几百两的银子,这样一想,阿美的心里挺是痛快的。

  这些嘴碎的,你这去一百次镇上,也未必能赚人家阿朵家的一个零头。

  看吧,她阿爹清说的对,阿朵以后可是有大出息的,不愧是读书人的女儿,就是大气的很。

  而想起家中才是多了的那三十两银子,阿美就感觉自己的心中美滋滋的,阿爹说,现在也是农闲之时,趁着地里没有活计,准备用这些银子将房子修上一上,盖上一盖,明年就可以给阿哥说亲了,到时她就有一个阿嫂了,以后也就有人给她做好吃的了。

  而她可是一点也不排斥有阿嫂的,有阿嫂在,家中有活计就有人帮忙做了,而且她很很快就可以做阿姑,多好的。

  她越想就越是激动,就是她这激动,掐人家清沈清辞做什么?

  沈清辞将自己的胳膊,从阿美手中解放了出来,再是吹了吹自己的手背。

  真是单纯的孩子。

  才是三十两就满足了,她还要赚更多的银子,她这回大周的路费,还早着呢,如果更远一些,还要飘洋过海的话,她莫不成还要造艘船出来不成?

  就在她还跟着阿美一同傻气之时,就听到了一阵又尖酸又是刻薄的声音响起。

  “这还有脸出来,都是被退亲了,不知检点,丢人现眼!”

  沈清辞再是感觉自己的胳膊一疼,这一次是阿朵娘掐的。

  而她无力的再是在心中叹了一声,她这是招谁惹谁了?还有,这退亲之人,莫不成还有别人?

  不过看来,这退亲之人所说的就是她啊,因为这里所有人都是向她这里看来,就连阿美也都是担心的望着她,当然也是守着她,就怕她会寻短见,一会从牛车跳下去,非要摔死了自己不成。

  “她是谁?”

  沈清辞小声的问着阿美,她并不知道说出如此尖酸之话的人是谁,不过她会记住名子,以后好生的还给她。

  “还能是谁,是田宝彬的阿娘。”

  阿美凑近了一些,也是怕别人听到她们的谈话。

  “哦……”

  沈清辞明白了,就是那个老妖婆啊,在阿朵面前摆足了阿娘的姿态,让阿朵给她做这个做那个,就这样还是非打即骂,果真的有其母必有其子。

  占够了别人便宜,现在还要说别人的不是。

  无耻之人见的多了,不过这个到是无耻的奇葩,也是无上的不要脸。

  “我要是你……”

  “我要是你,就不会出现在别人面前,”沈清辞接过了田宝彬娘的话,“如此背信弃义,也是无情无义,更是狼心狗肺之人,怎么的还能有脸见人?这世上之上人在做天在看,就不怕报应吗?”

  “阿娘……”她靠在阿朵娘的身上,也是吸着鼻子,“阿娘,你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一个孩子,我还小,我也未经过人间险恶,更是不知算计。”

  “他们母子两人骗我家的银钱,骗我给他们当牛做马,就连是屎尿我都是给她端过,我如此好,他们为何欺负于我,我寻死,只是无颜面对生我教我的阿爹,也是对不起辛苦养我的阿娘,我才是一时想不开。”

  “我现在大难不死,是阿爹的在天有灵,可是那些人还是不愿意放过我,还要如此的污蔑于我,阿娘,你说这世上怎么会这么的不公平?”

  背信弃义的,还能明目张胆的欺负于人,莫不成就是就太不要脸了。

  噗嗤的一声,不知道是谁笑出了声,而后几乎都是一阵哄堂大笑声。

  可是阿朵娘却是哭了,她抱着女儿哭的十分心酸难过,当然也是嘶心裂肺,想起女儿半死不活的样子,她现在还都是悲从心来,难以放下。

  她这一哭,本来众人刚才因为那一句的不要脸而来的笑声,瞬间就变的沉默了起来。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当然是非对错,每人心中皆是明白,是对就是对,错也就是错,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就混淆了这些。

  或许会因为有些事情,而未曾注意,可是当是注意之时,才是发现,原来事非的对错是这样的。

  而恍然过后,才知原来阿朵娘母女才是爱害者,是田家人背信弃义,是田家人毁婚,这与人家何干?

  瞬间,这本来都是看笑话的人,现在却都是瞪着田阿娘,这眼里有埋怨,也是有不耻,尤其是最近田阿娘太过高调了一结,也不知道得罪子多少人,现在这心中不管是酸溜溜的,还是其它的,可都是对田阿娘看不顺眼。

  不过就是娶了邻村里正的女儿,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本村里正,还能管得了他们村子吗?

  自己都是做了背信弃义的事情,怎么的,还不让人说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