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黄金手 > 第1089章 卡瓦石
  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在和田玉原石批发市场上赌僵的时候赌涨的概率,可能比古玩市场上捡大漏儿的概率还低。

  为啥?一是因为高品质和田玉本来就不多,二是因为市场上的和田玉太多了,不说山料,只说籽料,大大小小的简直多不胜数,基本上每个摊位上都有数百上千块摆着,加上存货就更加无法计算。

  就算刨除那些玉质显露在外的料子,只计算蒙皮料,那数量也相当夸张。

  所以,在那夸张的基数面前,赌涨的概率自然会显得很低。

  如果再那么夸张的基数面前,赌涨的概率依然很高的话,那极品的和田玉料子就不会那么值钱了,而是变得满世界都是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赌涨的概率是比较低的,最起码徐景行转了一圈,看到的蒙皮料多不胜数,可值得他入手的却不多,最终也不过挑了六块相对比较出色的出来,而这六块中也只有一块的品质是比较突出的,因为里面的灵气含量确实浓郁。

  可惜,那块料子的尺寸并不大,上称称的重量是183.64克,这还是带皮带僵的情况下,如果把皮和僵去掉,估计会只剩不到一百克的玉肉。

  不过一百克左右的料子也不算小了,再加上玉质较好,切出来后能卖个不错的价格,如果玉质能达到羊脂玉的级别,那就真真的赚大了,因为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羊脂玉的克价在一千到一万之间,就算按照一千一克的价格来计算,一百克就是一百万,如果是一万一克……

  要知道,他在买那块料子的时候只花了八百块而已。

  这么一想,赌玉才是最赚钱的行当,运气好的情况下能赚到千倍万倍甚至更高倍数的利润,这还只是单纯的贩卖原石,如果再加上他的雕工,那利润简直能吓死个人,比什么股票黄金基金之类的投资高出不知道多少层楼。

  然而这样的好事儿可以有,但肯定不会是常态,因为达到羊脂玉级别的玉石本来就少,想在基数那么庞大的蒙皮料中挑到它们,难度可想而知,就算是开了挂的徐景行也不可能一眼望去就将所有蒙皮料中的羊脂玉挑出来,他也是通过玉石中的灵气含量来判断玉质的好坏,而那么多料子堆在一块,基本上每块料子中都含有一定量的灵气,这让他不得不一块一块的查看,费时费力,效率很低。

  如果他只是追求个年入千万或者年入几亿,那么他天天泡到玉石市场上去赌玉,那肯定没问题,他一定能赚到。

  但他才舍不得抛弃现在的生活一头扎到玉石市场里呢。

  而且他真要赚钱,不说做玉雕,就是单纯的做木雕,赚的也不算少呢,偶尔在寻摸点好的古玩,赚的只会更多!

  不过要是能在追求人生目标的同时赚大笔钱到手,他也不嫌弃,没有人会嫌弃自己赚的钱多。

  所以,他在挑了六块品质较高的带僵蒙皮料后,就准备弄点普通料子回去练手,正准备去自己刚才物色好的那家店铺时,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从他后边凑了上来,带着热情的笑容招呼道:“老弟,买玉?”

  这女人身材不高,也就一米五几的样子,不过不胖,身形也还算玲珑,面容也挺端正,只是还达不到漂亮的地步,只能说不丑,倒是脸上的笑容很热忱很真诚的样子,说话声音也好听。

  只是这个女人正是之前盯着他的其中之一,显然是故意上来搭讪的,而搭讪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卖玉。

  就是不知道这女人是岳志锋那样的掮客,还是专属于某一个店铺或摊位的推销员。

  因为在潘家园遇到的那个掮客岳志锋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让他对这个行当的人很有好感的,所以笑着点点头,问:“有事儿?”

  女人咯咯一笑:“老弟这么问,我也就不废话了,实话跟你说,我也是卖玉的,见老弟你在市场里转了大半天却没有什么收获,就想让老弟到我那儿看看,不是姐跟你吹牛啊,我那儿的玉都是我家那口子亲自去和田挑回来的,而且是一块一块的挑的,都是好料子,而且山料水料都有,明料赌料也都有,什么样的都能找到,呐,我家店就在前边。”

  徐景行挑了挑眉毛,本能的不信这个女人的话,尽管这女人的语气听上去挺真诚,内容也挺诱人,可他的直觉告诉他事实绝对没有女人说的那么好。

  不过他还是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真的?”

  “千真万确,”女人信誓旦旦的说道,而后还补充道:“我家店跟那些天天换地方的地摊可以不一样,已经在这儿开了五年多了,要真是骗人的,能开到现在?要知道,做我们这行的,讲究的就是个信誉,信誉坏了,这买卖根本做不下去,要知道,玉石圈真的不大,大家伙儿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熟人,没人愿意为了点蝇头小利坏了规矩,除非是做一锤子买卖的。”

  “行,那你带路吧。”

  女人大喜:“老弟跟我来。”

  关于店铺,女人倒是没说谎,店铺确实存在,面积还不小,窗明几净的看着还挺上档次,比外面那些个摆地摊的和周边那只有几平米十几平米大小的小店完全不同,看着确实挺正规的。

  然而进入店铺之后略一感应,就暗暗的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店里的玉石不少,可灵气的平均含量反而不如一些一些小店铺甚至地摊。

  等他在柜台前转了一圈之后就大致明白了,这里的玉都不是真正的和田玉,虽然看起来品相都挺好,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大部分都是青海玉或者岫玉,甚至还一部分根本没什么灵气的不知名石头。

  这让他想起来在网络上看到过的一个词,卡瓦石。

  什么叫卡瓦石呢?这是和田那边对假冒和田玉的一个统称,在维语里是傻帽的意思,带有强烈的戏谑性,意思是买那种假冒玉石的都是傻帽儿。

  当然,所谓的卡瓦石原本是专指岫玉的,岫玉在西疆的储存量是非常大的,因此价格很便宜,最关键的是岫玉在外形、色泽等方面跟和田玉籽料非常相似,外行人根本分辨不出来,甚至一些个内行人都有可能在岫玉上打眼,所以最初的假冒和田玉就只有岫玉,到后来岫玉的价格也有一定幅度的提升,这才发展出其他品种的假冒和田玉。

  但卡瓦石这个称呼却保留了下来,成了假冒和田玉的代称。

  徐景行可不愿意当傻帽儿,所以意识到这家店铺里的和田玉几乎全是卡瓦石之后就没了兴致。

  但是转念一想,想在市场上一次性的碰到这么多卡瓦石也挺不容易,也倒是个学习的机会,最起码可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卡瓦石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此一来以后就算没了外挂也不会再看走眼。

  想到这里也就没转身就走,而是像什么都没发觉一样在这家店里慢慢的看,看得很仔细,甚至还拿出他才买的强光手电像模像样的观察。

  别说,这里的卡瓦石还真齐全,除了常见的岫玉外,其他种类的假冒和田玉也有不少,像什么大理石岩、水石、青海玉、独山玉应有尽有,甚至连乳化玻璃做的料子都有,看上去还真像模像样的,堪称是一场假冒和田玉大展览。

  如果不是徐景行有着异常丰富的理论知识,又有着外挂一样的鉴别技能,还真分辨不出真假来。

  当然,这些假冒和田玉中的一部分其实还是略微有那么点价值的,比如说俄玉和青海玉,这两种玉在结构和成分上与和田玉基本相似,只是在油润度、细腻度上不及和田玉而已,把它们当成低档的和田玉倒也未尝不可,只是低档的和田玉哪有高档的和田玉值钱来着?而且低档的和田玉本身也不怎么值钱,根本不用假冒,所以杂玉都是用来冒充高档和田玉的。

  最关键的是,在徐景行的感应中,这些杂玉中的灵气含量明显不如真正的和田玉。

  就拿此时此刻他手中的一块岫玉来讲,这块岫玉带着淡黄色的色皮,薄薄的色皮下能看到细腻的玉肉,看起来特别漂亮特别上档次,足以用来冒充和田玉中最值钱的羊脂玉了,事实上店家也是这么介绍的,说这是一枚老乡从玉龙河里摸上来的洒金皮羊脂玉籽料,非常罕见,要价一克一万三,总价八百六十万。

  如果是个外行,可能还真就信了,因为这料子带着金黄色的色皮,跟和田玉籽料的色皮几乎没什么差别,而从色皮下漏出来的玉肉也能看出质地确实非常细腻,看着是真的漂亮,要是有钱,真有可能直接出手买下来。

  然而在徐景行的感应中,这块漂亮的玉石中的灵气含量还不如一块低档次的和田玉,完全达不到羊脂玉的标准。

  另外,通过他从网络上学习到的理论知识也能觉察到这块料子的破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